✨CoConn 💫

Unconditional ! Unconditionally !

【楚留香手游|武华】半缘修道半缘君

●  ç®€ä»‹ï¼šå¿ƒä¸­æœ‰é“即是你。


● å¤–表冷艳实则纯情的一批的武当 X 皮这一下我超开心的华山


※


  åŽå±±è´¹äº†åŠå¤©åŠŸå¤«ï¼Œæ€»ç®—飞上了鸡鸣寺里的那座塔,但他在塔顶上走了一遭,就发现已经有人在那儿打坐了。


  ä»–觉得稀奇:“这可都近夜了,怎么还有人这般刻苦?”华山晃荡到对方跟前,一看便笑了。


  æ­¤äººé¢å¦‚冠玉,眉眼间皆是淡漠疏离,气质若千年寒冰,薄唇紧抿,一副禁欲的模样。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做派,除了武当,还能是谁。


  åŽå±±é¥¶æœ‰å…´è¶£åœ°ç»•ç€ä»–转了一圈,见对方视他若无物,心思不免活泛了起来。


  â€œé“长,小道长?”他伏在武当耳畔笑嘻嘻道,“我们又见面了,上回你还说不想再见我,你看,才几天,我们就又碰上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有缘?”


  æ­¦å½“不为所动。


  åŽå±±ä¾¿ä»ŽåŒ…裹里掏出一捧刚采的野花,挑了朵鲜红的别在武当耳边,又随手编了个花环,端端正正地戴在他的头上,并自顾自地欣赏了一番。


  æ­¦å½“撩了一下眼皮,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â€œæ‹¿èµ°ã€‚”他毫无波澜地说。


  åŽå±±è§ä»–总算理了一下自己,更是来了劲,嘴上骚话连篇:“哎呀道长,几天不见怎么脾气还是这么大,我不就想和你玩玩么,看看,花多漂亮,和你多搭配,你若是能笑一笑,我这花环才不算白编——唉,又不睬我,话说你天天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少林怎么没把你招去当徒弟……”


  ä»–目光一转,正好看见武当脸色愈冷,连忙变了口气,“要我说,你还是别总在这么一块地方呆着,多出去走走,改天我带你去见识一下我们那儿特产的冰天雪地……”


  æ­¦å½“起身跳到了檐边,立在那儿回过头:“你若无事,不要来烦我。”


  æ°¤æ°²çš„月色如轻纱笼罩在他的面容上,闪动的眸光则秋水般寒意点点。华山不懂得武当怎么想,但总归觉着对方是因为他而不高兴。


  ä»–皱眉思索了一会儿,自己之前是怎么得罪了武当的。


  ä»–俩上一回见面,很不凑巧的是在点香阁。他当时喝的烂醉,抱着阁中的姑娘便是姐姐妹妹一气乱叫,忽而有人一把提过他的后衣领,硬是将他从那堆莺莺燕燕中拖了出来。


  åŽå±±æ™•æ™•ä¹Žä¹Žèƒ¡ä¹±æŠ“住那只拖着他的手,反身便搂住那人,头靠在对方的肩上。那人被他这么一弄,走不了路,索性将他背起,还扶了扶他的身体,防止他掉下来。


  å°±è¿™æ ·èµ°äº†ä¸€è·¯ï¼Œæ­£å½“华山觉得奇怪,这点香阁的温香软玉怎么变得这般冷冰冰硬邦邦时,一阵力道使他天旋地转,摔在了软塌上。


  åŽå±±æœ¦èƒ§é—´ççœ¼ï¼Œçœ‹è§è‡ªå·±æ­£ååœ¨è½¦åŽ¢é‡Œï¼Œå¯¹é¢æœ‰ä¸€é¢€é•¿çš„身影正和车夫说话。


  é‚£äººè§ä»–已醒,面上冷若霜寒,道:“身为名门弟子应当浩然正气,莫要再来这风尘之地。”


  åŽå±±æ­¤åˆ»å·²è®¤å‡ºæ­¦å½“来,笑嘻嘻回道:“那不知道长来点香阁,又是为何呢?”


  æ­¦å½“面容一僵:“与你无关。我不想再在这里见到你。”说罢,便叫车夫策马离去。


  åŽå±±å½“然不可能就这么听话,这之后,他照样光顾了几次点香阁,虽然都再未碰见武当,可每一次,都有伙计送一碗醒酒汤上来,说是有位道长吩咐的,叮嘱他一定要让华山喝了。


  æ€åŠæ­¤å¤„,华山便有了一丝了然,同时也不禁纳闷:这冷面道长什么时候开始关心他的私生活了?


  ç™¾èˆ¬æ— èµ–地环视了一圈,武当仍旧没有理他的意思,他便走到檐边,准备发起轻功。


  â€œä½ â€¦â€¦â€æ­¦å½“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你要去哪?”


  åŽå±±æœ¬æ˜¯è¦å›žå±±ä¸ŠåŽ»çš„,但他一回头,看见武当的脸庞,秀气的双眉蹙起,鼻尖冷的有些泛红,眸中的不快之意显而易见,金陵那红灯笼里明明灭灭的烛光以金边勾勒出一副出尘的面容,他心中忽而荡起一丝暖意,笑容再也压抑不住。


  â€œæˆ‘呀,要去点香阁看看林姐姐,”华山笑嘻嘻地说,“我们好久没见,她一定想我了。”


  æžœä¸å…¶ç„¶ï¼Œæ­¦å½“噌的起身,大步走到他跟前挡着:“不许去,”他黑着脸道,“天天与风尘女子厮混,伤风败俗。”


  â€œé‚£ä¹Ÿè¡Œï¼Œâ€åŽå±±æ•…意道,“不见她们,那去见见你们武当二师兄如何?我也好久没见他了……”


  è¯æœªè¯´å®Œï¼Œæ­¦å½“便两指一并,剑匣当开,破风如刃直朝华山袭来。华山一边哈哈哈哈一边提剑挥去,铛的一声脆响刺的人耳膜生疼。


  äºŒäººæ”¶å‰‘进匣,归剑入鞘。沉默半晌,武当拉住华山的衣袖便走,“我亲自把你送回去,省得你中途变卦。”


  â€œå“Žå“Žå“Žåˆ«å‘€ï¼æˆ‘被你这么押着走要是给同门的看见了岂不丢脸死……我刚刚就是逗你玩儿,你别那么计较好不好,我给你道歉我给你道歉——喂?!”华山被武当拽着一跃跳下塔,顿时惊得花容失色。


  ç©ºä¸­çš„坠落感只有一瞬,下一刻,武当将他拽到自己身边,脚下踏着轻功运作的墨鹤。


  ä¸¤äººçš„距离一下变得很近,仿佛连呼吸都交织在一起,这样华山就忍不住要转头看,没想到武当也转了头,目光碰撞,反倒是华山先移开。


  æ­¦å½“静静地凝视着近在咫尺的面庞,那剑客随风吹拂的乌发被随性地绑在脑后,两鬓的碎发肆意掠过双颊。


  ä¸Žæ­¦å½“不同,华山的眼眸极亮,像质地温润的黑曜石,似乎能容纳世间所有的光芒,眼波流转便灼灼生辉。


  æ­¦å½“突然像被刺痛了一般别过头,常年波澜不惊的心绪在此刻杂乱不宁。


  äºŒäººç»è¿‡é¼“楼街,脚下是华灯流动,人群攒涌,车水马龙间隐隐传来欢声笑语。


  â€œä½ çœ‹ï¼â€åŽå±±ä¸€ä¸‹å­æŠ“住了武当的衣袖,“对了,我差点忘了,今,今天是上元节!道长道长,我们下去看看吧!”


  åŽå±±é‚£æœ‰äº›å‚»æ°”的兴奋样倒影在武当眼中,他心中微动,不知为何原本到嘴边的拒绝又咽了下去,撤了轻功,二人落在了不远处的空地。


  åŽå±±æ²¡æƒ³åˆ°æ­¦å½“会答应,一时在空中乱了神,虽很快就反应过来,但在落地时还是踉跄了一下,好巧不巧撞在武当身上,双唇轻轻擦过对方的嘴角。


  æ„Ÿè§‰åˆ°èº«å‰äººé¡¿æ—¶æµ‘身僵硬,华山一吓,暗想怕不是冒犯了他,赶紧后退两步,嘿嘿一笑:“抱歉啦,我不是故意的,你下落的时候又不跟我打声招呼,我才……”话没说完,他便愣住了。


  ä»–以前从未见过道长有这样的表情,像是震惊过度,又像是压抑着恼火,双眼里似乎是慌乱和不可置信,细看却又像是……


  åŽå±±è¢«è‡ªå·±çš„念头吓了一跳。


  â€œâ€¦â€¦ç™»å¾’子!”武当铁青着脸憋了半天,终于道。


  åŽå±±ï¼šâ€œï¼Ÿï¼Ÿï¼Ÿâ€


  è¯´å®Œï¼Œæ­¦å½“就快速绕过他,噌噌两步走到华山前面。


  


  ä»‹äºŽåˆšåˆšä¸¤äººå¼„的有点尴尬,华山决定要好好挽回一下。他四处瞅了瞅熙熙攘攘的人群,然后大声朝武当喊道:“道长——吃不吃元宵呀!”


