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未读信息




Summary:Bruce离开后,Clark在他的邮箱里找到了五十封语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Warning:Clark和Lois已婚。



Chapter.2



  “Clark?”


  一只冰冷柔软的手抚上我的脸,食指抚平我的眉心,拇指摩挲着我的嘴角。


  我闭着眼,躺在床上。


  “妈妈。”我想。


  我今年七岁,住在堪萨斯的一个小镇里,我去上学,然后和学校里的恶霸打架———我推了他,他至少滚出去三米。他也打了我,老师却决定找我父母谈谈。


  肯定会有人责怪我,不管是老师,对方家长还是我的父母。我自然非常气愤,直到夜晚睡觉前还无法平复。


  于是Martha决定来看看她的儿子,哄他睡觉。


  她从额头开始,一点点抚摸着我脸上的皮肤,描摹眉眼的轮廓,饱含母亲深深的爱意。我紧闭双眼,意识逐渐飘离。


  Martha的手不光滑,有一层干活时留下的薄薄的茧,却仍然柔软舒适,令我安心。


  我爱她。这种感情来得突然又强烈,逐渐膨胀,然后填满我的整个心。


  “答应我,珍惜你爱的人。”一个久远的声音穿越时空传入我的耳中。

  

  我睁开眼,看见黑暗中卷曲的黑发,美丽的栗色眼眸中闪着复杂的感情。看见我醒了,她的手立刻从我的脸上离开。


  “……Clark,”她说,“Clark,你在哭。”


  我抬手向脸上摸去:“抱歉,Lois。”


  “你不用道歉,亲爱的。”她平静地说。


  我从床上直起身体,伸手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


  Lois站起来走到门前:“我去给你倒杯水。”她开门出去了。


  安静裹挟着我,我在黑暗中垂下头,捏紧手中的药瓶。


  我无法思考,思绪混沌不清。我拧开瓶盖向手心倒出两粒药片,感觉有什么东西击中了我。


  “Bruce。”我轻声念出这个词,每一个音节都让我感觉胸口扎进一根细针,随着吐字与呼吸隐隐作痛。


    Lois的开门声打断了这些,我抬头,看见她睡衣的肩带滑落下来,窗外的微弱光线在她光滑的肩膀上反射出晕染的柔光,半边脸庞藏在阴影里。


  她将手里的水递给我,然后动作缓慢地坐在床上。我灌下药,感受冰凉的水流经胸膛。疼痛转轻了。


  我转头看向她———这个曾在婚礼上与我交换戒指,愿意将自己的后半生交付于我的女人,躺在床上,平和地望着我。而我却没有一丝一毫被注视的感觉。


  茫然的恐慌使我的心脏猛地缩紧,我俯下身子,手指伸入她的黑发,淡淡的香水味从发间弥漫出来。


  (这个我发誓要给她幸福的女人)


   “我没有那么了解,Clark,甚至是你,”Lois微笑,“但如果有一天,你打算告诉我你的事了,我向你保证,我会听着。”


  我无力再说什么,就像我无力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Lois闭上眼睛,将头靠在我的胸膛上,不再言语,她冰凉的体温传到我的身上。我将目光投向她,看着她闪着亮光的黑色眼睛。


  “她曾经是这样吗?”我问自己,但我知道答案。Lois·Lane从来都是一个独立自傲的女人,她可以为了普利策奖前往任何危险的中心,也可以为了维护真相当着上司的面撕了稿子。热情、张扬、对工作的热爱,以及流淌在血管里的冒险因子,都是她吸引我的地方。


  可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昂起高傲的头颅,转而围上围裙,为了生活中现实的琐事所费心。


  Lois原本的一面被改变了,因为我。她被婚姻所改变,却扭曲了原本的模样。


  因为我。她爱我。


  疼痛再次找上了我,这回更加强烈。我将头靠在她的胸口,右耳紧贴着去听她平稳的心跳。


  Lois闭着眼睛,她的长发盖在脸上。


  耳麦握在我手里,它挤压着我的手心,使我无法忽视它的存在。我突然觉得真正被握住的是我,它是个抉择,掌控了我的命运。


  于是我抬起手,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_时间:1月4日     _邮件类别:语音

    

  _时长:15:23      _收件人:Clark Kent


  _邮件状态:未送达



    “……一年过去了,我的思绪却似乎依然停留在上个圣诞节。”


    “感谢所有人。我的战友也是我的家人,这是令我最为欣慰的事。当我看到你们在散发着甜美气息的圣诞夜有人相伴,不再孤独一人,我想自己也会不再因为父母而悲伤。”


  “尤其是你,Clark。我真的很高兴,看到你约了你心仪的人一起共度晚餐,桌上还插着一枝玫瑰。每到这样的时刻,你的笑容总是十分耀眼,甚至比你作为超人的时候更加具有感染力。褪下神祇的外表,一颗凡人的心使你变得温暖和另一种强大。”


  “我从前未曾见过你这样的表情,但现在我懂了,这是爱情的魔力。”

  

  “而今天,你告诉我,你终于要订婚了。”




  “伴郎……”Bruce看向我,“我吗?”


