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斯莱特林的守夜人 HPAU

Summary:身具超能力的巫师男孩Clark开始了他在霍格沃茨的学校生活,但这一切并不容易。随着一次次探索,他发现了隐藏在这座城堡深处的诸多秘密,以及一个只在夜晚出没的“幽灵”。 


Note:不那么美好的魔法世界,也许充满了暴力和阴谋。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楔子

 


 

  他默念道:“抛弃时间的人,时间也会抛弃他。*”

 


 

  他轻轻摩挲着刻在表盘背面的话,思索着,克制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情感。

 


 

  “他是对的,”他说,“但对我再也不管用了。”

 


 

  他走进了一个房间,一个连他自己也不知道的陌生房间,是霍格沃茨无数密室中的一个,这座城堡总有太多的地方是未知的,许多人便以探寻这些地方为乐,但通常他们都只会被错觉咒语和会动的楼梯送回原先的地方,很少有人真的可以走到某个密室里。

 


 

  但其实要找到那些密室的方法非常简单,你只需要闭上眼,完全跟着感觉走,在经历无数次撞墙后,你就会嗅到一种陌生的气味,是一种灰尘混合着古老时光的味道,那么基本上,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了。

 


 

  这种既蠢又有用的方法是他们俩一起想出来的,那会儿他们还是学生,还年轻,还是……朋友。

 


 

  他把将要涌入脑海的记忆浪潮堵在外面,让冰霜一点点冻上自己的整颗心。

 


 

  一面宽而大的镜子摆在房间的正中间,它积满灰尘,看上去暗淡而陈旧。他轻轻吹了一口气,灰尘便消失殆尽,留下的是闪闪发光的镜面,以及,镜中的人。

 


 

  “假的,”他这样说,却依然忍不住微笑,“但真假有时候没那么重要,这是你告诉我的,你还记得吗?”

 


 

  没有答复。

 

  

 

  “好吧,”他垂下眼睛,“我知道你始终不愿意和我说话,但是——我要去找你了,等等我,好吗?你会回来的,会回到我的身边,然后我们就像以前那样,我们可以一起……”

 


 

  “但在那之前——”

 


 

  “我必须——”

 


 

  他又一次摩挲着表盘上的那段话,然后抬起了手。

 


 

*语出莎士比亚

 


 

  Chapter  1.  新生入学——Clark·Kent

 


 

  8月27日.  芝加哥

 


 

  今天清晨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声尖叫划破了宁静,接着警察来了,拉起警戒线,赶走了围在一起讨论的群众。尽管他们来的很及时,然而拍照和录像的速度更快,短短一小时,已经传遍了互联网。人们开始恐慌,开始忧心忡忡,没有人喜欢打破常规,尤其发生的是坏事。

 


 

  当然啦,这其中最忧愁的要数警察局局长。

 


 

  Harold·Taylor,毕业于西点军校,在陆军步兵师担任指挥官,因腿伤退役,在腿伤奇迹般的好了以后,进入了芝加哥警局,43岁成为了局长。

 


 

  Taylor抓了抓湿透的毛线帽,淡淡地骂了一句脏话,十二月份的雪花摒弃其轻盈温和的传统,如暴风雨般浇了他一脸。

 


 

  像这种恶劣天气加班的机会已经多到不计其数,他能做的只有在心里牢骚一句,罪犯居然都他妈喜欢暴雨暴雪天在外面到处跑。

 


 

  他得赶去案发现场了。

 


 

  几辆警车和一群警察,站在雪地里,像千禧公园的雕塑。这配置有那么些不同寻常。

 


 

  “Hey,”Taylor咳了一声,“怎么回事?”