  æ­¦å½“闻声回头,看见华山站在一个摊子旁正冲他招手。


  æ‘Šå­ä¸Šçš„伙计见有生意可做,连忙端上两碗热乎乎的元宵,华山便从钱袋里拿银子给他。


  â€œæˆ‘不吃……”武当闷闷地说。


  åŽå±±ç¬‘眯眯地说:“难得我也能请一次客,道长就给点面子嘛。”


  æ­¦å½“慢吞吞地走到桌边坐下,一副兴趣不高的样子,拿起汤勺压了一下碗中雪白滚圆的元宵,馅料露了出来,他突然愣住了。


  â€œè¿™æ˜¯â€¦â€¦è±†æ²™é¦…儿的?”他问道。


  â€œæ˜¯çš„啊,”华山道,“你喜欢吗?”


  æ²‰é»˜ç‰‡åˆ»ï¼Œä»–低下头小声道:“嗯,喜欢。”


  åŽå±±çš„眼睛一下亮了。他盯着对方小口小口地咬着,心想道长居然还喜欢吃甜食。


  æ­¦å½“喜欢豆沙,嗯,记下来。

  

  åŠæ™ŒåŽï¼ŒäºŒäººèµ·èº«èžå…¥ç†™æ”˜çš„人群,华山乐呵呵地走在前头,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有时拐进人流中不见,一会儿又蹭到武当身边,手里拿着两个不知道从哪儿买的东西。


  â€œä½ çœ‹ï¼â€åŽå±±æ‹¿ç€å±•ç¤ºé“,“手工雕的面具,现在已经很少看到了。”


  é‚£ä¸¤ä¸ªé¢å…·é›•å¾—皆是狰狞的兽面,对于向来只与鹤为伍的武当而言有些难以接受。


  ä»–接过面具,并没有带上,只是看着华山颇有兴味地将那鲜艳的朱红兽面戴在脸上,过会儿又掀开露出眉目,冲他挑眉展笑,眸中晶亮,好似一丰神俊朗的邻家少年。


  æ­¦å½“垂下眼,只跟在他身后,犹豫了半天到底还是没将面具扔了。


  é†‰æ±Ÿæœˆçš„河面上,闪烁跃动的烛火晕开一片朦胧的绯红,明灭间映照出数万只花灯,流动的点点赤红犹如蜿蜒于夜空的星河。


  åŽå±±çš„目光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景象吸引了,乐呵呵地跑到桥上趴在栏杆上向下张望。


  æ­¤æ—¶ç«‹åœ¨æ¡¥å¤´çš„大多是些放河灯的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小心翼翼地点上烛焰,或双手合一闭目许愿,谈笑间皆是安乐祥和。


  æ¡¥è¾¹å°±æœ‰ä½å§‘娘在卖河灯,造型是各式各样,虽不精美但也做的很好看,让人忍不住驻足观望。


  é‚£å§‘娘见武当静立在摊前,立刻笑眯眯地道:“这位道长,要不要买个河灯放放?”


  æ­¦å½“本只是随意一观,但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头朝桥上望去,一眼便望见那人的身影。


  ä»–收回目光,道:“嗯。”


   ç­‰åˆ°åŽå±±æƒ³èµ·åŽ»å¯»æ­¦å½“时,那人已向他走来,手中拿着一只莲花河灯。


  â€œå“‡ï¼Œé“长你要放河灯吗?”华山凑过去打量道。


  æ­¦å½“摇摇头,将河灯放在华山手上:“给你。”

  

  åŽå±±å‘†äº†å‘†ï¼šâ€œç»™æˆ‘?”他是万没有想到武当会给自己买东西。在他的印象里,武当向来都是追着他讨债,连欠了几个铜板都记得清清楚楚。


  â€œæˆ‘拿了你的东西,你该不会……还要记在那账上吧?”华山眨了眨眼。


  â€œè¯´ä»€ä¹ˆå‘¢ï¼Œâ€æ­¦å½“听后像是觉得有些好笑,勾了勾嘴角道,“这是送你的。”


  ä»–只是不经意地一笑,华山却觉得心像是被扯了一下,只是很轻柔的一下,某种不知名但奇妙的感情顿时荡开在胸间。


  â€œèµ°èµ°èµ°ï¼ŒåŽ»æ²³è¾¹ï¼â€ä»–自然而然地拉住武当的手,武当也毫不犹豫地反握住他。


  åŽå±±ä¸€è·¯æ²¡æœ‰è¨€è¯­ï¼Œæ‹‰äº†ä¸€é˜µåŽåˆå¥½ä¼¼è‹¥æ— å…¶äº‹åœ°æ¾å¼€ã€‚只有他自己知道心脏是如何的疯跳。


  æ²³ç¯è¢«ç‚¹ç‡ƒåŽï¼Œå¦‚一艘小船载着火焰缓缓漂浮在河面上。


  æ­¦å½“静默片刻,见华山傻傻地盯着那盏灯,问道:“可有许愿?”


  â€œæœ‰å•Šï¼Œä½ è¦å¬å—?”华山道,“我希望新的一年里能少一些往我们门派跑的盗墓贼,希望高亚男师姐可以不再总是苦苦单恋,希望今年的冬天不要那么冷,好让师兄们不要总把剑当柴烧……还有还有,我希望有肉吃,有酒喝,有钱花,花完了还不用被追着还债。”


  åŽå±±ä¸€å£æ°”说了一大堆,似有滔滔不绝的架势,武当的嘴张了又张,终究道:“……不正经。”


  åŽå±±é“:“哎,打住打住。正经有何用?许那些要天下无战乱,众生无苦痛的愿望就是白许,又不会实现,还不如这些来的实在。”


  æ­¦å½“想了半天,竟也找不出反驳之处,只是道:“别人许愿也没像你这样,絮絮叨叨说一堆,我要是神明,一定嫌你烦。”


  â€œé‚£ä½ è¯´åˆ«äººæ€Žä¹ˆè®¸æ„¿ï¼Ÿâ€åŽå±±æ»¡ä¸åœ¨æ„ï¼Œä»–朝四周打量,看见一对男女也在放河灯,便道,“嘿,是不是那样?”


  åªè§é‚£å§‘娘双掌合十,闭眼虔诚道:“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èº«æ—çš„青年登时心中柔情蜜意,将爱人拥入怀中。


  äºŒäººçš†æ˜¯å®¹è²Œè¡£ç€å¹³å‡¡ï¼Œç„¶è€Œé‚£ä»½æƒ…意却似乎坚若金石,令旁人无法介入。或许正是这样的爱情才会长久吧。


  æ­¦å½“正看得发怔,回过神来,就对上一双明明如昔的眸子。华山也是双手合十,却没有闭上眼。


  ä¾æ—§æ˜¯è®°å¿†ä¸­çš„温润亮泽,藏着笑意,仿佛黑暗中骤然擦亮的火花。

  

  é‚£åŒçœ¼ç›ï¼Œç›´ç›´å¯¹ç€è‡ªå·±ã€‚


  æ­¦å½“的心便乱了。霎时间,一切景物都在向远处推移,一切声响都变得朦胧不清,只余耳畔萦绕着那人的低语:


  â€œå–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ææƒšæœ‰ä¸€åªè¶ï¼Œè½»æŸ”地掠过湖面,双翅一振,荡漾开层层涟漪。


  â€œå¦‚何?还嫌我烦吗?”那人笑眼盈盈道。


  æ¡å¯’彻之剑,藏炽热之心。


  æ­¦å½“门派修行被称作寻道,这便是华山的道。而自己的道,究竟是什么呢?


  â€œé“长?”


  â€œâ€¦â€¦â€ä½†è§é‚£äººçœ‰çœ¼ï¼Œå¦‚春风化雨,润其心田。


  â€œâ€¦â€¦å¹¼ç¨šã€‚”




  ä¸¤äººè¿˜æœªèµ°å¤šè¿œï¼Œç«Ÿä¸€ä¸‹å­å¤±æ•£äº†ã€‚节日的烟火喷向空中,隔着闪亮的火花,他只瞥见对方一片衣袂一晃,便消失在人流中。




  ä»–俩第一次见面,是一次意外。


  é‚£ä¼šå„¿è¿˜æ˜¯æ–°å¼Ÿå­çš„武当正要调查神药之事潜入十二连环坞,被人识破后一路逃亡,身上已负伤,一口血直往下咽。


  èº«åŽæ¡åˆ€çš„土匪已经追杀到跟前,他几乎无力反抗,只苦笑一声暗叹失策,料想的疼痛却并未到来。


武当穿过人群四处张望,也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此时此刻,到处是五彩绚烂的烟花,大街上敲锣打鼓,热闹非凡。


  åŽŸæ¥æ˜¯æœ‰ä¸ªäººä¸ºä»–挡下了一刺。那人的背影到不怎么伟岸,个头比他小,形容也不比他好到哪儿去,衣角上还沾着血迹和泥土。


  è¿™äººäºŒè¯ä¸è¯´å°±æå‰‘冲了上去,与那两个土匪打作一团,剑光刀影间一时难分胜负。


  ä»–从醉江月往南,一路穿过他们之前停留过的元宵摊,那卖面具的人也还在吆喝,戴面具的人却已不晓得跑哪去了。


  æ­¦å½“正在一旁检查伤口,忽然间眼前一晃,其中一个土匪竟提刀朝自己砍来。此时早已躲闪不及,武当勉强急退两步,那刀刃却仍将要触及他的身体,就在这时,那位小剑客迅速扭身,出剑挡下。


  åªå¬é“›å¾—一响,刀刃堪堪停下他面前,但还是听见噗呲一声,是利器划破皮肉的声音。


  é‡‘陵的孔明灯已将这夜空点缀得幽美柔和,灯火虽弱,却总能点亮一方黑暗。尽管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坠落于尘土泥泞,这一刻却依旧要纵情燃烧,努力地向上飞去,直到底下的人再也看不见那一点明亮橘黄。


