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

Summary:中魔法的蝙蝠侠陷入无尽的沉睡,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真爱之吻。英雄们认为超人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Chapter.6


  “你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爱之吻吗?”


  Clark回过头:“呃,我们都爱对方?”


  Zatanna摇了摇头。“不是的。”她说。


  Clark茫然地看向正义大厅的窗外,看着鲜红的夕阳点染整片天空。


  “就像他离开我的那一天,”他想,“这样的景色。”


  “我问你,睡美人的那个吻,是真爱之吻吗?”Zatanna说,同时也一样眺望着远方。


  Clark显得有些迟疑。“我觉得,这只是童话,说明不了什么。”


  “不,Clark,童话也有它们自身关于爱的观点,”她轻声说,“而你需要思考的正是这个。换句话说,你觉得王子爱着睡美人吗,当他吻她的时候?”


  Clark仍然困惑但接受了。他只是为了将Bruce唤醒。


  “他不曾认识她,她也一样,”Clark缓缓地说,“也许———并不。”


  Zatanna开始微笑:“睡美人的容貌吸引了王子。每个人都会被美所吸引,甚至为之倾倒,但爱远远不止这些。”


  “皮囊只能给我们短暂的迷恋,而相爱是两个灵魂之间的共鸣。”


  “所以,”Clark接过话,“那不是真爱之吻。”


  Zatanna点头:“可你们不是这样的。”她接着说,“然后,在另一个故事里,贝儿遇到了外表狰狞丑陋的野兽,她却看见了那副躯壳下,一颗温暖美丽的心灵在闪烁。最后,在野兽即将死去时她吻了他,并告诉他她爱他。”


  太阳沉了下去,深紫色的夜空边缘露出一点黯淡的光。Clark的手指滑过玻璃,思绪逐渐缓慢而深沉。


  他被诅咒了,被赫米尔人施下几乎不可逆转的咒语,只是为了不让负伤的自己和敌人正面冲突。


  这是超人的错,也是Clark的错。超人不理解他的想法,Clark则没能在他离去时拦住他。


  “我们是相爱的,”Clark低语,“就像贝儿和野兽,但我失败了。为什么?”


  Zatanna沉默并摇头,然后说:“这是你们的故事,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


  Clark没再说什么,他转身,朝Bruce的方向走去。


  尽管听不见呼吸和心跳,他们灵魂间的呼应永远都能为他指引那个人的方向。





  Bruce睡着了。


  他小心翼翼地把Bruce抱在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


  “真奇怪,”他嘟囔道,“明明身材看上去没多夸张,居然有这么重。”


  Clark回到原来的地方,Zatanna已经离开了。夜幕已然降临,明月在天空的角落柔和地散发着光芒,一片灿烂的星河则在他们的头顶璀璨闪烁。


  Clark坐了下来,仍然搂住Bruce,“你要是能睁开眼睛看看就好了,”他说,“这样的夜空可不是每天都有的,我想哥谭的晚上应该没什么晴天吧。”


  “我记得我每次去找你的时候,那儿几乎都在下雨,你就站在滴水兽上,淋着大雨,朦胧的水汽氤氲在你身边。”


  他半晌没说话,然后低着头,看着怀里的人,口中轻轻喃道:“我该怎么办,Bruce,我到底该做什么才是正确的?”


  周围光线暗淡,Clark也仍能看见Bruce沉睡的面庞,细密的睫毛,以及那曾经吻过他的双唇。


  于是他将脸紧贴Bruce的额头,在他耳边温柔细语:“你不回答我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和你聊聊,我们真的好久没有这样安安静静地独处过了。”


  “Diana他们最近都很忙,因为他们觉得必须解开咒语,所以大家都在为去赫米尔人的星球做准备。而你带回来的时空转换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他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的初衷不是这样的,但如果你醒不了,我们也许就只能开战了。”


  事实上,联盟的确有这样的打算。既然敌人已经伤害到了自己的成员,那就没有理由再保持沉默。然而这又是相当不安全的计划,正义联盟同样也不能拿地球的安危冒险。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开咒语。但是———”


  他的眼中流露出柔情:“这又不仅仅是为了联盟,Bruce。”

  

  “Diana,Jason,猫女,Zatanna,他们告诉我了许多我曾不知道的东西,还用一些,是过去的我不以为然的,可如今却是弥足珍贵的。”


  “其实那天你第一次遇到我,是在我弯腰的时候看见了我的脸,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然后才选择接近我,试图找到一些关于这个可疑的外星人的情报,是吗?”Clark笑起来,“其实这些我都知道,但我永远也不会告诉你。就像我也不会让你知道,你一直伪装出来的冷漠模样,把我赶走时的恶劣态度,这些,”他的笑容依然挂在脸上,声音却哽咽了一下,“其实我一点都不讨厌,真的。你永远都是这样,一边凶巴巴地跟我争吵,一边帮我包扎伤口的动作却那么轻柔。”