 


 

  向来啰哩啰嗦废话连篇的Peter探员奇迹的没有出声。他回过头,默默地看向Taylor,示意他向前。

 


 

  Taylor心里的不安顿时沉甸甸地压在心口。他注意到,不止Peter,几乎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十分微妙和呆滞,仿佛被吓住了。

 


 

  Taylor拨开人群,一步步走近,感觉喉咙一阵发紧,然后低下头,看见了那具从此以后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他原先以为是蜡像的——诡异的尸体。

 


 

  首先入目的是一片可爱的薰衣草色——那是衣袍的颜色,鲜艳跳脱,却沾满了污泥,像一张狼藉的床铺。他的动作,夸张无比,两条手臂似乎被高举过头,又用力过猛,拗断在后背。腿全部埋在雪里,双脚赤裸,遍布伤痕。

 


 

  这具尸体有着许多值得一查的可疑之处,但足足四十秒,Taylor依然无法将视线从尸体的头部移开,那张脸——那是一张快乐的脸。

 


 

  扭曲的,夸张的笑容挂在这种脸上,就这样,一直陪着他死去,直到他被火化。  唾液与鼻涕流满了他的整张脸,在冰雪将其凝固后显得令人作呕。双唇被颜料涂上鲜艳的猩红色,与属于死人的青灰色形成不适的对比。Taylor凝视着他咧开的大嘴,仿佛能听见他疯狂的笑声。

 

  

 

  (就像……)

 


 

  “我们无法查出死者的身份,”一旁的警员颤抖地说,“无法匹配……就像凭空出现的一个人。”

 


 

  “这怎么可能?”Taylor用力闭上眼睛,低吼道。

 


 

  “而,而且,”Peter结结巴巴地说,“更离奇的是,我们找不到任何致命伤。法医来过一趟了,他们用了那个,那个非常规仪器。”说出那个词令Peter脸部抽搐,仿佛是一个诅咒。

 

  

 

  Taylor猛地抬起头。他知道那是什么。

 


 

  “然后呢?”

 


 

  “没有,什么都没有,找不到致死原因,”Peter的声音变得扭曲,“就像被凭空抽走了魂魄。”

 


 

  Taylor沉默不语,按压那条曾经在战场上受伤的左腿,感觉到久违的痛楚正一点点蔓延。

 


 

  尸体渐渐被大雪掩埋,那双失去灵魂的眼睛很快就积满了融化的水。

 


 

  良久,他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低声喃喃道:“我们有大麻烦了……”

 


 


 


 

  8月25日.  伦敦

 


 


 

  Clark端坐在皮制的沙发上,Lex·Luther正在沏一壶茶。

 


 

  “部长先生,”Clark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对的,”Luther淡淡一笑,带着一点轻蔑,“这世上很多错误都是因为——那些人觉得自己是对的,这很常见,Clark,没什么好奇怪的。”

 


 

  Clark不置可否地皱了皱脸。

 


 

  “麻瓜和巫师根本不可能和谐相处的,不是吗?”他说,“我的意思是,在他们眼里,我们永远是怪胎。”

 


 

  几位巫师在昨晚发生暴/动,并试图将魔法世界暴露给麻瓜,让麻瓜知道魔法的存在。他们占据了地铁站,打算从那里开始,傲罗及时出现并逮捕了他们。

 


 

  “听上去有够荒唐,”Luther对他笑了一下,“人们总是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要是某样事物完全超出他们的理解范围,排斥总是必然的。让麻瓜相信魔法?真是愚蠢——要加点糖吗?”

 


 

  “一点就行,谢谢。”

 


 

“但是你不一样,我的孩子,”Luther将茶摆在他面前,“你的超凡脱俗是绝妙的,是一种天赋,我始终相信你会对这个不怎么美好的世界做出一些改变——无论是巫师的还是麻瓜的。”

 


 

  Clark努力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僵硬。他仍然无法认同,甚至理解对方已经强调多遍的天赋。事实上,他在一周前才刚刚确认自己的巫师身份。

 


 

  那时他正坐在桌边,看着母亲将苹果派刷上晶亮的糖霜,一阵轻快的敲门声响起,他去开门,屋内焦甜的香气被冲散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潮湿冰冷的泥土之气。

 


 

  “您好,先生,”Clark说,“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

 


 

  站在他面前,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轻轻笑了一下,他戴着一顶礼帽,双肩湿透了——“当然,亲爱的,其实,你能帮到我们的地方还有很多,我希望能和你谈一谈。我可以进来吗?”