  ä»–为了给武当挡下一刀,便再顾不得面前的土匪,转身时,几乎是意料中地被一刀砍中腰间,鲜血喷涌而出。


  æ­¦å½“这才看清他的脸。


  è¿™æ˜¯ä¸€å¼ ä¿Šæœ—又稚气的面庞,虽脸上已有几道伤痕,却依然让人心生好感。而现在,那张脸上满是鲜血。


  å°±åœ¨è¿™éª‡äººçš„血迹中,一对如黑曜石般透亮的眼眸闪烁着温润,柔和又安定的光芒,似乎还带着隐约的笑意,却没有一丝恐怕。本该是危急无措的时刻,武当看着这双眸,尖锐突增的惊惧竟在一瞬间被生生抑制住。


  ç„¶è€Œï¼Œä¹Ÿåªæ˜¯ä¸€çž¬ä¹‹é—´ï¼Œå°‘年便倒在地,血色染红了他的衣袍。


  æ­¦å½“脚一点地,施轻功飞上屋顶。带着凉意的微风吹拂过脸庞,最初的焦虑不知怎的忽而淡去,只余宁静。


  åŽå±±è¿™ä¸ªäººæ˜¯çœŸçš„很怪,你不注意他的时候他总会自己冒出来,等到你转身去找他,他又会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è¿™ä¹‹åŽçš„事,他几乎已经没有印象,只记得在一片混沌间将那人染血的身体藏在身后,等到他回过神时,地上已有两具尸体。


  ä»–麻木地收起剑匣,一瘸一拐地走向少年,用尽浑身的力气将他抱起,朝外走去。


  ä»–不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也不知道那伤究竟有多痛,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在乎。


  åŽæ¥ï¼Œå¬æ­¦å½“的师兄们说,有个车夫发现他们时,武当已经差不多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浑身将近二十多处伤,硬生生拖着华山走了出来。旁人皆惊道这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武当只是不语。


  æ­¦å½“从屋顶上跃下。这人既然不好找,索性就不找了,兜兜转转间,总能在不知何处再次相遇的。


  ä»–自己也不知这股子自信到底从何而来,似乎只是这人欠债不还被找上门时跟他嘻嘻讨饶时,或是站在酒桌旁冲他使劲挥手时,亦有插科打诨时说他是“棺材脸背棺材”时……华山便总是像影子似的紧跟着他不放,赶也赶不走,日子渐渐久了,武当便习惯了,走在路上总觉得只要自己一回头,就能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ä»–刚开始对于自己产生了这种想法颇为唾弃,但也无可奈何,因为哪怕是闭上眼睛,那道晃来晃去的影子照样会浮现在眼前。


  åŽå±±é†’了,立刻意识到他并不在自己的寝室里。他的腹部又疼又痒,实在难过的很,偏偏身体动不了,只有脖子还可以转转。这一转,便看到了旁边和他一样躺着的人。


  è¿™äººçœ‰ç›®ç–æœ—,神色沉静而专注,专注的却是手上的苹果。他拿着一柄小刀,正无比认真地削着苹果皮。


  æžœçš®åœˆåœˆè½ä¸‹ï¼Œéœ²å‡ºé›ªç™½çš„果肉,仿佛是白玉制的工艺品,完整干净,毫无瑕疵。华山看了不禁咂舌感叹。


  åŽå±±ä¸€ç›´ç­‰åˆ°é‚£äººå‰Šå®Œï¼Œæ‰ç¬‘着道:“这位朋友,你好,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é‚£äººæŠ¬å¤´çœ‹ä»–,面上依旧淡然,毫无波澜道:“这里是武当山。”


  åŽå±±ä¸€æ„£ï¼Œä»–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在这儿。他过去常常被师兄师姐们灌输诸如“那些个长得像白豆腐的道长整天缠着我们讨债,小师弟你遇上得毫不犹豫立刻拔腿跑,那群人一言不合就斩无极,可不是闹着玩的……”等等,对此,华山曾经深以为然。

  

  ä»–一阵悚然,不知所措了一阵,才小心翼翼地问:“我为什么会在武当山?”


  â€œå› ä¸ºä½ å—伤了。”这声音低沉而淡漠,听上去却十分舒服,好似汩汩流水。华山忍不住抬起头看他,心里一惊。


  é‚£äººçš„模样比他还惨,大半个身子都缠着绷带,嘴角还有一块青紫,使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多了一处瑕疵。他的目光此刻正投向别处,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但就是不看华山。


  ä»–将那个皮去的干干净净的苹果放在盘子里,放在两人之间相隔的木台上,朝华山的方向推了推。


  åŽå±±å‚»æ„£æ„£åœ°æŒ‡äº†æŒ‡è‡ªå·±ï¼šâ€œç»™æˆ‘的?”


  é‚£äººæ·¡æ·¡é“:“嗯。”


  ä¾æ—§æ˜¯ç›®ä¸è½¬ç›åœ°ç›¯ç€åˆ«å¤„,仿佛他的对面有什么特别值得关注的东西一样。


  åŽå±±æš—暗发笑,心道:“这小道长还蛮好玩的。”拿起苹果咬了一口,一边凝视着那人的侧脸,突然“啊”的一声,笑眯了眼:“是你!十二连环坞的那个道长!”


  ä»–乐呵呵道:“我记起来了,我好像救了你!”


  æ­¦å½“终于转过头,望着他。华山发现他的目光依然平淡而专注,却又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

  

  ä»–道:“嗯,你救了我。”


 


  ä»–回眸的片刻,遥遥夜色间忽而闪过一抹亮丽的红,在茫茫人海中亮得像明灯,却又在一瞬间熄灭。


  æ­¦å½“知道,这是那副朱红的兽面具。他飞身去寻,也终究擦身而过。


  äºŽæ˜¯ï¼Œä»–突然,有了不得不见到他的理由。也就是在这一刻,他毫不犹疑地点地跃起,朝一个方向。


  ç¥žå¥‡çš„是,他分明不知道华山身在何处,那人的点点滴滴却如河水般流淌过脑海,离得越近就越清晰。


  è®°å¿†é‡Œï¼Œé‚£äººæ­ªç€å˜´è§’挑眉一笑,一手拿剑,一手提着一壶酒,迈着轻盈的步伐朝他走来。武当不经意间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落在地上。还是醉江月,还是那河边。


  æ²³ç¯ä¾ç„¶ç¼“缓漂过水面,寄托着人们美好祝福,送往远方。


  ä¹‹å‰é‚£ä¸ªå–河灯的姑娘瞧见了他,笑道:道长怎么又来了?”她朝武当身后看了看,“你的那个朋友怎么不见了?你是在找他吗?”


  æ­¦å½“点点头。“姑娘看到他了吗?”他问道。


  å§‘娘道:“我也没有看见,不过,道长不用担心,你们一定会遇见的,”她绽开一个甜甜的笑,“因为,他也一定在找你吧。”


  æ­¦å½“顿了顿,向她郑重地道了谢,继续沿着河边朝前走。


  é‚£æ˜¯ä»–们之前去过的桥。他远远地望去,心跳如鼓。


  é‚£é“身影就这样毫无征兆地撞入他的视线。


  ä¸€åªæ˜Žäº®çš„朱红兽面正站在桥上,凝视着他。


  äºŽæ˜¯ï¼Œæ›¾ç»é‚£ä¸ªæç€é…’的人已经从记忆里走到他的面前。


  é‚£ä¸ªäººæŠ¬èµ·æ‰‹ï¼Œæ…¢æ…¢æ­å¼€äº†é¢å…·ï¼Œéœ²å‡ºä¸€åŒäº®æ™¶æ™¶çš„深黑眼眸,带着熟悉的笑意。他柔软凌乱的乌发落在唇边,双颊泛着淡淡的绯红,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如此明晰。


  â€œé“长,我找到你了!”华山眉眼一弯,笑眯眯道。


  ä½•ä¸ºæ‰€å¯»ä¹‹é“?


  â€œå—¯ï¼Œâ€æ­¦å½“道,“你找到我了。”


  ä¸è¿‡æ˜¯ä½ ã€‚

  



  

  â€”end



  


  

千年调大江东去,咸鱼武当,ID陆夜阑,不知道有没有道友见过我 :D


【Superbat】灵魂重组


  Summary:“打个比方,”Bruce说,“就好像你被迫和一个重刑犯用手铐铐在一起,然后发现钥匙丢了。”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Warning:不义AU,非典型,正剧但不正经向,跨宇宙恋爱。神探蝙蝠侠与他的助手(x



  Chapter.2


  â€œå¥½äº†ï¼Œâ€Bruce拿着蝙蝠镖,刃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我们来聊聊天。”


  è¿‡äº†åŠæ™Œï¼ŒKal慢悠悠地说:“你简直让我大开眼界。”


  â€œæˆ‘知道用利器比划着自己的大动脉是有多傻,但这儿只有我们两个,或者说只有一个人。所以我就直说了,我一点都不信你。”


    â€œå½“然,你本来就谁也不信。”Kal的语调如常。


   Bruce眯起眼:“你似乎对我很了解。


  Kal沉默了一会,说:“你想知道什么?”


