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batfamily】哥谭市没有什么新闻

Summary:当犯罪巷不复存在。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Notes:给Jason,没有cp。



01.


  Jason这辈子的第一个生日是在韦恩庄园过的。


  “wow,”他呆愣地看着眼前巨大而且精致的蛋糕,“这是,给我的?”


  “没错,”Dick说,“我和Bruce一起选的,喜欢吗?”


  Jason慢吞吞地点头,抬眼去看Bruce,对方也看着他。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


  “那有什么,生日只是个日期,有它不过是人们想找一个理由来开心一下自己,”Dick摆手,“Jason,你最快乐的日子是哪一天?”


  “成为罗宾的那天。”Jason脱口而出。


Dick立刻笑了:“果然还是Bruce最了解你——一年前的今天,你的第一次夜巡。”


  Jason又一次看向Bruce。


  “谢谢。”他小声说。


  Bruce仍没说话,眼中却闪着难得柔和的光。


  “好吧,让我们开始吧,”Dick给蜡烛点上火,“我去关灯。”


  Dick的脚步声远了。Jason觉得必须得说点什么,但对方先开口了。


  “很抱歉,自作主张给你定下了生日。”Bruce说。


  Jason只觉得胸口一紧,半晌缓缓地说:“没关系,我很高兴。”


  那人小声嗯了一声。Jason第三次朝他望去,黑暗中看见他眉眼间淡淡的笑意,蜡烛的火光在他蓝色的眼睛里闪耀跃动。


  Jason猛地低下头,呼吸紊乱。


  Dick回来了,站在他的身边。“闭上眼睛,”他笑着说,“否则就不灵验了。”


  Jason闭眼,感觉心跳声愈加清晰。

蜡烛微弱的热量传到他的皮肤上,温暖却如此强烈。


  “许个愿吧,Jason。”


  Bruce的声音。Jason觉得好似有一阵温热轻柔的水流淌过他的胸口。


02.


  这里曾有一个巷子,不算宽,但足够老旧,角落里有两个并排垃圾箱,里面的垃圾已经堆到了外面。


  这里有Bruce难以忘却的气味,潮湿、发霉的气味,灰尘的味道,还混着腐烂的臭味。它们都足以令他恶心、窒息,但他忘不了。


  他甚至记得,沾染了血液的珍珠是如何散落在地上的污水里,枪声是如何回响在两边破旧空荡的楼房间,再传到他的耳中。


  这里是他噩梦的源头,却又十分戏剧化的,使他找到了前进方向,两次。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里最可怕的是它不再是犯罪巷。现在它被彻底毁灭了,成为一个阳光可以照进来的地方,干净又干燥,两边出现了餐馆和花店,尽头通往一个私立小学。


  一切都颠倒了,如同他的噩梦一般。它本不该有任何的欢声笑语。它只是一个,藏污纳垢的鬼地方——


  “抱歉,抱歉,我会帮您安回去的,蝙蝠侠先生,求您别送我去警察局——”


    一个改变了他两次的地方。


  “一根撬棍?你只用了这个,就拆了蝙蝠车的轮胎?”

  

  “是啊,这花了我一点时间,但总之,不算难。”


  男孩站在泥泞间,使他惊异地瞥见隐藏在污垢与黯淡的掩盖下的一抹狡黠,从如某种野兽般耀眼又极具攻击性的翠绿中一闪而过。


  犯罪巷,如同它的名字一样,这里曾有许多起可怕的犯罪发生。有关它的新闻常常登上当天的报道,供人唏嘘感叹。


  但从今往后,它不会再出现在任何的报纸上。它的罪孽已经被终结,被光明与美好取代。


  从大的方面来说,整个哥谭市又如何不是这样的?上帝似乎发现了这里是他忘记打扫的橱柜,于是他拨开云层,光亮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哥谭现在被打扫的干净,那过去堆积的血液,连同他的回忆一起,被埋葬在过去。


  

  03.


  “就这样走了,真没关系?”Jason摸了摸通红的鼻子,瓮声瓮气地说。


  Bruce身上还穿着参加宴会的西装。


  “没人能管我什么时候离开,我并不想在那里浪费一个美好的夜晚。”


  Jason点了点头,感觉心中有一点淡淡的甜蜜。


  “走吧。”Bruce推开门,Jason跟着走了出去,一脚踩在厚厚的雪上。


  哥谭这个时候永远是湿冷。Jason的感冒还没好,鼻腔里充盈的冷空气令他实在不舒服。也许前几日他会一直嘟囔抱怨,但此刻他不在乎这些。


  “我们正在一起,不是夜巡也没有工作,”Jason想,“而他觉得和我呆在一起更开心。”然后他使劲把一串傻笑压回嗓子里。


  他们走到灯红酒绿的商业街,人群立刻多了起来。两旁的餐馆与礼品店的橱窗里透出温暖的橘黄灯光。


  “别走丢了,跟紧我。”Bruce拉住Jason的手。


  Jason立刻有点呼吸不畅。


  他摇摇摆摆,脚步一深一浅。他看见一个个与他擦肩而过的攒动的人影之中,男人高大的背影,并正拉着他穿过汹涌的人群,来到他的身边。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Bruce回头。


