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灵魂重组



 Summary:“打个比方,”Bruce说,“就好像你被迫和一个重刑犯用手铐铐在一起,然后发现钥匙丢了。”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Warning:不义AU前提下的主世界,非典型,正剧但不正经向,跨宇宙恋爱。神探蝙蝠侠与他的助手(x


cp是不义超Kal/主世界Bruce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Chapter.1

 她抠住自己的喉咙,迫不及待地开始呕吐。

 这是她的早餐,两只下水道里的老鼠,她用指甲戳进它们的肚子,用力一挤,不费多少功夫就清理掉了内脏。

 它们的皮肉有一半消化在胃酸里,一半则顺着食道涌了上去。

 她的唾液腺有点失灵,牙缝间总会滴落一些,不幸的是,这些牙齿并不普通,都是尖利的獠牙,于是这个毛病就更加突出了。不仅如此,獠牙常常会刺破她的嘴唇,而血液的味道会使得饥饿感扩大好几倍。

 现在正是冷清的时候,街道上人烟稀少,但仍有人夹着包穿梭在没有路灯的巷道里,同时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犬吠。这时,忽而闪现出一道光,投射在云层上,那只漆黑的蝙蝠如同神衹,朝天空伸开它的翅膀。她的瞳孔在瞬间缩成一条线,污浊的亮光在黑暗中迸发而出。

 生命,生命,有生命的地方必有鲜血流淌。

 她是野兽,狩猎是她的本能。
 



Kal的存在是这样被发现的——

 那天,Bruce腹部中枪,又没能及时处理,导致失血过多,意识模糊。可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首先没想到自己还能睁眼),他就躺在沙发上,伤口也被处理过了。听Alfred说,他是自己,开着蝙蝠车回来的。

 “这怎么可能?”Bruce立刻表示强烈的怀疑。

 管家看上去一点都不担心:“生命往往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奇迹。”

Bruce眉头紧锁,他努力回忆当时的情况,但却是一段完整的空白。

 “我当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怎么可能开车?还是在一点交通事故没出的情况下准确无误开回了家!”

Alfred挑眉:“您可以自己看看监控录像,就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了。还有,顺便一提,您从车上下来后,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你会做苹果派吗’……”

Bruce:“??嗯?”

 显然,作为世界第一侦探,Bruce当然不会放过这件离奇的事,在着手调查监控记录之前,他已经推断出好几个版本的阴谋诡计了,但事实就摆在眼前——那的确是Bruce本人,车也是他亲自开回来的,他甚至与Alfred颇为从容地谈笑风生了一会,然后自己给自己包扎伤口,最后若无其事地睡在了沙发上。

Bruce冷汗直冒。这段录像的诡异之处,不仅是他如何在重伤中做到这些。他注意到,画面里的那个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的确是自己没错,可从神情到举止,完全就是另一个人。

 “少爷,”Alfred走了进来,“Gordon局长似乎有事找您。”

  Bruce仍然觉得喉咙发紧,但Alfred的话使他不得不转移了注意力:“找我?Gordon?”

 “事实上,”Alfred说,“他联系的是Bruce·Wayne。”



 “呃,Wayne先生?”Gordon在电话里说,“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是这样的,我想请您帮一个忙。”

 “没关系,请说。”

Gordon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疲惫:“您方便帮我联系一下蝙蝠侠吗?就告诉他,我们还在老地方见面。”

 “当然可以,”Bruce说,“不过,你为什么不用蝙蝠灯呢?”

 停顿了一会,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这正是我要找他的原因——蝙蝠灯被毁了。”


 挂掉电话后,Bruce陷入沉思。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不是某个激进分子的示威挑衅,否则Gordon也不会特地来告诉他这件事。事到如今,Bruce只希望它没那么复杂,最好能早点解决,毕竟今天他已经受到很多离奇事故的刺激了。

 但在他去和Gordon碰面之前,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Bruce坐在他常坐的办公椅上,双眼扫过整个空荡安静的蝙蝠洞。

 他深吸一口气,心中快速掠过无数翻滚的思绪,然后清了清嗓子,郑重其事道:

 “你是不是想吃苹果派?”

Kal:“……”

Bruce正了正神色,接着说:“在我很确定自己的心智健全,绝不存在什么癔症或是人格分裂的情况下,我觉得你的存在是有可能的。并且我也认识几个魔法师,亡灵附身这样的事我并不是完全不相信的,所以,如果你真的存在,我想我们可以先好好地谈一谈。”

 “……这倒很有趣,”Kal说,“现在你的态度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了。”

 声音居然是直接传到Bruce的大脑里的。Bruce曾经的确对灵魂附身有所耳闻,通常是人的魂魄被某种力量——大多数是死亡,强制性抽离肉体后,会在很短暂的时间里无意识地飘荡,而灵魂本身会自己寻到最合适的新的身体,采取附身的方式暂时保住神魂,但如果没有找到真正合适的躯壳,用不了多久,灵魂就会彻底从这世上消失。

 亡灵附身这种事几率一般很小,普通的灵魂也会在一段时间之后自行从宿主身上抽离。然而真正麻烦的是,在此期间,被附身的人会有极大可能被夺取身体控制权,灵魂可以自由地行动。

 于是就引出了不少麻烦。如果灵魂只是想怀念怀念活着的感觉还好,要是有什么歹心,用别人的身体去杀人放火,那便棘手的不得了了。

 不过这跟Bruce基本上无关,平时遇上这样的超自然事件,直接交给Zatanna或是渡鸦就行,但这一次,情况特殊。

 “我认得这个声音,”Bruce缓缓开口,“你是超人?”