  â€œä¸æ˜¯æˆ‘想知道什么,是你知道什么。”


  â€œå¾ˆå¤šï¼Œâ€Kal说,“我是氪星人,我乘飞船来到这个星球,飞船坠毁在堪萨斯州,我被Kent夫妇收养。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有超能力,4岁的时候尝试自己飞了两公里,而在此之前,我每天早上醒来都背靠在天花板上。”


  â€œå¤§å­¦æ¯•ä¸šåŽï¼Œæˆ‘给自己找了一份兼职,决定成为超人。几年后我变成星球日报的一名记者,以及全世界的英雄。我加入正义联盟,期间和Lois相爱,结婚……这些其实你都知道。最后,Lois怀孕了。”


  â€œç„¶åŽå‘¢ï¼Ÿâ€Bruce皱眉。


  â€œç„¶åŽï¼Ÿæ²¡äº†ã€‚”Kal轻笑。


  Bruce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放下了拿着蝙蝠镖的手。


  â€œä½ çŸ¥é“我怀疑你哪里吗?”Bruce的声音深沉而缓慢,“你和他声音一样,遇到的人一样,经历的事也一样。如果你真的是另一个宇宙来的,那么你和他相当于是两条完全一样的平行线,终点和起点应该都是相同的,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和他完全不一样,甚至是,截然相反。”


  â€œä¹Ÿè®¸å§ï¼Œâ€Kal说,“也许我们的确有些区别,毕竟我们又不真的是一个人。”


  è¯è¯´åˆ°è¿™ï¼ŒBruce也没辙了。他理了理自己的披风,把头盔端正地摆在桌上,又坐到正对显示屏的椅子上,手支着头沉思。Kal很有礼貌地没有打扰。


  â€œé‚£ä¹ˆâ€¦â€¦ä½ èŽ«åå…¶å¦™çš„来到这个世界,你的家人,朋友,以及你要保护的人民,他们都不在你身边,你就没想过要怎么回去吗?”片刻后,Bruce又一次发问。这也是他最感到奇怪的地方:这个人,表现的太过冷静了,似乎根本不为自己的现状急躁担忧。

  

  Kal倒还真的思考了一会,说:“这……的确有,但又能怎样呢?我现在无法改变任何事情。刚来到这里的时候,我的确感到惊慌失措,几天过后,我冷静了下来。”


  â€œæ—¢ç„¶åˆ«æ— é€‰æ‹©ï¼Œé‚£å°±ä½¿çŽ°çŠ¶å˜å¾—更好一些,哪怕我已魂飞魄散了,至少我还可以帮助你,就像之前那样。”


  â€œåªæ˜¯ï¼Œâ€ä»–似乎有些忧虑,“我很不安,因为你是这样一个需要秘密,孑然一身的人——你是否愿意,接受我呢?”


  Bruce沉默了。

  

  è‰¯ä¹…,他清了清嗓子,说:“别傻了,你不会魂飞魄散,这只是暂时,你会回去的。”


  è¯éŸ³åˆšè½ï¼ŒKal没有声息,Bruce自己也愣住了。他刚才的语气,实在有些过于轻柔了,甚至有一点安慰的意味。


  è¿™ä¸‹Bruce难得有点尴尬了,他偏过头,决定就此结束这场奇异的谈话。

  

  â€œé‚£æ ¹æ¯›å‘……”Kal轻声说。


  â€œæˆ‘已经在鉴定了,还有一个小时就能出结果,”Bruce说,“毛发上还有血和呕吐物,里面的成分很有趣。”


  â€œè®©æˆ‘猜猜,”Kal说,“是毒品?”


  â€œé«˜æµ“度的海洛因,按理说这个计量已经致命了,但它依然很活跃,并且非常,非常兴奋。”


  ä»–按下遥控器按钮,屏幕上立刻显示出新闻台的画面。


  â€œä»Šæ—¥å‡Œæ™¨ä¸€ç‚¹ï¼Œä½äºŽä¸œåŸŽåŒºçš„一片待拆危房发生火灾,死伤至数百人……”


  Kal借着Bruce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屏幕:“乞丐?”


  è¿™ä¸ªè¯è¯­è®©Bruce眉头一动。


  â€œæ˜¯çš„,昨天凌晨时下了大暴雨,危房里必然聚集着大量避雨的无家可归的人,同样,那里活人的气味也会重得多。”


  Kal顿了一下,说:“你觉得……那是它干的?”


  â€œæœ‰è¡€è¿¹å¿…然会招来警察,引起市民的恐慌与警惕,浓重的血腥味和尸体的残渣同样难以处理,倒不如,一把火烧了方便。”说到这儿,Bruce的眼神冷了几分,“更何况这些人都是无亲无故,身份低下,死了根本没人在乎。”

  

  â€œä½†æ˜¯ï¼Œçƒ§ç„¦çš„尸体如果是不完整的,警察还是会怀疑啊?”


  Bruce把手交叉放在膝上,陷入思考。五分钟后,他说:“你知道心理侧写吗?”


  â€œå½“然,”Kal笑着说,“要我帮助你吗?”


  ä¸ç­‰Bruce回答,他便开口道:“首先,按照目前的分析,它是在有意识,有组织地犯罪,地域和人群的因素它都考虑到了,说明在制定这项计划时,它是具有清晰逻辑的,至于在实施过程中是否出现差错,这与它的生理而非心理变化有关。”


  â€œé‚£ä¹ˆï¼Œâ€Bruce接着说,“它身体上的变化使得它的思维出现混乱,它开始焦虑,与改变自己的这股力量抗争。”

  

  â€œå“¦ï¼Ÿä½ æ˜¯æ€Žä¹ˆå¾—出这个结论的?”Kal显得很有兴趣。


  â€œæ­£å¦‚你所说的,现场的尸体并不完整,大部分都是从腹部开始被掏空,有的断成两截,还有一些残肢和头部。这样一个漏洞,它决不会没想到。”


  â€œæœ€é‡è¦çš„是,”Bruce按下暂停键,画面定格在一处危房内部的墙壁上,“这上面,有许多撞击的痕迹和抓痕,就像蝙蝠灯上的那样,属于它的。”


  Kal认真地听着,等到他说完,便由衷赞叹道:“不愧是世界第一侦探,只靠这么一点线索就能分析出这么多,就算是我,也难以想到,”忽然,他的声音轻了许多,仿佛喃喃自语,“怪不得……”


  â€œä»€ä¹ˆï¼Ÿâ€Bruce皱起眉。


  â€œæ²¡ä»€ä¹ˆï¼Œâ€Kal继续微笑,“那么,它对抗的那股力量,又是什么呢?”


  è¿™ä¸€å›žï¼ŒBruce没有立刻回答了。他想了片刻,说:“是饥饿。”

  

  è¿™ä¹Ÿæ˜¯å®ƒçœŸæ­£åœ°ä½œæ¡ˆç›®çš„,它需要进食,并且是高频率的进食,就如同野兽一样,用捕猎来恢复体力,然后再一次陷入饥饿,再杀戮,周而复始。


  ç«ç¾å‘生的很蹊跷,这几日都是阴雨天,不可能发生火灾,更何况是这样大规模的,然而这一切都发生了,而且令人怀疑之处如此多,就好像是故意要引起谁的主意。这也是Bruce首先会联想到“它”的原因——蝙蝠灯上的抓痕,漏洞百出的火灾事故,这些行为都只是想向某人传递一个信息。


  è¿™ä¸ªäººï¼Œä¼°è®¡å°±æ˜¯è™è ä¾ ã€‚


  â€œåˆ†æžçš„不错,”Kal突然说,“我也觉得它是在找你。”


  Bruce差点没把之前丢掉的蝙蝠镖找回来。


  â€œâ€¦â€¦ä½ è¯´ä»€ä¹ˆï¼Ÿâ€Bruce听上去像是要揪住某人的衣领,“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â€œå†·é™ï¼â€Kal也跟着叫了起来,“反正你是侦探,这件事估计迟早也会知道,所以我主动告诉你,难道不好吗?”


  Bruce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口。这个人几乎每隔几个小时就能弄出个大新闻来。


  æœ‰ä¸€ä¸ªèŽ«åå…¶å¦™å†’出来的灵魂与他共用身体就已经令他忍无可忍,而现在,他只想将此人从他脑子里赶出来。


  â€œè¿™ä½â€¦â€¦è¶…人先生,”Bruce黑着脸,咬牙切齿道,“我好不容易,就要相信你了。”


  â€œæˆ‘知道,我知道,”Kal有点沮丧,“但是我保证,绝对不会偷听你的秘密,好吗?我有办法控制住这个能力,我绝不在平时随便听你的心音。”


  Bruce冷着脸,半天才哼了一声。


  ä»–刚刚在Kal说话时在心里叫了他的名字,Kal的确毫无反应。


  åœ¨è®¤æ¸…现实的前提下,Bruce决定暂不追究,同时,他也在心底感受到一点小小的异样:他记得自己以前应该没这么好说话才对。


  Bruce烦躁地在转椅上转了一圈,刚好看见Alfred正站在蝙蝠洞口怔怔地望着他。Bruce一下子僵住了。


  â€œå°‘爷……”Alfred很快反应过来,“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


  â€œå¥½çš„,”Bruce深呼吸一口,尽量保持神色如常,“我马上过去。”


  Alfred转身就走了,只是在离开前又十分担忧地多说了一句:“您要是太累了,最好还是休息一下……”

  

  Bruce估计他的管家以为他是出现了幻觉,而罪魁祸首则仍毫不自知在他耳旁喋喋不休:“他说的对,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黑眼圈有多吓人,他们说蝙蝠侠是吸血鬼也是有理由的……”


  Bruce在心里很大声地骂了一句脏话,Kal则没有反应,就好像他真的听不到一样。



TBC.

