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

Summary:中魔法的蝙蝠侠陷入无尽的沉睡,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真爱之吻。英雄们认为超人会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Chapter.2


  夏夜的棕榈树缓缓奏起大片沙沙的声响,被热浪吞噬的公路向着朦胧沉寂的夕阳蜿蜒而去,裹挟一身漫天黄沙奔往山脉旁闪耀的点点星光。身侧的复古机车疾驰着轰鸣而去,穿行于炎热干燥的浪潮间,孤寂却自由。 

     

  透过半开的车窗,映出年轻的脸庞,一对宝石蓝在夜色间熠熠生辉———容貌英俊又稚气的Kent先生,正驾驶着一辆价值不菲的古董车携那脚踩昂贵皮鞋满身酒气的亿万富翁逃亡在夏日热浪滚滚而荒凉的公路上,迷人又疯狂的想法充斥他的脑海。 

       

  逃亡。Clark开始希望这是一次逃离现实束缚的旅途,而两个亡命之徒正相携着匆匆奔往梦幻的伊甸园,摒弃浮华喧嚣,从心而游。

        

  远处绚丽缤纷的烟花绽放在东方漆黑的夜幕,温热的风卷来狂欢的余热,又迅速消散在流动空气中。

         

  灯火阑珊点染了半边天空,欢快的乐声时不时飘入耳畔———西海岸正在举行火焰狂欢节,而Clark则带着这位醉醺醺的贵公子刚从那儿离开。

          

  他回忆起自己无法拒绝对方的邀请,便草率地跟随Bruce来到这个满是比基尼和烟火的巨型派对。

            

  当粉红的樱桃起泡酒中的彩色玻璃吸管折射出璀璨迷离的光亮,卡帕多萧独特的乐声混入电子音乐在海滩上激昂回响,火辣的玻利维亚女郎舞动她古铜色油亮的腰肢,香艳的红唇慢慢贴近他的脸颊时,可怜的小记者吓得差点跌坐在沙滩上。

            

  他毫无疑问是不属于这儿的。眩目的灯红酒绿只让他频频忆起堪萨斯州翻滚的麦浪,瓦蓝的天空和金灿灿如蜂蜜般倾泻而下的阳光。但Clark所喜爱和怀念的一切都远在千里之外,这使他眼中露出些许忧愁,落寂地环视着周围,然而,当他瞥见不远处的某个情形时,就再没心情继续怀念儿时的苹果树了———

          

  好几个身着比基尼的貌美女郎正用涂着鲜艳蔻丹的指尖溜走在男人健硕的胸膛,几个淡淡的口红印留在他的衣领上,伴随一串娇笑,一双红唇缓缓靠近对方的双唇———

                 

  Clark以他作为人类最快的速度一把拽过男人的手臂,将他拉出那堆莺莺燕燕。

         

  “你在做什么……”Bruce不满地瞪着他,眼里透着朦胧的醉意。

            

  “做什么?”Clark气恼地拔高了音量,“刚才那个女人,她想要吻你!”

             

  Bruce愣了愣,随后满不在乎地撇撇嘴:“想跟我发生点什么的女人能从哥谭一直排到大都会,我可拦不住她们。”

           

  “所以有吗,那些认为自己被王子所眷顾的灰姑娘们,在某个宴会或派对上受宠若惊地与你接吻?”

            

  Bruce若有所思地望着Clark紧锁的眉头,突然笑起来:“当然有了,多不胜数!而且,她们大多漂亮并很热情,有几个甚至想趁我喝醉了对我做点什么。”

              

  Clark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

            

  “关键是,好几次都差点让她们得逞了,当这些女人下定决心要做什么时她们甚至都不去顾及名声了……哦,细节我就不说了,你肯定不感兴趣。”

            

  Bruce说完就一溜烟混入了人群,也没回头看一眼,只留下一个气得吐血的小记者站在原地。

            

  Clark也察觉自己越来越在乎Bruce身边出现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Bruce对自己而言已经成了某个重要的角色了。


  他只记得当时的他不过是一个希望能获得Wayne董事长的独家报道的报刊记者,莽莽撞撞找到Wayne大厦,在遭到无数次拒绝后终于得到了一次会面的机会。


  在他不怎么老练的提问下,Bruce礼貌而冷淡地回答了他,就像应付所有像他一样的记者一般。


  但是,正当Clark无奈的决定打道回府时,一支笔被不经意地掉落在地上,他下意识地弯腰去捡,然后在抬起头时,他看见一双仿佛忽而迸发出闪耀火花的蓝眸正带着浓厚的笑意饶有兴趣地凝视着自己,一瞬间Clark的心跳几乎要停止———

        

  “不好意思,你是叫Kynci吗?”

