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

  


Summary:中魔法的蝙蝠侠陷入无尽的沉睡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真爱之吻。英雄们认为超人会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Chapter.1


  Clark喜欢Bruce的胡茬。在清晨阳光普照的床单上,Bruce会紧抱着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颊,用短短的胡茬摩挲他侧颈。Clark将这认为是一个表示亲昵的举动,他着迷于这种刺刺的粗粝的触感,并用唇轻轻抵着对方的下颚。


  这是每日的开始,仿佛待他们在一个慵懒的暖阳中享受过彼此的温情后,世界才开始运转。


  他会在餐桌上留下一株清晨沾着露珠的郁金香,然后披上笨重的外套,一边看着表一边匆匆忙忙地赶去工作,路上顺道买杯咖啡。


  当然,因为不是时时都能用神速力赶路,他的上班时间总是比别人晚上那么一点。Clark曾因为这个要被开除,但幸运的是,他是一位极为优秀的记者。


  工作无疑是繁忙而劳累的。他得一连坐着好几个小时,将身子埋进堆积成山的稿件中,一头扎进密密麻麻的字母里,直到一阵晕头转向,他才会抬起头,望望格子间隔板上的Bruce的笑容———那是他从报纸上裁下来的照片,贴在了他的正前方,以确保他一抬头就能看得到。这张照片里本来还有一个Bruce的女伴,但被他用剪刀小心地剪掉了。


  Clark尤为喜爱这张照片里的Bruce。这是在一次宴会上拍摄的,拍的角度非常好,许多Clark觉得迷人的地方都被捕捉到了,比如Bruce那竖着一条沟壑的性感的下巴,长而鬈曲的睫毛,还有那双迷离并略含笑意的蓝眼睛。


  而最美妙的是,你正在脑中描摹着情人的轮廓,下一秒他的笑靥便出现在你眼前。


  “天……是BruceWayne!嘿,Clark……”Lois惊异地望着不远处正与Perry谈话的人,回头招呼着发愣的小记者。身着正装的哥谭王子面含微笑扫视了整个办公室,目光移向了Clark在的方向,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


  他跟着Perry去往其他部门,又貌似被一把椅子挡了路,不知是否刻意的拐了几个弯,绕到了Clark的身侧。他并未停住脚步,两人的目光也未有任何交汇,但是,当他们的肩膀轻轻擦过时,一句甜蜜的邀请自然地飘过了Clark的耳畔:“Kent先生,愿意赏个脸一起吃午餐吗?”


  Clark的耳尖一下子变得通红。Bruce没有等他答复就径直走过去,因为他知道Clark拒绝不了。


  纯情的小记者此刻的心已如击鼓般砰砰奏响,他的脑中满是那迷人的蓝眸,上扬的嘴角,还有对方快步走过时身后带起的阵阵清香———是郁金香独有的芬芳。

  

  

  超人缓缓降落在正义大厅的门前。


  他看见绿箭侠正站在长长的台阶上,将一支烟送到嘴边,掏出打火机噗的一声点上火,良久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一边等自己慢吞吞地挪过去。


  “……怎么样?”超人希望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足够镇静。


  “不太乐观,具体你得问扎塔娜。”绿箭侠皱了皱眉,“你那边呢?”


  “孤独堡垒里没有任何有关这种外星生物的记载。”


  绿箭侠的神情愈加严肃了,他转身走进大厅,超人默默跟在对方的身后。他没有飞,而是走进来的,每一步都缓慢而稳重,仿佛正担心失去平衡。


  超人先试图让自己的思想放空,在尝试并失败后,他决定专注于走路这一件事,认认真真地思考如何把步子迈得更稳更标准,双眼则死死盯着粘在鞋尖上的一块泥。


  但这一切都在他踏进控制室的时候化为徒劳———他踉跄了几步,几乎要跌倒。他甚至亲耳听见自己的钢铁之心破碎的声音。


  一个自己所熟识的人正躺在那儿———一个冰冷、坚硬的扫描仪上,闭着眼睛,没有表情。


  超人缓慢地眨了眨眼睛,透露出沉重的绝望。


  “这儿太静了,”他想,“不该这样。”


  他可以听见身边亚马逊公主强劲的心跳,闪电快得惊人的心率,还有绿箭,刚刚抽了烟,心跳的速度有些许提升。他还能听见周围其他战友的心跳,呼吸声,甚至听见了绿灯侠正小声地自言自语。但这不意味着他能听见所有人。


  扫描仪那里过于安静了。没有心跳或呼吸声,更没有说话声。


  “他……他……”超人努力让自己的发音和腔调不那么扭曲,“还活着……?”