  “我……”他顿住了,目光扫过那些商店。


  这里是他曾无法触及的世界,干净,繁华,店门上挂着的丝绒和空气中的香水。他的喉咙哽住了。


  “我没有什么想要的。”最终他说。


  Bruce没再说话。也许他觉得是Jason还没有想好,但事实上Jason知道什么才是他需要的。


  当他去翻垃圾桶的时候,他想要找到一点剩下的食物,当他满脸是血趴在地上的时候,他想要有个人拉他一把,当母亲重病的时候,他想要足够的钱去买药,当他去偷去抢而被打断腿的时候,他只是希望,谁来给他一枪,让他彻底踹开这个操蛋的人生。


  Jason深深吸一口气,感觉雪花吹拂到脸上,又被他正在灼烧的情感所融化。


  他开始观察那些细密洁白的雪粒,飘洒在屋檐上,融成一片闪亮的雪光,犹如姜饼上的糖霜。车轮压过雪地的沙沙声,店门开关时响起的铃铛声,耳畔响起一串欢快的说笑声,都与夜晚柔亮的灯光交织在一起,从他身边缓缓流过。


  他突然希望可以就这样沉溺在这片迷离又美丽的幻象,和Bruce一起。


  “你冷吗?我们可以先去吃饭……”话音戛然而止。Bruce转身,叹了口气。


  “哭什么……”他皱眉,看见男孩泛红的眼眶,“别哭了。”


  Jason摇摇头:“我冷。”他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他不知道这时Bruce在想什么,但看见对方站在他面前很久,只是注视,他就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很难看。


  “那走吧。”Bruce终于只是这样说。


  “走……”他在心中默念,“我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



  04.


   哥谭不再有新闻。


  它现在是干净和洁白,连一点旧时代的痕迹也不曾留下。


  血污,恶臭,谋杀,肮脏的交易,从这里走出来的人必然不是好的,是需要被清除的。


  “我的父亲,在酗酒过后就会失去理智,将生活中的怨恨变成暴力,实施在家人的身上;我的母亲,因为生活环境的问题染上疾病,痛苦地过日子,而当时并没有人愿意救治她。她最后走了,趁着我不在的时候一个人走了,连一张纸条都没留,等我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没有人了,空荡荡的好像从没人来过。”


  干净了,那个瘦小的身影也跟着不见了———


  “我,我当然会恨,但不是恨别人。是不公的世界让我们这样的人挣扎在泥泞间,每次朝有光的地方走一步,都会被剥下一层血肉。”

  

  因为Jason Todd是一个浑身污秽,诞生于阴暗与罪恶的角色,于是他被当作旧时代抹除,被文明人摒弃,以及,被自己抛弃。


  Bruce第一次觉得阳光竟是惨白的,一时间遮住了他的双眼,刺痛他的神经,令他脚步虚浮,难以站稳。


  “先生,您想买枝花吗?”


  Bruce低头,恍惚地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


  “为什么是白玫瑰?”他听见自己问。


  买花的孩子愣了一下,答道:“因为很多人都喜欢买这种花。白玫瑰的花语是纯洁,所以人们愿意把它送给他们重要的人,祝福对方的心灵永远纯洁美丽。”


  Bruce给了孩子钱,玫瑰就被递到他面前。舒张的花瓣雪白无暇,纯净的那么好看。


  父母遇害的地方消失了,曾与Jason相遇的地方也消失了。

  

  原来人死后,哪怕是一点点痕迹也无法在这世上留下。

  

  他转头,最后看了一眼犯罪巷,确定再也找不到任何曾经的模样后,毫不留恋地离开。


  他知道自己必须回去,因为他想把白玫瑰送给一个人。尽管风云变故,叶落归根时只剩下一方沾着灰尘的坟墓。


  没有了Jason后,哥谭市也没有了新闻。


  05.


  “许个愿吧,Jason。”这是Bruce的声音。


  Jason觉得好似有一股温暖的水流流淌而过,一个埋藏心底的愿望瞬间呼之欲出。


  他在黑暗中忍不住甜蜜地微笑,又庆幸昏暗的光线隐匿了他上翘的嘴角。


  “我想永远和我的家人在一起。”


  他轻声在心里说,然后吹灭了蜡烛。




  The End


  

  

  




  


  


  




  





  



评论(6)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