  

  第一章正在大幅修改中。

  



【Superbat】灵魂重组



 Summary:“打个比方,”Bruce说,“就好像你被迫和一个重刑犯用手铐铐在一起,然后发现钥匙丢了。”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Warning:不义AU前提下的主世界,非典型,正剧但不正经向,跨宇宙恋爱。神探蝙蝠侠与他的助手(x


cp是不义超Kal/主世界Bruce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Chapter.1

 å¥¹æŠ ä½è‡ªå·±çš„喉咙,迫不及待地开始呕吐。

 è¿™æ˜¯å¥¹çš„早餐,两只下水道里的老鼠,她用指甲戳进它们的肚子,用力一挤,不费多少功夫就清理掉了内脏。

 å®ƒä»¬çš„皮肉有一半消化在胃酸里,一半则顺着食道涌了上去。

 å¥¹çš„唾液腺有点失灵,牙缝间总会滴落一些,不幸的是,这些牙齿并不普通,都是尖利的獠牙,于是这个毛病就更加突出了。不仅如此,獠牙常常会刺破她的嘴唇,而血液的味道会使得饥饿感扩大好几倍。

 çŽ°åœ¨æ­£æ˜¯å†·æ¸…的时候,街道上人烟稀少,但仍有人夹着包穿梭在没有路灯的巷道里,同时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犬吠。这时,忽而闪现出一道光,投射在云层上,那只漆黑的蝙蝠如同神衹,朝天空伸开它的翅膀。她的瞳孔在瞬间缩成一条线,污浊的亮光在黑暗中迸发而出。

 ç”Ÿå‘½ï¼Œç”Ÿå‘½ï¼Œæœ‰ç”Ÿå‘½çš„地方必有鲜血流淌。

 å¥¹æ˜¯é‡Žå…½ï¼Œç‹©çŒŽæ˜¯å¥¹çš„本能。
 



Kal的存在是这样被发现的——

 é‚£å¤©ï¼ŒBruce腹部中枪,又没能及时处理,导致失血过多,意识模糊。可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首先没想到自己还能睁眼),他就躺在沙发上,伤口也被处理过了。听Alfred说,他是自己,开着蝙蝠车回来的。

 â€œè¿™æ€Žä¹ˆå¯èƒ½ï¼Ÿâ€Bruce立刻表示强烈的怀疑。

 ç®¡å®¶çœ‹ä¸ŠåŽ»ä¸€ç‚¹éƒ½ä¸æ‹…心:“生命往往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奇迹。”

Bruce眉头紧锁,他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况,但却是一段完整的空白。

 â€œæˆ‘当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怎么可能开车?还是在一点交通事故没出的情况下准确无误开回了家!”

Alfred挑眉:“您可以自己看看监控录像,就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了。还有,顺便一提,您从车上下来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会做苹果派吗’……”

Bruce:“??嗯?”

 æ˜¾ç„¶ï¼Œä½œä¸ºä¸–界第一侦探,Bruce当然不会放过这件离奇的事,在着手调查监控记录之前,他已经推断出好几个版本的阴谋诡计了,但事实就摆在眼前——那的确是Bruce本人,车也是他亲自开回来的,他甚至与Alfred颇为从容地谈笑风生了一会,然后自己给自己包扎伤口,最后若无其事地睡在了沙发上。

Bruce冷汗直冒。这段录像的诡异之处,不仅是他如何在重伤中做到这些。他注意到,画面里的那个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的确是自己没错,可从神情到举止,完全就是另一个人。

 â€œå°‘爷,”Alfred走了进来,“Gordon局长似乎有事找您。”

  Bruce仍然觉得喉咙发紧,但Alfred的话使他不得不转移了注意力:“找我?Gordon?”

 â€œäº‹å®žä¸Šï¼Œâ€Alfred说,“他联系的是Bruce·Wayne。”



 â€œå‘ƒï¼ŒWayne先生?”Gordon在电话里说,“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帮一个忙。”

 â€œæ²¡å…³ç³»ï¼Œè¯·è¯´ã€‚”

Gordon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您方便帮我联系一下蝙蝠侠吗?就告诉他,我们还在老地方见面。”

 â€œå½“然可以,”Bruce说,“不过,你为什么不用蝙蝠灯呢?”

 åœé¡¿äº†ä¸€ä¼šï¼Œåªå¬ç”µè¯é‚£å¤´ä¼ æ¥ä¸€å£°å¹æ¯ï¼šâ€œâ€¦â€¦è¿™æ­£æ˜¯æˆ‘要找他的原因——蝙蝠灯被毁了。”


 æŒ‚掉电话后,Bruce陷入沉思。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不是某个激进分子的示威挑衅,否则Gordon也不会特地来告诉他这件事。事到如今,Bruce只希望它没那么复杂,最好能早点解决,毕竟今天他已经受到很多离奇事故的刺激了。

 ä½†åœ¨ä»–去和Gordon碰面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Bruce坐在他常坐的办公椅上,双眼扫过整个空荡安静的蝙蝠洞。

 ä»–深吸一口气,心中快速掠过无数翻滚的思绪,然后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

 â€œä½ æ˜¯ä¸æ˜¯æƒ³åƒè‹¹æžœæ´¾ï¼Ÿâ€

Kal:“……”

Bruce正了正神色,接着说:“在我很确定自己的心智健全,绝不存在什么癔症或是人格分裂的情况下,我觉得你的存在是有可能的。并且我也认识几个魔法师,亡灵附身这样的事我并不是完全不相信的,所以,如果你真的存在,我想我们可以先好好地谈一谈。”

 â€œâ€¦â€¦è¿™å€’很有趣,”Kal说,“现在你的态度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了。”

 å£°éŸ³å±…然是直接传到Bruce的大脑里的。Bruce曾经的确对灵魂附身有所耳闻,通常是人的魂魄被某种力量——大多数是死亡,强制性抽离肉体后,会在很短暂的时间里无意识地飘荡,而灵魂本身会自己寻到最合适的新的身体,采取附身的方式暂时保住神魂,但如果没有找到真正合适的躯壳,用不了多久,灵魂就会彻底从这世上消失。

 äº¡çµé™„身这种事几率一般很小,普通的灵魂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后自行从宿主身上抽离。然而真正麻烦的是,在此期间,被附身的人会有极大可能被夺取身体控制权,灵魂可以自由地行动。

 äºŽæ˜¯å°±å¼•å‡ºäº†ä¸å°‘麻烦。如果灵魂只是想怀念怀念活着的感觉还好,要是有什么歹心,用别人的身体去杀人放火,那便棘手的不得了了。

 ä¸è¿‡è¿™è·ŸBruce基本上无关,平时遇上这样的超自然事件,直接交给Zatanna或是渡鸦就行,但这一次,情况特殊。

 â€œæˆ‘认得这个声音,”Bruce缓缓开口,“你是超人?”

 â€œä¸æ˜¯ä½ ä»¬çš„超人,”Kal说,“如果你有平行宇宙的概念,我解释起来就会方便很多。”

 â€œæˆ‘知道,”Bruce说,“但我之前并不相信,因为实在没有办法证明它的存在。”

 â€œé‚£æˆ‘现在就告诉你,平行宇宙是存在的,而我就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的超人。我并没有死,但我的灵魂却脱离了我自己本来的身体,又无法解释地出现在你的身体里。”Kal的语调中没有透露出一点情感波动,他只是在陈述,Bruce觉得他可能先前已经在心里说过好几遍了。

 æ²‰é»˜äº†å¥½ä¸€ä¼šï¼Œä»–才勉强把这段话消化了。

 â€œâ€¦å¥½å§ï¼Œâ€Bruce嗓音嘶哑,“反正今天奇异的事已经太多了,再加一个也无所谓了。”

 â€œé‚£å°±å†è¯´ä¸€ä¸ªï¼Œä»Šå¤©æ˜¯æˆ‘救了你,我控制了你的身体。”Kal说。

Bruce觉得有点头疼。他倒不是不能接受被附身,毕竟不是永久性的,真正麻烦的是,这位超人,可以时时看到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控制他的行为。作为蝙蝠侠,Bruce实在很难相信一个来自什么平行宇宙的幽灵。他本来就有许多藏匿的机密信息,这样下来估计也被Kal看到了不少。

Bruce说:“你变成这样是不是有一会了?”

 â€œæœ‰æ®µæ—¶é—´äº†ï¼Œæˆ‘一直在观察你,也一直在找回去的方法。”Kal说。

Bruce的心绪又乱了乱。

Kal接着说:“你可以放心,我对你的那些秘密没有兴趣,再说,我可是超人,你觉得我会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吗?”

 â€œä½ åœ¨ä½ çš„宇宙里也是选择保护人类的超级英雄吗?”Bruce反问。

 åœé¡¿äº†ä¸€ä¸‹ï¼Œä»–说:“是啊,我可是个非常善良的好人。”不知是不是错觉,Bruce总感觉对方正在笑。

 ä¸€é˜µæ²‰é»˜åŽï¼ŒBruce说:“我本来还有很多话要问你,但现在我还有事,等处理完了再说。我对你并没有任何恶意揣测,但也无法信任你。所以不管如何,我希望你能安分守己地当一个旁观者,等到了时间,你自然就会回去的。”

 è¯´å®Œä»–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听见脑中响起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好啊。”

 â€œå¤ªå¥½è¯´è¯äº†ï¼Œâ€Bruce想,“这个人太过冷静和悠闲了,一点也没有因为失去自己身体而恼怒冲动。”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可异样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

 â€œå¦å¤–,”这次Kal是真的笑了,“我的确想吃苹果派。”



 â€œGordon。”蝙蝠侠粗粝的机械音响起。

 è¿™ä½å±€é•¿çœ‹ä¸ŠåŽ»æœ‰äº›ç‹¼ç‹ˆï¼Œå¸½å­æ­ªäº†ï¼Œçœ¼é•œä¸Šæœ‰ä¸€é“裂缝,领带松垮地挂在脖子上。最近哥谭市发生了不少事,阿卡姆疯人院里的罪犯契而不舍地越狱,老城区出现危房大规模倒塌又死伤了几百人,更不要提几乎每年都要发生几次的银行抢劫,警察局可以说是忙得焦头烂额。

 â€œå”‰ï¼Œæˆ‘还以为你不来了。”Gordon说。

 â€œBruceWayne告诉我了,”Bruce说,“发生了什么?”