 


 

  Clark看了看堪萨斯州放晴的蓝天,再看看男人被雨水淋湿的衣服,慢慢点了点头,一只手悄悄背在身后。

 


 

  “噢,谢谢!”男人显得毫无察觉,他高兴地摘下礼帽,将风衣挂在衣架上,一边说道:“伦敦的天气太糟糕了,刚刚还晴空万里,暴雨说来就来,即使是移形换影,也比不上它变脸的速度……”

 


 

  Clark费力地眨了眨眼:“什么?”他想,“移形换影……?”

 


 

  Martha走了过来:“亲爱的,是谁来了?”

 


 

  Clark尚未开口,男人便热情地迎上前去:“想必这位就是Kent夫人了吧,您好您好,”他鞠了一躬,“我叫Lex·Luther,魔法部的部长,我是来代替霍格沃茨校长向您的儿子递交一份入学通知书的。”

 


 

  堪萨斯州的小镇男孩使劲眨了眨眼,确定自己不在做梦。

 


 

  在他过去十一年的人生里,不同寻常的事便始终如影随形。他可以飞到空中,可以轻易碾碎几乎任何东西,可以透视,看见许多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甚至可以只轻轻一瞪便让一片草地着火。这是天赋吗?他从不觉得是,当他意识到自己竟与其他人如此不同时,他开始感到痛苦,如同抱住浮木漂荡在一片汪洋大海中。

 


 

  没有人可以理解我。过去,他是这么想的。但现在,这位看上去尤为和蔼的部长先生开始告诉他和母亲,他是一名巫师。

 


 

  “一位……什么?”Martha张大了嘴巴。

 


 

  “巫师!夫人,”Luther热切地说,“您的儿子如此天赋异禀,如果他不能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上学,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魔法界权威的巫师都会深感遗憾的……”他边说边从上衣里拿出一封羊皮纸的信,递给Clark。

 


 

  Clark看见上面有一块蜡封,一个盾牌饰章,由一头狮子、一只老鹰、一只獾和一条蛇组成,它们包围着中间的一个大大的“H”。

 


 

  他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羊皮纸,上面用墨绿色墨水写着: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校长:Kal·El

 

  (国际巫师联合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大魔法师)

 


 

亲爱的Kent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  Minerva McGonagall

 


 


 

  “这,这个是……”Clark结结巴巴地说。

 


 

  “没错,是入学通知书。”Luther点头。

 


 

  “请等一下!”Martha说,“……老实说,虽然您刚刚解释了很多,但我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这么,这么离奇的——”

 


 

  Luther保持着礼貌地微笑,从怀中掏出一根魔杖,朝着正摆在桌上尚未做好的苹果派轻轻一点,那些亮晶晶的糖霜便如同活了一般纷纷落在了面饼上,苹果派飘到了空中,晃晃悠悠地将自己送进了烤箱。

 


 

  “如何?”Luther问道。

 


 

  “哦……”Martha说。

 


 

  一个小时后,Clark拖着他的行李箱跟着Luther上了一辆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在路边的汽车,苹果派则被Martha切好装进了他的背包里。

 


 

  “电话在你包里,”Martha压低嗓门说,“如果这是个老骗子,打电话给我。”

 


 

  Clark点了点头,但事实上,如果真有什么危险,他也相信自己的超能力可以摆平。

 


 

  “学校9月1日开学,你8月31日就要坐上开往霍格沃茨的特快列车,而在此之前,你得买一些课本和装备。”Luther说。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部长先生?”

 


 

  “当然,孩子,你想知道什么?”