  Clark抬头看着星辰漫天的夜空,云层之上深远的宇宙,此刻正映照光年外笼罩着柔光的行星,散发出神秘的色彩。深邃与美丽,他想到了Bruce望着他的眼眸,带着深沉的温柔。


  “我爱你,无论你是否已经离我远去。”


  Clark低下头,同时感觉眼眶带着炽热的温度。


  


  火光炙烤着Bruce裸露在外的皮肤,在他的脸上投下阴影。


  爆炸带来的耳鸣还未消失,飞船就在不远处,却仿佛永远都无法到达。


  事到如今,他已经开始考虑遗嘱的事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他的身体早就不听使唤了。


  每走一步,他的双腿都会越沉一分,直到像拴在犯人脚上的脚镣,几乎是寸步难行。他的意识也在丧失,双眼所见逐渐模糊成一团,嗅觉完全失灵了。


  他的身体机能正在以可怕的速度退化。Bruce清楚这一点。


  他看了看手里已经难以认清的法器,这是他刚刚从神庙中得到的。赫米尔人果真如自己所调查的一般,只对超能力有所反应,像他这样的普通人,自然视而不见。


  Bruce定位到神庙的位置,穿过层层戒备,找到了刻着符咒的圆形法器。


  “幸好他没有来。”这是Bruce在看到那些数量惊人的外星部队后所想到的。“以后也绝不能让他靠近这颗星球。”


  Clark在那一战里伤得太重。他有钢铁之躯,从不像自己这样时时受伤,可以忍受和控制痛苦。所以,一旦真正肋骨断裂,五脏六腑皆震得出血,就反而愈加脆弱。


  Bruce拖着他,一路开飞船狂奔到孤独堡垒,将他送进医疗舱里。


  此时Clark已经陷入昏迷了,生死未卜。Bruce不放心,就在医疗舱旁靠了一整夜,并在他脱离危险后一点点擦去Clark身上的血迹。


  直到他感觉视线模糊,连血液都快冻成冰的时候,一只手轻柔地环住他。


  “你好冷。”Clark声音颤抖。


  废话,Bruce在心里说,这里可是北极。


  立刻,Clark就将他抱起来,不顾他的挣扎反抗,飞上了天空。


  “你不能一直呆在这儿!”Clark叫道,“你很糟,我看得出来,你需要好好休息!”


  Bruce本想再争辩几句,却觉浑身脱力,只得有气无力地说:“……你的伤还没好。”


  Clark一听就怒了:“你还关心我做什么?你自己的脸色比我还差,活像个死人!”


  于是,Clark把半昏迷的他送回了韦恩庄园,顺便帮助Alfred处理了Bruce的伤,并在确定了他发烧后,仗着他虚弱无力,硬是亲自给他喂了药。


  在Bruce满脸愤恨的躺在床上后,他又发现Clark仍一本正经地坐在他床边。


  “你想干嘛,留宿吗?”Bruce身心疲惫。


   “你睡吧,”Clark帮他提了提被子,“你睡着了我再走。”


  Bruce没再说什么,他不是不想说话,只是实在没力气了。


  意识朦胧时,他隐约感觉到有个温热的东西贴在他的额头,同时耳边轻轻呢喃一句:“晚安。”


  Bruce感谢他在退化时,大脑是最后一个失去机能的,这样,他还可以在为时不多的生命里找到一点可以支撑着他向前走的动力。


  他失算了。在他离开神庙的那一刻,原本暗淡无光的法器上突然迸发出耀眼的光芒。接着,所有的赫米尔人都感应到了这股强大的力量。


  逃亡的时候,他想尽办法藏起法器的力量,却始终无用。他还要一边跟这些战斗力惊人的外星人搏斗,一边返回他的飞船。


  可是这谈何容易。当有一个赫米尔人将一种奇怪的光芒照射进他的胸膛,周围原本正在朝他发出攻击的赫米尔人都停下了动作,以一种毫无感情的目光看着他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这时,法器上的光也消失了。


  现在,他只是想把法器带回到正义联盟。


  “再等一会儿,一会儿就行了。”他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但片刻后,汗水也不再分泌了。他的双腿几乎完全不能动,木头般没有知觉,眼皮仿佛有千万斤,沉重地抬不起来,视野中的雪花点越来越多,眼底也一阵阵的发黑。


  死亡是缓缓到来的,它会一丝丝抽去你生命的象征,还会残忍地让你感受这个过程。Bruce已经难以呼吸了,好像有一双大手死死掐住他的喉咙,窒息的感觉涌上来,彻底让他失去思考的能力。