 â€œè€å®žè¯´ï¼Œæˆ‘也搞不清楚,你还是自己看吧。”Gordon一把掀开盖在蝙蝠灯上的黑布。

Bruce的目光立刻锐利了起来。

 åªè§é‚£ç›è™è ç¯ä¸Šï¼Œæ¨ªç€å››é“极深的抓痕,每一道都有一米多长。在那些抓痕中间,依稀可以看见一点暗红色的痕迹,像是血迹。

 â€œæˆ‘几个小时前刚发现的,”Gordon说,“那时候血还没有干,说明作案人刚走不久。”

Bruce凑近去看抓痕,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蝙蝠灯的灯罩,至少也是两层特制的钢化玻璃,一般的子弹都打不穿。而如今,这股力量毫不费力地穿透了它,使得整块玻璃几乎碎裂,可见对方的强大。

 ä»–的手指轻轻摸过其中一道裂缝,突然间目光一凝。

 â€œè¿™é‡Œï¼Œâ€Kal忽然插嘴道,“血里似乎粘了一根毛发。”

 â€œæˆ‘知道。”Bruce在心里说。他取下那根毛发,放在手上。

Gordon凑了过来:“是红色的?怎么会粘上这个?”

 æ¯›å‘呈现出一种光泽的鲜红色,比人的头发还要粗一倍,由于之前在血里,一直都没有发现。

 â€œæ˜¾ç„¶è¿™ä¸æ˜¯äººçš„毛发,”Bruce指了指抓痕,“那些也不是人干的。Jim,你通知我确实是正确的选择——我们可能碰上大麻烦了。”

Gordon点了根烟,问:“那你觉得,这玩意儿会是什么?拥有惊人的力量和利爪,还有坚硬的毛发……”

 æƒ³äº†æƒ³ï¼ŒBruce一字一顿地说:

 â€œæ˜¯é‡Žå…½ã€‚”

 

TBC.

 
主线是悬疑故事,带一点推理


以及,影帝不义超




豆瓣评分9.2,烂番茄新鲜度94%



“在爱的记忆消失之前,请记住我。”


关于一个男孩与一个骷髅的故事,无法不动容。

-东八区 时间 公元2017 .11.29 -23:39


“也谢谢你,士官生。”


-「来自地球,向5000光年外的瓦里亚号宇航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Superbat】未读信息




Summary:Bruce离开后,Clark在他的邮箱里找到了五十封语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Warning:Clark和Lois已婚。



Chapter.2



  â€œClark?”


  ä¸€åªå†°å†·æŸ”软的手抚上我的脸,食指抚平我的眉心,拇指摩挲着我的嘴角。


  æˆ‘闭着眼,躺在床上。


  â€œå¦ˆå¦ˆã€‚”我想。


  æˆ‘今年七岁,住在堪萨斯的一个小镇里,我去上学,然后和学校里的恶霸打架———我推了他,他至少滚出去三米。他也打了我,老师却决定找我父母谈谈。


  è‚¯å®šä¼šæœ‰äººè´£æ€ªæˆ‘,不管是老师,对方家长还是我的父母。我自然非常气愤,直到夜晚睡觉前还无法平复。


  äºŽæ˜¯Martha决定来看看她的儿子,哄他睡觉。


  å¥¹ä»Žé¢å¤´å¼€å§‹ï¼Œä¸€ç‚¹ç‚¹æŠšæ‘¸ç€æˆ‘脸上的皮肤,描摹眉眼的轮廓,饱含母亲深深的爱意。我紧闭双眼,意识逐渐飘离。


  Martha的手不光滑,有一层干活时留下的薄薄的茧,却仍然柔软舒适,令我安心。


  æˆ‘爱她。这种感情来得突然又强烈,逐渐膨胀,然后填满我的整个心。


  â€œç­”应我,珍惜你爱的人。”一个久远的声音穿越时空传入我的耳中。

  

  æˆ‘睁开眼,看见黑暗中卷曲的黑发,美丽的栗色眼眸中闪着复杂的感情。看见我醒了,她的手立刻从我的脸上离开。


  â€œâ€¦â€¦Clark,”她说,“Clark,你在哭。”


  æˆ‘抬手向脸上摸去:“抱歉,Lois。”


  â€œä½ ä¸ç”¨é“歉,亲爱的。”她平静地说。


  æˆ‘从床上直起身体,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


  Lois站起来走到门前:“我去给你倒杯水。”她开门出去了。


  å®‰é™è£¹æŒŸç€æˆ‘,我在黑暗中垂下头,捏紧手中的药瓶。


  æˆ‘无法思考,思绪混沌不清。我拧开瓶盖向手心倒出两粒药片,感觉有什么东西击中了我。


  â€œBruce。”我轻声念出这个词,每一个音节都让我感觉胸口扎进一根细针,随着吐字与呼吸隐隐作痛。


    Lois的开门声打断了这些,我抬头,看见她睡衣的肩带滑落下来,窗外的微弱光线在她光滑的肩膀上反射出晕染的柔光,半边脸庞藏在阴影里。


  å¥¹å°†æ‰‹é‡Œçš„水递给我,然后动作缓慢地坐在床上。我灌下药,感受冰凉的水流经胸膛。疼痛转轻了。


  æˆ‘转头看向她———这个曾在婚礼上与我交换戒指,愿意将自己的后半生交付于我的女人,躺在床上,平和地望着我。而我却没有一丝一毫被注视的感觉。


  èŒ«ç„¶çš„恐慌使我的心脏猛地缩紧,我俯下身子,手指伸入她的黑发,淡淡的香水味从发间弥漫出来。


  ï¼ˆè¿™ä¸ªæˆ‘发誓要给她幸福的女人)


   â€œæˆ‘没有那么了解,Clark,甚至是你,”Lois微笑,“但如果有一天,你打算告诉我你的事了,我向你保证,我会听着。”


  æˆ‘无力再说什么,就像我无力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Lois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我的胸膛上,不再言语,她冰凉的体温传到我的身上。我将目光投向她,看着她闪着亮光的黑色眼睛。


  â€œå¥¹æ›¾ç»æ˜¯è¿™æ ·å—?”我问自己,但我知道答案。Lois·Lane从来都是一个独立自傲的女人,她可以为了普利策奖前往任何危险的中心,也可以为了维护真相当着上司的面撕了稿子。热情、张扬、对工作的热爱,以及流淌在血管里的冒险因子,都是她吸引我的地方。


  å¯ä»€ä¹ˆæ—¶å€™å¼€å§‹ï¼Œå¥¹ä¸å†æ˜‚起高傲的头颅,转而围上围裙,为了生活中现实的琐事所费心。


  Lois原本的一面被改变了,因为我。她被婚姻所改变,却扭曲了原本的模样。


  å› ä¸ºæˆ‘。她爱我。


  ç–¼ç—›å†æ¬¡æ‰¾ä¸Šäº†æˆ‘,这回更加强烈。我将头靠在她的胸口,右耳紧贴着去听她平稳的心跳。


  Lois闭着眼睛,她的长发盖在脸上。


  è€³éº¦æ¡åœ¨æˆ‘手里,它挤压着我的手心,使我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我突然觉得真正被握住的是我,它是个抉择,掌控了我的命运。


  äºŽæ˜¯æˆ‘抬起手,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_时间:1月4日     _邮件类别:语音

    

  _时长:15:23      _收件人:Clark Kent


  _邮件状态:未送达



    â€œâ€¦â€¦ä¸€å¹´è¿‡åŽ»äº†ï¼Œæˆ‘的思绪却似乎依然停留在上个圣诞节。”


    â€œæ„Ÿè°¢æ‰€æœ‰äººã€‚我的战友也是我的家人,这是令我最为欣慰的事。当我看到你们在散发着甜美气息的圣诞夜有人相伴,不再孤独一人,我想自己也会不再因为父母而悲伤。”


  â€œå°¤å…¶æ˜¯ä½ ï¼ŒClark。我真的很高兴,看到你约了你心仪的人一起共度晚餐,桌上还插着一枝玫瑰。每到这样的时刻,你的笑容总是十分耀眼,甚至比你作为超人的时候更加具有感染力。褪下神祇的外表,一颗凡人的心使你变得温暖和另一种强大。”


  â€œæˆ‘从前未曾见过你这样的表情,但现在我懂了,这是爱情的魔力。”

  

  â€œè€Œä»Šå¤©ï¼Œä½ å‘Šè¯‰æˆ‘,你终于要订婚了。”




  â€œä¼´éƒŽâ€¦â€¦â€Bruce看向我,“我吗?”