  “是的,”我说,“我想让你在我的婚礼上致辞,作为我最好的朋友。”


  Bruce没有多犹豫就同意了,我相信这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事,毕竟一个大公司的总裁,想必对于在公众场合发表演说根本不在话下,更何况只是一场婚礼。


  结果,几周后我再来蝙蝠洞拜访,就看见Bruce正背对着我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纸。


  “我的朋友,Clark,他总是充满正义感,善良而且富有勇气,这是一个记者所需要的最好的品质,更重要的是,始终忠诚于真相,我确信这份责任感也将会被带入一个美满的婚姻……”


  这地方真空旷。我当时突然冒出的就是这样的想法,因为他正儿八经的声音像被放大好几倍,回荡在整个蝙蝠洞,更有悠长的回音——


  “不行,”接着声音突然从某个慷慨的演讲变成了低沉的嘟囔,“不行。”


  我忍不住笑出了声。Bruce回头看了我一眼,不带惊讶。


  “你这是……”我说,“准备发言稿吗?”


  Bruce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又把头转了回去。


  我走了过去,看见桌上堆着的一叠写满字的纸。


  “那些都是不要的,别看了。”Bruce说。


  尽管如此,我还是看了好几眼。Bruce有点不高兴地拿过去,揪成一团,随便扔在脚边。


  “这些都是你写的?”我的目光始终停在那些纸团上。


  Bruce毫无意义地盯着手上的稿子:“就是这样,超人。谁让你要结婚了呢?”


  然后他故意大声念起来:“这是一个连对树上的小猫都会施以援手的男人,他愿意友善对待所有事物,这些美好的品质始终吸引着身边的人……”


  “打住,”我说,“你像是在给我开表彰大会。”


  “我就知道。”Bruce皱起眉,伸手就要把稿子揉成纸团。


  “等一下,”我叫住他,“其实你写的还不错,真的,能再读给我听听吗?”


  Bruce不说话了,那对好看的蓝眼睛定定地平视着我。我不知道此时他在想什么,却莫名觉得心脏紧缩。


  我的目光扫过Bruce没有戴面罩的脸,鬈曲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阴影,无色紧抿的双唇和下颚的胡茬,立刻就有一种突如其来的吸引力牵扯着我的思绪。


  我依然看不出Bruce的眼神是想告诉我什么,直到他闭上眼睛,又睁开,叹气,然后在我耳边响起熟悉轻柔的嗓音。


  “当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并未给我留下好的印象,相反,我有时会觉得他过于冲动,没法做成大事,而普利策奖证明我错了,之后我在一次袭击中看见他满脸是灰,努力支撑起一块钢筋裸露的水泥,保护自己身下的几个小孩时,我的判断就更加错的离谱。他愿意用自己所能去拯救,这无关乎他的力量大小,而是一种对生命的热爱。”


  “我很荣幸能成为第一个与他共同走过艰难时期的人,开始走进他的生活,看着他一点点的成熟起来,解开自己的心结,逐渐接纳身边的一切。从原本的迷惘无助到现在,有这么多人愿意爱着他,陪伴着他,我也就不用再为他操心了。”


  “Clark值得最好的人去爱他,尊重他的每一次选择,愿意为他经受磨难,在所有人都背弃他时站在他的身边,直到头发花白,与他共立黄昏,岁月静好。我想他一直在等,直到他生命中的天使出现,他们会走到一起,只因为这份冥冥之中的注定,让一方找到另一方,让彼此更加完整。”


  手上的纸突然掉落在地上,Bruce有点迟钝地正要弯下腰,我就先将它捡了起来。


  “算了,反正都不要了。”他的语气轻松,“我知道其实写得很糟。”


  “没有,只是,你完全偏题了。”我轻声笑起来。


   Bruce把椅子转回桌前,轮子骨碌碌滚过地上散落的纸团。


  “我马上要工作了,你要是没事就走吧。”他说,“婚礼我会去的。”


  我突然笑不起来了。有些僵硬地走出几步后,我回头,看到Bruce也在注视着我。瞬间,一种奇怪的冲动猛地涌上心头,嘴一开一合却终究默默无言。


  这就好像,越深刻的感情越无法用语言表达一样,我不能说出口,只是我还不了解自己,也不够了解他。


  他坐在那儿,两手交叉放在腿上,双肩垂下,蝙蝠洞里电脑的亮光在他背后映照,使他静默的身影像一尊雕塑。他脚边的纸团仍像垃圾一样安静地躺在地上,即将被彻底地丢弃。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这份凝视的目光里,有温柔,有坦然,还有似是一闪而过的眷念。


  “走吧,”他说,“再见,Clark。”









  “……所以,我只是想告诉你,很多事情尽管有些事使我们失去了一些,却依然是最好的结果。”


  “人生就像一段火车上的旅程,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两手放于膝上,看着火车停在一个站台,人们上上下下,有的与我擦肩而过,有的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而有些坐在了我的旁边,对我说:‘嗨伙计,很高兴见到你。’然后他们会在下一站,或是下下站下车,继续他们自己的生活。”


  “所以,何必紧抓过去不放,忽略现在所拥有的?让遗憾就停留在记忆里,总有一天它会成为过往烟云,随时间消散。”


  “最后,Clark,我在这里提前向你致以祝福,愿你之后的人生,能和Lois一起度过,不留下任何遗憾。”



  

  Lois从身后抱住我,她柔软的胸脯紧贴着,温热的体温传到我身上。这本是夫妻间最为亲密含情的举动,我却能感觉到她浓重的悲伤。


  我摘下耳麦,发现泪水已经浸透了枕头。也许是药效过了的缘故。


  我无法原谅自己,曾错失了那么多次,甚至直到我终于看到那副棺材时,我才意识到这一点。


  在天边已经泛起白光,黑夜将要结束的时刻,这一晚所有的声音也终于结束。我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又轻轻握住Lois的手,再一次回到堪萨斯州,回到Martha身边。


  

 


  TBC.


诚挚地向您证明我不是个混月薪的写手orz


欺骗自己现在还是星期六x


  

  


  


  

  



评论(26)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