 


 

  Clark攥紧了拳头:“是不是,我这样的人在巫师的世界很常见———我的意思是,他们是不是都和我一样,可以做到一些常人办不到的事?”

 


 

  “是的,对于巫师而言,魔法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你可以将它比作电之于麻瓜。”Luther从副驾驶位置上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神秘莫测的笑容,“但是,我还要说,Clark,你身上的许多潜质是独一无二的,是无价的,哪怕是会魔法的巫师也难以相比———啊,到了吗?谢谢你Ronald,这就下车吧?”

 


 

 “什么?”Clark瞪大眼睛,“到了?”他刚刚光顾着听Luther说话,完全忘了看窗外的景色,但至少他能估计的出来,从美国堪萨斯州到达大西洋对岸的英国伦敦,他们只花了不到十分钟。

 


 

  “你会习惯的,Clark。”Luther笑呵呵地打开车门。

 


 

  接着他跟着Luther进了一栋看上去十分低调的房子,脚踩在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毛茸茸的地毯上,暗红色画着花纹的墙壁上挂满了中世纪的油画,而画里的人在看到他进来后都开始窃窃私语,有个带着褶皱帽子的女人甚至发出了一声怪叫。

 


 

  于是,Clark暂时把忧虑丢在一旁,开始对着周围的一切着迷般的研究起来。在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花了十分钟去看一只活蹦乱跳的刷子如何清洗各种餐具的情况下,Clark终于注意到Luther还在旁边等着他。

 


 

   “对不起……”Clark的脸开始涨红。

 


 

  “没关系,”Luther说,“还是那句话,你会习惯的。”

 


 

  在这之后,Luther请他坐在沙发上,当他们聊起昨晚的巫师暴动时,Luther说起了他今天已经重复了三遍的话———

 


 

  “你必须要善用自己的才能,试着给自己一点自信,Clark,你要知道,从来没有一个巫师可以做到不使用魔法而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和坚不可摧的身体,你独一无二的天赋毫无疑问会使你成为远超旁人的天才。”

 


 

  “如果我不想……”Clark小声说。

 


 

  “什么?”

 


 

  “没什么。”Clark低头掰自己的手指。

 


 

  Luther依然滔滔不绝地讲着巫师们暴动的事,他却再也听不进去一个字。

 


 

  我以为我们是一样的。他在心里说,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同类。

 


 

  Clark一直记得三年级的时候他把自己可以看见别人的骨骼和内脏以及用眼睛熔穿了铁门的事告诉了一个朋友,第二天他就得到了怪胎和妄想症这两个称呼,而在去植物园的学校集体活动上,一个高空坠物差点砸到他的同学,他徒手挡了一下,结果那东西碎成了粉末。Clark对此极为恐惧,这种恐惧不光来自于别人的排挤和异样的目光,也来自于他自己。这也是为什么活了这么多年,他一直未曾有过旁人一出生就有的归属感——“我也许不属于这里。”他常常会想。

 


 

  而现在,事实告诉他,他也同样不属于巫师。

 


 

  Clark想起了那个几乎被他忘光的背包,他伸进包里摸了摸,感觉到了一个沉甸甸的袋子,他知道里面装的是苹果派。他的心里忽然好受了一些。




 


 

Chapter 2. 新生入学——Bruce·Wayne

 


 

  他从盒子里找到了那支烟斗,装上烟草,然后点燃了它。这是他父亲的烟斗,有些年头,但被保养的很好,上面没有任何磕碰的痕迹。

 


 

  Bruce看着白烟袅袅而上,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手指轻轻按压在烟斗上,想象着那里曾留下过父亲手上的温热体温。

 


 

  然后他开始抽这支烟斗,把浓重的烟顺着喉咙深深吸进肺里,用上下牙紧紧咬住舌尖,让烟从鼻腔里出来。

 


 