  这个身体早就没有时间观念了。Bruce感觉自己就这么不停地走不停地走,全身正从一个人变成一台报废的机器,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头。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找到飞船并坐到驾驶舱里的,也几乎凭着所剩无几的知觉启动了自动驾驶模式。无法思考,无法感知,他在心跳彻底停止前,唯一一个念头就是:


  “终于保护了他一次,真的太好了。”




  Bruce一步步向前走,繁星倒影在地面上,仿佛在银河中穿梭。这里是正义大厅,却又不是平常的那样。


  他能感觉到一种熟悉的,可以令他安心的气息萦绕在周围,却看不见。


  “有人吗?”他大声喊道,但除了空荡荡的回声外没有任何回答。


  Bruce觉得,这也许是死后的世界。


  但这副身体又太过真实,真实到让他感觉自己还活着,完全没有灵魂的虚幻。


  还有,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是什么?


  Bruce想不出来,又无事可做,只好坐在地上胡思乱想,比如联盟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收到他付出生命带回来的法器,又或者头脑一热要跟赫米尔人开战。


  想到这里,Bruce立刻觉得心里一紧。没了他,这些家伙更是毫无胜算,一股脑地冲去肯定要完,他们应该意识到敌我实力的差距,主要研究法器的神力才对……可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吗?


  Bruce越来越不放心。他之前为了能独自行动,向所有人隐瞒了这件事,否则联盟是绝对不可能同意他牺牲自己的。然而这样,就不会有人知道他的计划了。至于猫女,他并不觉得她会为了自己特地跑去正义大厅告诉联盟真相,况且她也算是罪犯,他们也不会相信她。


  这样一分析,一些不确定因素就浮现出来了。可再想想,却又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件事。


  Bruce焦躁不安,弓起身子,前额搭在膝盖上。


  他的确不能死。不光是因为联盟。


  Clark……当他看到他的尸体的时候,是什么表情呢?


  他已经,说了很过分的话了,Clark肯定已经恨他了。


  Bruce苦涩地咧了咧嘴角。让他恨自己,这是Bruce曾无论如何都不愿做的。但现在,他却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


  他最好就这样一直恨下去,把自己当作一个无情的混蛋,永远都不原谅他。


    至少,Clark可以不那么难过。恨一个人总是比接受一个爱的人死去要容易得多。


  不知过了多久,Bruce感觉脸上一凉,伸手去擦,发现是湿的。他愣住了。


  我哭了吗?他眨了眨眼睛,却发现那并不是他的泪水。

 

  流进嘴里,带着咸涩,这的确是眼泪,然而同时有一种沉甸甸的悲伤,随着这泪水一起流进他的喉咙。


  他的呼吸紊乱起来。那份温暖的熟悉感围绕在他身旁,像一双臂膀把他环在怀里。


  “……是你在哭吗?”Bruce颤抖地说,“Clark?”


  回答他的是一个吻。


  毫无征兆,却又意料之中。


  沾着泪的湿湿的感觉,轻柔地落在他的唇上,一如过去无数次那样。


  Clark就在这儿,他已经可以确定,尽管他看不见。


  “Clark,Clark……”Bruce伸出手,试着去触碰无法触及的气息。


  渐渐地,在他发现自己终于是不能再碰到他时,眼泪也不受控制地冲出眼眶。

  

  他又一次错了。他错认为Clark一定不会为他悲伤,又错认为自己可以毫无留恋地离开他。


  现在,Clark明明就在他身边,却因为他们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而相隔万里。


  Bruce从来没有这么想活着。他仰望着星空,一只手奋力朝上抓去,就好像溺水的人想要冲出水面。


  当有人紧紧握住他的手时,他瞪大了眼。那人带着他向上游去,一点点接近明亮的水面。


  Bruce猛地吸进一大口气,光明一下子涌进双眼。


  那只手仍然紧握着他,仿佛永远都不会放开。


  Bruce转头,对上了一双湛蓝的眼眸。


  “Bruce……?”Clark不确定地叫道。Bruce看见他的睫毛上还坠着泪珠。


  “嗯。”他笑起来。


  Clark像是惊醒了一般,猛地把他抱住:“Bruce,我以为,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

  

  他两眼泛红,浑身抖个不停,瞪大眼睛盯着Bruce的脸,似乎在确定自己没有做梦。Bruce被他这副傻乎乎的模样逗乐了,见他要开口,便说:“你先别说话,我要问你———”


  Clark看见Bruce的表情变得严肃,立刻闭上嘴。


  Bruce的目光扫过对方的轮廓。他是真的,太久没有好好看看他了。


  “你愿意再吻我一次吗?”他缓缓地说,却在下一刻被对方用唇堵上了嘴。


  “当然,Bruce,我早就回答过了,”片刻后,Clark松开他,并轻轻吻在他的嘴角,“我会吻你,千遍万遍,只要你愿意。”


  

  —The End—


评论(31)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