  火星猎人用饱含担忧的眼神地望了他一眼。


  “目前来说,是的。”神奇女侠上前一步,“但……这很复杂。”


  “他的身体各部分机能完好无损,甚至连严重的内伤也没有。然而关键是,这些器官全都停止工作了……”


  “他的时间被从内部停止了,”扎塔娜接着说,“也就是说,他没死,不会衰老,也没有心跳。他会一直以类似沉睡的方式维持这种状态———如果没有外部干涉的话。”


  超人感觉有冰块一路滑到他的胃里。他像失去了超能力,只能无力地垂着手站在那儿。


  “……外部干涉?”良久,他锈钝的大脑才艰难地抓住了这个词。


  扎塔娜退后几步,口中念了一段咒语,耀眼的绿光像卷轴般铺展开来,上面隐约印刻着一些字形古怪的咒文。


  “这是我父亲传给我的,只有心存正义的魔法师才能开启,上面记载着许多古老而危险的魔法,甚至还有很多来自异世界的外星生物。”扎塔娜面前的绿光不断变幻,这时所有人都已经聚到了她身边。


  “这上面的知识我显然是没有全部掌握,但足够幸运,我刚好还记得我曾经学习过一种咒语的理论知识,了解到它有能力停止生命的时间而又不杀死对方,最重要的是———”她忽然将目光移向超人,“有解咒的方法。”


  扎塔娜毫不意外地看到他的身形晃了晃。


  “这个方法,对有些人来说轻而易举,可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几乎是无法做到的。”


  “是什么?”


  “这个……”扎塔娜皱起眉,“它很荒谬……”


  “拜托,快告诉我!”


  扎塔娜叹了口气:“好吧,他需要的是———一个吻。”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umm,你真的不在开玩笑吗?”绿灯侠难以置信地嘀咕道。


  “我从不拿队友的性命开玩笑,”扎塔娜恼怒地说,“我已经告诉你们了,这很荒谬!”


  此时超人的头耷拉着,手指不安地捻着披风的一角。接二连三的大起大落已让他陷入到一片混乱中。


  他的脑海里不受控制的闪现过许多与现在这种时刻完全不符的画面。这使火星猎人突然不安地来回走动起来。


  “而且,需要的是一个真爱之吻,”扎塔娜现在口中每一句话都令人更加瞠目结舌,“两个彼此真心相爱的人虔诚地亲吻对方的双唇,魔咒才会解除。”


  “我说,这样不是完蛋了吗?他毫无疑问是属于'另外一些人'的,”闪电侠哭丧着脸,“因为蝙蝠侠不会,和任何人谈恋爱!”


  所有人都沉默了,可能是因为都对此看法表示同意,并苦恼地摇头叹气,也可能有别的原因———


  “超人,有件事……”


  “不,他有个恋人……”


  火星猎人和神奇女侠的声音同时回荡在大厅里。他们先对视一眼,然后火星猎人示意她先说。


  超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听我说,朋友们,这一点我从未和任何人谈起过,因为我尊重我挚友的隐私,”神奇女侠扫视了全体成员,看着他们正一个个惊讶地瞪大眼睛,“蝙蝠侠确实有个恋人,而且,我很肯定是真心相爱。”


  超人动了动唇,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神奇女侠投来询问的目光,他最终只是艰难地点了点头。


  “是我,”他开口道,“我们一年前就确定关系了。但是,这件事,我不能………“


  “天啊,这真是!”闪电侠激动地叫了起来,“你们藏得也太深了吧……一年?我们居然都没发现!”


  “不是,你听我说……”


  “太不够意思啦你们两个,”绿灯侠伸出手热切地拍了拍超人的背,“这么大的事居然都不和我们坦白,至少让我们给你们俩开个出柜party……”接着他收到了神奇女侠威慑地瞪视,才讪笑着挠了挠脸,“那个……我的意思是———这不是太好了吗,至少这个解咒的人就近在眼前,省了不少麻烦……所以快去吧蓝大个儿,给你的睡美人一个深情的吻……”


  “不,我做不到!”超人终于大声喊道。


  空气瞬间凝固了。绿灯煞有其事地掏了掏耳朵:“我肯定是听错了……”火星猎人张张嘴想说什么,但最终只是摇了摇头。


  “超人———”神奇女侠瞪圆了双眼,“我以为你是个明白利害关系的人……”


  “我当然明白!但……”


  “我觉得你该听神奇女侠的,”刚刚一直沉默的绿箭侠突然出声道,“吻只是一种救助的方式,我们最终的目的仅仅是唤醒他,你不必有太大的压力。”


  超人还没说什么,扎塔娜又插了进来:“你是最好的人选,超人,我相信大家都这么认为,所以快去吧……”


  “那不会有用的!”超人绝望地叫道,“因为他的真爱根本……就不是我!”


  神奇女侠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


  “你们……到底……”她本想质问超人的,但直到看见了那副钢铁之躯后的一颗破碎的心时,她的声音变得轻柔并颤抖:“……抱歉,但……你们是吵架了吗?”


    超人的脸因痛苦而细微地扭曲了一瞬。


  “不———不是的,”他用沙哑的嗓音饱含苦涩地低语,“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TBC——



  

评论(13)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