  â€œæ˜¯çš„,”我说,“我想让你在我的婚礼上致辞,作为我最好的朋友。”


  Bruce没有多犹豫就同意了,我相信这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事,毕竟一个大公司的总裁,想必对于在公众场合发表演说根本不在话下,更何况只是一场婚礼。


  ç»“果,几周后我再来蝙蝠洞拜访,就看见Bruce正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纸。


  â€œæˆ‘的朋友,Clark,他总是充满正义感,善良而且富有勇气,这是一个记者所需要的最好的品质,更重要的是,始终忠诚于真相,我确信这份责任感也将会被带入一个美满的婚姻……”


  è¿™åœ°æ–¹çœŸç©ºæ—·ã€‚我当时突然冒出的就是这样的想法,因为他正儿八经的声音像被放大好几倍,回荡在整个蝙蝠洞,更有悠长的回音——


  â€œä¸è¡Œï¼Œâ€æŽ¥ç€å£°éŸ³çªç„¶ä»ŽæŸä¸ªæ…·æ…¨çš„演讲变成了低沉的嘟囔,“不行。”


  æˆ‘忍不住笑出了声。Bruce回头看了我一眼,不带惊讶。


  â€œä½ è¿™æ˜¯â€¦â€¦â€æˆ‘说,“准备发言稿吗?”


  Bruce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又把头转了回去。


  æˆ‘走了过去,看见桌上堆着的一叠写满字的纸。


  â€œé‚£äº›éƒ½æ˜¯ä¸è¦çš„,别看了。”Bruce说。


  å°½ç®¡å¦‚此,我还是看了好几眼。Bruce有点不高兴地拿过去,揪成一团,随便扔在脚边。


  â€œè¿™äº›éƒ½æ˜¯ä½ å†™çš„?”我的目光始终停在那些纸团上。


  Bruce毫无意义地盯着手上的稿子:“就是这样,超人。谁让你要结婚了呢?”


  ç„¶åŽä»–故意大声念起来:“这是一个连对树上的小猫都会施以援手的男人,他愿意友善对待所有事物,这些美好的品质始终吸引着身边的人……”


  â€œæ‰“住,”我说,“你像是在给我开表彰大会。”


  â€œæˆ‘就知道。”Bruce皱起眉,伸手就要把稿子揉成纸团。


  â€œç­‰ä¸€ä¸‹ï¼Œâ€æˆ‘叫住他,“其实你写的还不错,真的,能再读给我听听吗?”


  Bruce不说话了,那对好看的蓝眼睛定定地平视着我。我不知道此时他在想什么,却莫名觉得心脏紧缩。


  æˆ‘的目光扫过Bruce没有戴面罩的脸,鬈曲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无色紧抿的双唇和下颚的胡茬,立刻就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吸引力牵扯着我的思绪。


  æˆ‘依然看不出Bruce的眼神是想告诉我什么,直到他闭上眼睛,又睁开,叹气,然后在我耳边响起熟悉轻柔的嗓音。


  â€œå½“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并未给我留下好的印象,相反,我有时会觉得他过于冲动,没法做成大事,而普利策奖证明我错了,之后我在一次袭击中看见他满脸是灰,努力支撑起一块钢筋裸露的水泥,保护自己身下的几个小孩时,我的判断就更加错的离谱。他愿意用自己所能去拯救,这无关乎他的力量大小,而是一种对生命的热爱。”


  â€œæˆ‘很荣幸能成为第一个与他共同走过艰难时期的人,开始走进他的生活,看着他一点点的成熟起来,解开自己的心结,逐渐接纳身边的一切。从原本的迷惘无助到现在,有这么多人愿意爱着他,陪伴着他,我也就不用再为他操心了。”


  â€œClark值得最好的人去爱他,尊重他的每一次选择,愿意为他经受磨难,在所有人都背弃他时站在他的身边,直到头发花白,与他共立黄昏,岁月静好。我想他一直在等,直到他生命中的天使出现,他们会走到一起,只因为这份冥冥之中的注定,让一方找到另一方,让彼此更加完整。”


  æ‰‹ä¸Šçš„纸突然掉落在地上,Bruce有点迟钝地正要弯下腰,我就先将它捡了起来。


  â€œç®—了,反正都不要了。”他的语气轻松,“我知道其实写得很糟。”


  â€œæ²¡æœ‰ï¼Œåªæ˜¯ï¼Œä½ å®Œå…¨åé¢˜äº†ã€‚”我轻声笑起来。


   Bruce把椅子转回桌前,轮子骨碌碌滚过地上散落的纸团。


  â€œæˆ‘马上要工作了,你要是没事就走吧。”他说,“婚礼我会去的。”


  æˆ‘突然笑不起来了。有些僵硬地走出几步后,我回头,看到Bruce也在注视着我。瞬间,一种奇怪的冲动猛地涌上心头,嘴一开一合却终究默默无言。


  è¿™å°±å¥½åƒï¼Œè¶Šæ·±åˆ»çš„感情越无法用语言表达一样,我不能说出口,只是我还不了解自己,也不够了解他。


  ä»–坐在那儿,两手交叉放在腿上,双肩垂下,蝙蝠洞里电脑的亮光在他背后映照,使他静默的身影像一尊雕塑。他脚边的纸团仍像垃圾一样安静地躺在地上,即将被彻底地丢弃。


  æˆ‘从未见过这样的他。这份凝视的目光里,有温柔,有坦然,还有似是一闪而过的眷念。


  â€œèµ°å§ï¼Œâ€ä»–说,“再见,Clark。”









  â€œâ€¦â€¦æ‰€ä»¥ï¼Œæˆ‘只是想告诉你,很多事情尽管有些事使我们失去了一些,却依然是最好的结果。”


  â€œäººç”Ÿå°±åƒä¸€æ®µç«è½¦ä¸Šçš„旅程,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两手放于膝上,看着火车停在一个站台,人们上上下下,有的与我擦肩而过,有的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而有些坐在了我的旁边,对我说:‘嗨伙计,很高兴见到你。’然后他们会在下一站,或是下下站下车,继续他们自己的生活。”


  â€œæ‰€ä»¥ï¼Œä½•å¿…紧抓过去不放,忽略现在所拥有的?让遗憾就停留在记忆里,总有一天它会成为过往烟云,随时间消散。”


  â€œæœ€åŽï¼ŒClark,我在这里提前向你致以祝福,愿你之后的人生,能和Lois一起度过,不留下任何遗憾。”



  

  Lois从身后抱住我,她柔软的胸脯紧贴着,温热的体温传到我身上。这本是夫妻间最为亲密含情的举动,我却能感觉到她浓重的悲伤。


  æˆ‘摘下耳麦,发现泪水已经浸透了枕头。也许是药效过了的缘故。


  æˆ‘无法原谅自己,曾错失了那么多次,甚至直到我终于看到那副棺材时,我才意识到这一点。


  åœ¨å¤©è¾¹å·²ç»æ³›èµ·ç™½å…‰ï¼Œé»‘夜将要结束的时刻,这一晚所有的声音也终于结束。我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又轻轻握住Lois的手,再一次回到堪萨斯州,回到Martha身边。


  

 


  TBC.


诚挚地向您证明我不是个混月薪的写手orz


欺骗自己现在还是星期六x


  

  


  


  

  



【batfamily】哥谭市没有什么新闻

Summary:当犯罪巷不复存在。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Notes:给Jason,没有cp。



01.


  Jason这辈子的第一个生日是在韦恩庄园过的。


  â€œwow,”他呆愣地看着眼前巨大而且精致的蛋糕,“这是,给我的?”


  â€œæ²¡é”™ï¼Œâ€Dick说,“我和Bruce一起选的,喜欢吗?”


  Jason慢吞吞地点头,抬眼去看Bruce,对方也看着他。


  â€œæ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


  â€œé‚£æœ‰ä»€ä¹ˆï¼Œç”Ÿæ—¥åªæ˜¯ä¸ªæ—¥æœŸï¼Œæœ‰å®ƒä¸è¿‡æ˜¯äººä»¬æƒ³æ‰¾ä¸€ä¸ªç†ç”±æ¥å¼€å¿ƒä¸€ä¸‹è‡ªå·±ï¼Œâ€Dick摆手,“Jason,你最快乐的日子是哪一天?”


  â€œæˆä¸ºç½—宾的那天。”Jason脱口而出。


Dick立刻笑了:“果然还是Bruce最了解你——一年前的今天,你的第一次夜巡。”


  Jason又一次看向Bruce。


  â€œè°¢è°¢ã€‚”他小声说。


  Bruce仍没说话,眼中却闪着难得柔和的光。


  â€œå¥½å§ï¼Œè®©æˆ‘们开始吧,”Dick给蜡烛点上火,“我去关灯。”


  Dick的脚步声远了。Jason觉得必须得说点什么,但对方先开口了。


  â€œå¾ˆæŠ±æ­‰ï¼Œè‡ªä½œä¸»å¼ ç»™ä½ å®šä¸‹äº†ç”Ÿæ—¥ã€‚”Bruce说。


  Jason只觉得胸口一紧,半晌缓缓地说:“没关系,我很高兴。”


  é‚£äººå°å£°å—¯äº†ä¸€å£°ã€‚Jason第三次朝他望去,黑暗中看见他眉眼间淡淡的笑意,蜡烛的火光在他蓝色的眼睛里闪耀跃动。


  Jason猛地低下头,呼吸紊乱。


  Dick回来了,站在他的身边。“闭上眼睛,”他笑着说,“否则就不灵验了。”


  Jason闭眼,感觉心跳声愈加清晰。

蜡烛微弱的热量传到他的皮肤上,温暖却如此强烈。


  â€œè®¸ä¸ªæ„¿å§ï¼ŒJason。”


  Bruce的声音。Jason觉得好似有一阵温热轻柔的水流淌过他的胸口。


02.