          

  “Kent……先生,我叫Kent……”Clark用颤抖的声线说道。

             

  “哦———”Bruce晃了晃脑袋,接着仍用一种惊奇又感兴趣的目光望着他,好像Clark刚刚突然从地里冒出来似的,“那么Kent先生,不知你是否愿意在空闲时光临我的庄园?”

         

  Clark瞪大了眼睛。

               

  “别这样,Kent先生,我是认真的。”Bruce说道。

           

  即使是这样,Clark也难以相信刚刚对方所说的。他只是捡了一支笔,整个世界都变了。

             

  “如果你打定主意要在哪日过来拜访的话,”Bruce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号码,“请打电话给我———对了,这是我的私人号码。”

           

  Clark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晃晃悠悠出了大厦,连自己是怎么回家的都不知道。

  

  过于戏剧化,却是真实的一次相遇。


  Clark端起酒一饮而尽。酒精对他不起作用,夏日微醺的暖风却令他沉醉流离。


   海岸边被浸湿的沙子显然过于松软,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进,犹如在云朵上起舞。


  身后忽然冒出的温热气息使他吓了一跳,他转过头,对上了一双泛着柔和水光的迷人蓝眸。


  Clark顿时红了脸———Bruce正用一种无比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仿佛在看一位挚爱的恋人,“嘿,小记者……”他故意将呼吸喷洒在Clark的耳侧,话语间带着如撒娇般软糯的鼻音。


  Clark几乎要以为自己得了心脏病。他的心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跳动着。


  下一秒,Bruce便摇晃起来,Clark急忙转身,对方就不偏不倚跌落入他的怀中。


  “Bruce?Bruce?”Clark扶起对方的肩膀,随即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Bruce,你喝醉了……”Clark的心里突然升起一种复杂的冲动,他让Bruce倚靠在自己,并紧紧揽住他的腰。


  “天啊……”Clark一边拖着Bruce前进一边在心中描摹着对方腰部线条优美迷人的腹肌,“这可真是……”他努力闭上嘴,将那声即将冲出口的“sexy”吞了回去。


  他用Bruce的钥匙打开车门,让醉酒的哥谭宝贝靠在副驾驶的坐垫上,深吸一口气,然后发动了汽车。


  西海岸六点半的高速公路,长长的路灯连成一线。


  Clark让干燥的风灌进眼眶,感受内心的幻境中仅存的真实。


  “醒了?”他看到Bruce正从深陷的座椅里出

来,揉着惺忪的睡眼张望四周。


  “Clark?”


  他在叫我的名字。Clark不住地想,他正用这种,这种略带沙哑而甜蜜的声音对我说话,就好像他想向我要点什么,类似于……


  “Clark!”



  “哦!”Clark几乎吓了一跳,并立刻换上俏皮的语气,“您有什么吩咐吗,Wayne先生?”


  Bruce对于自己的分神很不满。他一只手扶着Clark的靠垫,另一只手则搭在小记者的肩膀上,身体前倾,一下子拉进了两人的距离。


  Clark首先感受到对方带着酒气的呼吸,接着瞥见那闪着光泽并湿润柔软的双唇。


  “我说,Kent先生,”透着慵懒的声音带着隐约的笑意正从那如蜜糖般的口中传出,“您有驾照吗?”


  “当然有,”Clark答道,“大一那年得到了驾照,直到现在也没用上。”


  “因为你没车。”他扇动遮挡着蓝眸的长长睫毛,望着Clark微笑起来。


  “是的,”他微笑着回望他,“但可别小看我的驾驶技术,我学起东西来可是很快的。”


  Bruce将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呼吸喷洒在他的耳畔。


  Clark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滞,感受到对方格外灼热的目光。“太近了,”他用力咬了咬舌尖,“他会对我说什么?”


  “现在,司机先生,”良久,Bruce轻柔地说,“你能保证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让我从车上掉下去吧?”


  “……当然。”他已经无法压抑住心跳。


  紧接着,他的衣领被扯了过去,使他的身体转向Bruce,双眼正好对上他柔情的眼神,看到他缓缓向前倾去——


  他吻了他。


  冰凉柔软的唇贴在他的唇上,他立刻尝到对方口中果酒的淡淡甜味。


  一种奇异而美妙的感受掠过全身,仿佛被温暖的水流浸润心脏。他轻轻捧住Bruce的脸,笨拙却充满欣喜地回应这突如其来的一吻。


  Clark的脚仍踩在油门上,车仍疾驰在公路上,这在旁人看来危险至极,但当事人早已忘却一切,只愿溺死在Bruce的爱意之中。


  过了不知多久,他才从这种迷蒙的状态中清醒,意识到Bruce正使劲推着自己。


  他松开Bruce,就见他立刻大口喘气。


  “你这是想谋杀我!”Bruce有些气恼地喊道。他的双颊泛上一片粉红,眼睛却明亮晃人,睫毛上挂着细小的泪珠。


  Clark只觉得此刻的Bruce格外迷人。他还把脸凑过去,却被对方无奈地笑着推开。


  “我说你,根本就不会接吻啊,”Bruce好笑地抬了抬眉,“怎么,难不成这是你的初吻?”