 “不是你们的超人,”Kal说,“如果你有平行宇宙的概念,我解释起来就会方便很多。”

 “我知道,”Bruce说,“但我之前并不相信,因为实在没有办法证明它的存在。”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平行宇宙是存在的,而我就是来自另一个宇宙的超人。我并没有死,但我的灵魂却脱离了我自己本来的身体,又无法解释地出现在你的身体里。”Kal的语调中没有透露出一点情感波动,他只是在陈述,Bruce觉得他可能先前已经在心里说过好几遍了。

 沉默了好一会,他才勉强把这段话消化了。

 “…好吧,”Bruce嗓音嘶哑,“反正今天奇异的事已经太多了,再加一个也无所谓了。”

 “那就再说一个,今天是我救了你,我控制了你的身体。”Kal说。

Bruce觉得有点头疼。他倒不是不能接受被附身,毕竟不是永久性的,真正麻烦的是,这位超人,可以时时看到他的一举一动,甚至控制他的行为。作为蝙蝠侠,Bruce实在很难相信一个来自什么平行宇宙的幽灵。他本来就有许多藏匿的机密信息,这样下来估计也被Kal看到了不少。

Bruce说:“你变成这样是不是有一会了?”

 “有段时间了,我一直在观察你,也一直在找回去的方法。”Kal说。

Bruce的心绪又乱了乱。

Kal接着说:“你可以放心,我对你的那些秘密没有兴趣,再说,我可是超人,你觉得我会做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吗?”

 “你在你的宇宙里也是选择保护人类的超级英雄吗?”Bruce反问。

 停顿了一下,他说:“是啊,我可是个非常善良的好人。”不知是不是错觉,Bruce总感觉对方正在笑。

 一阵沉默后,Bruce说:“我本来还有很多话要问你,但现在我还有事,等处理完了再说。我对你并没有任何恶意揣测,但也无法信任你。所以不管如何,我希望你能安分守己地当一个旁观者,等到了时间,你自然就会回去的。”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听见脑中响起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好啊。”

 “太好说话了,”Bruce想,“这个人太过冷静和悠闲了,一点也没有因为失去自己身体而恼怒冲动。”他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可异样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

 “另外,”这次Kal是真的笑了,“我的确想吃苹果派。”



 “Gordon。”蝙蝠侠粗粝的机械音响起。

 这位局长看上去有些狼狈,帽子歪了,眼镜上有一道裂缝,领带松垮地挂在脖子上。最近哥谭市发生了不少事,阿卡姆疯人院里的罪犯契而不舍地越狱,老城区出现危房大规模倒塌又死伤了几百人,更不要提几乎每年都要发生几次的银行抢劫,警察局可以说是忙得焦头烂额。

 “唉,我还以为你不来了。”Gordon说。

 “BruceWayne告诉我了,”Bruce说,“发生了什么?”

 “老实说,我也搞不清楚,你还是自己看吧。”Gordon一把掀开盖在蝙蝠灯上的黑布。

Bruce的目光立刻锐利了起来。

 只见那盏蝙蝠灯上,横着四道极深的抓痕,每一道都有一米多长。在那些抓痕中间,依稀可以看见一点暗红色的痕迹,像是血迹。

 “我几个小时前刚发现的,”Gordon说,“那时候血还没有干,说明作案人刚走不久。”

Bruce凑近去看抓痕,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蝙蝠灯的灯罩,至少也是两层特制的钢化玻璃,一般的子弹都打不穿。而如今,这股力量毫不费力地穿透了它,使得整块玻璃几乎碎裂,可见对方的强大。

 他的手指轻轻摸过其中一道裂缝,突然间目光一凝。

 “这里,”Kal忽然插嘴道,“血里似乎粘了一根毛发。”

 “我知道。”Bruce在心里说。他取下那根毛发,放在手上。

Gordon凑了过来:“是红色的?怎么会粘上这个?”

 毛发呈现出一种光泽的鲜红色,比人的头发还要粗一倍,由于之前在血里,一直都没有发现。

 “显然这不是人的毛发,”Bruce指了指抓痕,“那些也不是人干的。Jim,你通知我确实是正确的选择——我们可能碰上大麻烦了。”

Gordon点了根烟,问:“那你觉得,这玩意儿会是什么?拥有惊人的力量和利爪,还有坚硬的毛发……”

 想了想,Bruce一字一顿地说:

 “是野兽。”

 

TBC.

 
主线是悬疑故事,带一点推理


以及,影帝不义超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