  è¿™é‡Œæ›¾æœ‰ä¸€ä¸ªå··å­ï¼Œä¸ç®—宽,但足够老旧,角落里有两个并排垃圾箱,里面的垃圾已经堆到了外面。


  è¿™é‡Œæœ‰Bruce难以忘却的气味,潮湿、发霉的气味,灰尘的味道,还混着腐烂的臭味。它们都足以令他恶心、窒息,但他忘不了。


  ä»–甚至记得,沾染了血液的珍珠是如何散落在地上的污水里,枪声是如何回响在两边破旧空荡的楼房间,再传到他的耳中。


  è¿™é‡Œæ˜¯ä»–噩梦的源头,却又十分戏剧化的,使他找到了前进方向,两次。


  ç„¶è€Œï¼Œä»ŽæŸç§æ„ä¹‰ä¸Šè¯´ï¼Œè¿™é‡Œæœ€å¯æ€•çš„是它不再是犯罪巷。现在它被彻底毁灭了,成为一个阳光可以照进来的地方,干净又干燥,两边出现了餐馆和花店,尽头通往一个私立小学。


  ä¸€åˆ‡éƒ½é¢ å€’了,如同他的噩梦一般。它本不该有任何的欢声笑语。它只是一个,藏污纳垢的鬼地方——


  â€œæŠ±æ­‰ï¼ŒæŠ±æ­‰ï¼Œæˆ‘会帮您安回去的,蝙蝠侠先生,求您别送我去警察局——”


    ä¸€ä¸ªæ”¹å˜äº†ä»–两次的地方。


  â€œä¸€æ ¹æ’¬æ£ï¼Ÿä½ åªç”¨äº†è¿™ä¸ªï¼Œå°±æ‹†äº†è™è è½¦çš„轮胎?”

  

  â€œæ˜¯å•Šï¼Œè¿™èŠ±äº†æˆ‘一点时间,但总之,不算难。”


  ç”·å­©ç«™åœ¨æ³¥æ³žé—´ï¼Œä½¿ä»–惊异地瞥见隐藏在污垢与黯淡的掩盖下的一抹狡黠,从如某种野兽般耀眼又极具攻击性的翠绿中一闪而过。


  çŠ¯ç½ªå··ï¼Œå¦‚同它的名字一样,这里曾有许多起可怕的犯罪发生。有关它的新闻常常登上当天的报道,供人唏嘘感叹。


  ä½†ä»Žä»Šå¾€åŽï¼Œå®ƒä¸ä¼šå†å‡ºçŽ°åœ¨ä»»ä½•çš„报纸上。它的罪孽已经被终结,被光明与美好取代。


  ä»Žå¤§çš„方面来说,整个哥谭市又如何不是这样的?上帝似乎发现了这里是他忘记打扫的橱柜,于是他拨开云层,光亮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å“¥è°­çŽ°åœ¨è¢«æ‰“扫的干净,那过去堆积的血液,连同他的回忆一起,被埋葬在过去。


  

  03.


  â€œå°±è¿™æ ·èµ°äº†ï¼ŒçœŸæ²¡å…³ç³»ï¼Ÿâ€Jason摸了摸通红的鼻子,瓮声瓮气地说。


  Bruce身上还穿着参加宴会的西装。


  â€œæ²¡äººèƒ½ç®¡æˆ‘什么时候离开,我并不想在那里浪费一个美好的夜晚。”


  Jason点了点头,感觉心中有一点淡淡的甜蜜。


  â€œèµ°å§ã€‚”Bruce推开门,Jason跟着走了出去,一脚踩在厚厚的雪上。


  å“¥è°­è¿™ä¸ªæ—¶å€™æ°¸è¿œæ˜¯æ¹¿å†·ã€‚Jason的感冒还没好,鼻腔里充盈的冷空气令他实在不舒服。也许前几日他会一直嘟囔抱怨,但此刻他不在乎这些。


  â€œæˆ‘们正在一起,不是夜巡也没有工作,”Jason想,“而他觉得和我呆在一起更开心。”然后他使劲把一串傻笑压回嗓子里。


  ä»–们走到灯红酒绿的商业街,人群立刻多了起来。两旁的餐馆与礼品店的橱窗里透出温暖的橘黄灯光。


  â€œåˆ«èµ°ä¸¢äº†ï¼Œè·Ÿç´§æˆ‘。”Bruce拉住Jason的手。


  Jason立刻有点呼吸不畅。


  ä»–摇摇摆摆,脚步一深一浅。他看见一个个与他擦肩而过的攒动的人影之中,男人高大的背影,并正拉着他穿过汹涌的人群,来到他的身边。


  â€œä½ æœ‰ä»€ä¹ˆæƒ³è¦çš„吗?”Bruce回头。


  â€œæˆ‘……”他顿住了,目光扫过那些商店。


  è¿™é‡Œæ˜¯ä»–曾无法触及的世界,干净,繁华,店门上挂着的丝绒和空气中的香水。他的喉咙哽住了。


  â€œæˆ‘没有什么想要的。”最终他说。


  Bruce没再说话。也许他觉得是Jason还没有想好,但事实上Jason知道什么才是他需要的。


  å½“他去翻垃圾桶的时候,他想要找到一点剩下的食物,当他满脸是血趴在地上的时候,他想要有个人拉他一把,当母亲重病的时候,他想要足够的钱去买药,当他去偷去抢而被打断腿的时候,他只是希望,谁来给他一枪,让他彻底踹开这个操蛋的人生。


  Jason深深吸一口气,感觉雪花吹拂到脸上,又被他正在灼烧的情感所融化。


  ä»–开始观察那些细密洁白的雪粒,飘洒在屋檐上,融成一片闪亮的雪光,犹如姜饼上的糖霜。车轮压过雪地的沙沙声,店门开关时响起的铃铛声,耳畔响起一串欢快的说笑声,都与夜晚柔亮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从他身边缓缓流过。


  ä»–突然希望可以就这样沉溺在这片迷离又美丽的幻象,和Bruce一起。


  â€œä½ å†·å—?我们可以先去吃饭……”话音戛然而止。Bruce转身,叹了口气。


  â€œå“­ä»€ä¹ˆâ€¦â€¦â€ä»–皱眉,看见男孩泛红的眼眶,“别哭了。”


  Jason摇摇头:“我冷。”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ä»–不知道这时Bruce在想什么,但看见对方站在他面前很久,只是注视,他就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很难看。


  â€œé‚£èµ°å§ã€‚”Bruce终于只是这样说。


  â€œèµ°â€¦â€¦â€ä»–在心中默念,“我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04.


   å“¥è°­ä¸å†æœ‰æ–°é—»ã€‚


  å®ƒçŽ°åœ¨æ˜¯å¹²å‡€å’Œæ´ç™½ï¼Œè¿žä¸€ç‚¹æ—§æ—¶ä»£çš„痕迹也不曾留下。


  è¡€æ±¡ï¼Œæ¶è‡­ï¼Œè°‹æ€ï¼Œè‚®è„çš„交易,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必然不是好的,是需要被清除的。


  â€œæˆ‘的父亲,在酗酒过后就会失去理智,将生活中的怨恨变成暴力,实施在家人的身上;我的母亲,因为生活环境的问题染上疾病,痛苦地过日子,而当时并没有人愿意救治她。她最后走了,趁着我不在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连一张纸条都没留,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空荡荡的好像从没人来过。”


  å¹²å‡€äº†ï¼Œé‚£ä¸ªç˜¦å°çš„身影也跟着不见了———


  â€œæˆ‘,我当然会恨,但不是恨别人。是不公的世界让我们这样的人挣扎在泥泞间,每次朝有光的地方走一步,都会被剥下一层血肉。”

  

  å› ä¸ºJason Todd是一个浑身污秽,诞生于阴暗与罪恶的角色,于是他被当作旧时代抹除,被文明人摒弃,以及,被自己抛弃。


  Bruce第一次觉得阳光竟是惨白的,一时间遮住了他的双眼,刺痛他的神经,令他脚步虚浮,难以站稳。


  â€œå…ˆç”Ÿï¼Œæ‚¨æƒ³ä¹°æžèŠ±å—?”


  Bruce低头,恍惚地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


  â€œä¸ºä»€ä¹ˆæ˜¯ç™½çŽ«ç‘°ï¼Ÿâ€ä»–听见自己问。


  ä¹°èŠ±çš„孩子愣了一下,答道:“因为很多人都喜欢买这种花。白玫瑰的花语是纯洁,所以人们愿意把它送给他们重要的人,祝福对方的心灵永远纯洁美丽。”


  Bruce给了孩子钱,玫瑰就被递到他面前。舒张的花瓣雪白无暇,纯净的那么好看。


  çˆ¶æ¯é‡å®³çš„地方消失了,曾与Jason相遇的地方也消失了。

  

  åŽŸæ¥äººæ­»åŽï¼Œå“ªæ€•æ˜¯ä¸€ç‚¹ç‚¹ç—•è¿¹ä¹Ÿæ— æ³•åœ¨è¿™ä¸–上留下。

  

  ä»–转头,最后看了一眼犯罪巷,确定再也找不到任何曾经的模样后,毫不留恋地离开。


  ä»–知道自己必须回去,因为他想把白玫瑰送给一个人。尽管风云变故,叶落归根时只剩下一方沾着灰尘的坟墓。


  æ²¡æœ‰äº†Jason后,哥谭市也没有了新闻。


  05.


  â€œè®¸ä¸ªæ„¿å§ï¼ŒJason。”这是Bruce的声音。


  Jason觉得好似有一股温暖的水流流淌而过,一个埋藏心底的愿望瞬间呼之欲出。


  ä»–在黑暗中忍不住甜蜜地微笑,又庆幸昏暗的光线隐匿了他上翘的嘴角。


  â€œæˆ‘想永远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ä»–轻声在心里说,然后吹灭了蜡烛。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