  Bruce没料到对方真的一脸认真地点点头,开口道:“除了我妈,我还真没亲过其他人。”


  然后,趁着Bruce发愣的空隙,Clark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但我可以学,我说了我学起东西来是很快的。怎么样,你愿意教教我吗?”


  Bruce再次愣了愣:“你变了,Clark,”他努力憋住笑,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曾经那个调戏两下就害羞地恨不得逃跑的小镇男孩终于学坏了,唉。”说完夸张地摇了摇头。


  “哼,”Clark用力向后靠了靠,靠垫发出砰的一声,“就是学坏那也是跟你学的,整天对着那些女人不重样的说情话,还一副深情专一的模样,不一会儿就亲上了,我哪比得上你?”说完又气哼哼地别过脸。


  Bruce立刻将他的脸掰向自己:“那我以后就只亲你。”


  “真的?”Clark舔了舔嘴唇,“你确定这不只是你哄人的手段?”


  他有些讶异地看见Bruce的神情变得罕见严肃,还有点尴尬。


  “真的,”他小声说,“我会赞美那些女人美丽的外表有多么迷人,也能自然地对她们吐露出情话,但我绝不会许下承诺,因为我清楚自己做不到,但是你,你不一样……”他紧张地顿了顿,“老实说,我害怕极了,担心你会因为接受不了刚刚的亲吻而厌恶我,担心你会就此疏离我,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会这样……”


  Clark轻轻抚上他的嘴,示意他停下来。


  “我从不属于大多数,Bruce,”他将手移到Bruce的脸旁,“我从小到大都是异类,所以除了父母给予我的安慰,我从未真正拥有过归属感。”


  “过去,我从没有真正理解旁人的悲欢离合。即使我拥有与他们相同的外貌,但这颗心,”他缓缓放下手,更加靠近对方,“——从来都只属于那颗遥远光年外早已不复存在的母星。”


  Clark的蓝眸中浮动着浅淡的柔光,犹如静静的月影沉入湖底。


  “但直到我遇见了你,Bruce,一切都变了。”


  “我的身躯不再终日彷徨,我的心也终于找到了归属。”


  Clark的鼻尖触碰到对方,唇也轻轻擦到Bruce的脸颊。


  “所以……”Bruce颤抖着问道,“你愿意再吻我一次吗?”


  霎时间,一切喧闹声远去,耳畔只余Clark低沉温和的嗓音:“当然,我会吻你,哪怕千遍万遍——只要你愿意。”


  下一秒两人的身影再次重叠,心中最后的隔阂就此消失殆尽。


  “母星?”片刻后,Bruce推开他,嘴唇因对方直接粗暴的吻技而变得殷红如血。


  “哦……”Clark无奈地笑了笑,“看来真正喝醉的人是我啊。”




  “我不会再吻他了,Diana。”仿佛为了让对方听清楚,超人又把话复述了一遍。


  现在这儿就只有他和神奇女侠两人。超人的声音不大,却因空荡荡的大厅而显得格外清晰。


  神奇女侠紧抿着双唇。她的喉咙里刚发出细微的声音,就被死死压了回去。


  “控制好你自己,”她严厉地告诉自己,“别再冲动了。”


  但当回忆涌上心头时,一个轻柔的笑容在她唇边荡漾开来。


  即使过去多年,神奇女侠仍然清楚地记得,曾有一个金发碧眼的英国军官,在她又一次把一位闹事的醉汉丢出窗外时,无比认真地告诉她:“当你发现自己拥有异于常人的神力时,最先要做的就是学会控制你的情绪,甚至是本能。而我在作为间谍时也不得不遵守这一点,否则你不仅会伤害到你自己,也会连累身边的人。”


  向来温柔有时还有些小男孩的腼腆的他,当时正努力作出严肃的神情,眉头皱在一起,眼神却怎么也威慑不起来。这在神奇女侠看来格外有趣,也格外可爱。


  “Diana……”看到对方竟咯咯笑了起来,他颇为无奈地摇摇头,“算了,你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然后,她又在某段一晃而过的记忆中瞥见她冲他大声咆哮,并骑着马飞奔离去的身影。她的笑容在抵达嘴角前戛然而止。


  我试着早点明白,但对你而言还是太迟了。她想,眼眶一阵酸涩。


  “他提出要离开我,所以我尊重他的选择。”超人的声音带着刻意压抑的颤抖。


  “你了解他,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神奇女侠轻叹道,“他向来不会和人互通心意,可一旦选择了谁,便必定会付诸真情,绝不违背自己的内心。”


  “那他和我分手也是出于真心吗?”他反问。

 

   神奇女侠沉默了片刻,“你为什么不试试?”她说。


  超人有些困惑,但接着,他慢慢挪动到扫描仪旁,偏过头看着躺在上面的人。

  

  蝙蝠侠平静地闭着眼。他面色苍白,皮肤下的血液犹如停止流动。双唇紧闭,哪怕如今生命停滞也像往常般严谨冷淡。超人将手指轻轻放在他的唇上,温柔地抚摸着,眼神却冰冷茫然。


  “抱歉,超人。”他站在那儿,身后是正眯眼瞧着自己的猫女,“我已经和Selina订婚了。”


  超人俯下身体,毫无感情地将脸贴近那个没有呼吸的人。


  “我恨你。”超人记得自己当时说。


  然后他看见他的眼中闪过类似痛苦的东西,但又极快地消失殆尽。


  “对不起。”他说。


  超人想告诉他,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只想要一个没有欺骗的解释。


  但他说不出口,强烈愤怒与费解堵塞了他的喉咙,无数个痛苦的质问将他的脑子搅得一团乱。


  超人打量着近在咫尺的脸庞,看着他的睫毛向上弯曲的弧度和额前皮肤上细微的纹理。


  他的唇贴在蝙蝠侠冰冷的唇上,感觉自己在吻一块无法融化的冰。


  他几乎没有做任何停留,就支起身体结束这毫无意义的触碰,因为在他开始靠近对方时,那些封存的记忆便如炽热的烙铁般灼烧他的大脑。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蝙蝠侠依然躺在那儿,仿佛永远都不会醒。


  超人木然地开始后退,后退,直到他的脚后跟撞到了台阶。


  “好了,你该死心了吧。”他转头对神奇女侠说,更像是对自己说。


  “你如此抵触,”神奇女侠冷冰冰地回答,“能成功我才觉得奇怪。”

  

  “那我又能怎样?”他几乎是吼出声,“他欺骗了我,让我以为他爱我,最后却不留情面地从我的生活中抽离,我怎么能原谅他?不,Diana,我绝不……”


  然而在他看到她眼中尖锐的威胁后,他猛地闭紧了嘴。


  在一段压抑的沉默后,超人率先开口:“我很抱歉,我……”


  神奇女侠突然重重叹了一口气,态度变得柔和而无奈:“在这个联盟里,你们两个是我认识得最久的朋友,我对你们的了解比其他人要多得多,所以我很清楚,他是真心待你。”


   “而你,超人,即使在许多人眼中你乐观自信而且强大,是正义的象征,但作为人类而言,你仍会因为与他人的差异而难以融入社会,所以,当有一个人可以包容你理解你,同时你也发现了自己与他相同的地方时,你就会把他当作同类,是可以依赖的对象。”


  她顿了顿,然后放轻了声音:“这个人若是随意哪个普通人就算了……但那是蝙蝠侠——他远比任何人都要复杂的多。而我清楚,他总是将其他人摆在第一位,却置自己于不顾,甚至会遭到他人误解,也要固执的用他的方法保护你。”


  超人的目光锁定在她身上,似乎是在等待着她的下一句话。   


  “所以,所以,”她试图调整自己的措辞,“他可能是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才选择离开,而并非只是欺骗。”


  超人移开了视线,看到远处从大厅顶部的玻璃中折射出的淡淡光芒,温柔地挥洒在蝙蝠侠的身上,为他镀上暖和的色彩。


  他闭了闭眼,直到胸口剧烈的跳动平息,“请给我一点时间,我想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


  神奇女侠最后深深望了他一眼,然后转过身走向大门。


  她的脚步声平稳地响起,并逐渐远去。


  此时,后方凝结的空气中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悲叹:“不是抵触,”它缓缓消弭于空寂,只剩带着苦涩笑意的余音孤零零地回荡在大厅中,回荡在她的耳畔:“Diana,我刚才是真心想吻他。”


  神奇女侠愕然转身,眼见那高大并微微躬曲的身影,背脊颤抖地紧绷着,双肩却垮了下来,仿佛正承受着千万吨的重量。


  

   ——TBC——

  



  

  


  


  

  




  

评论(17)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