  他像个瘾君子一样闭上眼睛,假装这很享受,一边在脑海里描摹着父亲抽烟时轮廓——父亲站在开了一小半的窗户旁,看着远处灰白颓败的天空和被精心修剪过的花园,一只手放在西服裤口袋里,另一只手轻扣木质窗台以抵消厄运。

 


 

  Bruce转过头,看见炉火旁的一把椅子,上面摆着蒙上柔软丝绸的坐垫。这是他母亲常坐的位子,每当父亲站在窗边抽烟斗时,她都会坐在熊熊燃烧的炉火旁读书。Bruce看着那些坐垫上绣着的精美花纹,想到它们曾在橘黄的火焰下闪闪发光。

 


 

  他松开了双唇,咳得惊天动地,生理泪水盈满眼眶,仿佛马上就要痛哭一场。他仰起头,感受着泪珠滚动过左边脸颊时的微痒和一丝凉意,然后用手指毫不客气地抹去了它。

 


 

  Bruce对此很满意,这是他第二次抽烟。

 


 

  Alfred悄声无息地靠近,拿着蜡烛灯。Alfred是Wayne庄园的管家,这个家族从来没有家养小精灵,这与许多显赫的贵族家庭完全不同,父亲对此的解释是他不喜欢家养小精灵,但Bruce知道父亲只是不喜欢当一个奴隶主。

 


 

  “少爷。”Alfred有着标准的英国口音,声音低沉又平和。Bruce在等下文,但Alfred只是说了一句就沉默下来。

 


 

  “对不起,”Bruce决定先道歉,“我不会再这样了。”

 


 

  Alfred缓缓放下烛灯,轻声说:“你父亲戒了一辈子的烟,从来都没成功过。”Bruce淡淡地笑了。

 


 

  “他总说抽烟可以帮他忘掉那些令人忧愁或痛苦的事,在那个短暂的十分钟里,他可以假装它们不存在。”

 


 

  “……”

 


 

  “但其实我清楚,他也清楚,人生中无法触及的痛楚始终活在我们的记忆里,它拥有比我们还要旺盛的生命力,我们逃不了,就只能面对。”

 


 

  Alfred悄声吹灭了蜡烛,在黑暗的笼罩下,Bruce轻而急促地呼吸着,迅速抹去了脸上的泪水。

 


 

  半晌后。他的呼吸声逐渐平静了下来。

 


 

  “那么,您愿意谈谈霍格沃茨的事吗?”Alfred开口道。

 


 

  “是的,”Bruce从怀里拿出那封信,“我会去的,我要调查清楚,找到真正的凶手,让他,或他们付出应得的代价。”接着,他转头,“你不阻止我吗,Alf?”

 


 

  “这是您的人生,少爷,我无权插手,”Alfred说,“我只是那个为您的伤口包扎的人。”

 


 

  “好的……”Bruce的呼吸颤抖着,“谢谢你。”

 


 

  Alfred递给了他一杯热茶。

 


 

  “少爷,您想过要在霍格沃茨交上一两个朋友吗?”

 


 

  Bruce轻轻吹开茶沫:“也许不会,你也知道,我从小到大,除了Thomas Elliot*,基本上没人愿意和我玩。我要做的事也不适合和别人建立起太过亲密的关系。”

 


 

  “但事实上,朋友有时候会是你陷入困境时的援手,他们帮助你,不需要任何回报。”Alfred说,“您应该试着建立友谊。”

 


 

  “我会的。”Bruce说,但他心里已经认定,在这之后的六年里,他将始终是独自一人。

 


 

  因为他不需要朋友。

 


 


 

8月30日

 


 

  对角巷,半个小时前,可怜的Clark被笑盈盈的部长先生留在了这里,后者像一阵旋风般原地消失了,只留下他一人茫然地攥着手上的一览表,在人群中慢吞吞地找自己需要的书本和装备。

 


 

  但好在一路上新鲜有趣的东西太多,令他忘记了苦恼,店铺的招牌也都清晰朴实,与麻瓜世界的霓虹闪烁完全不同,这也减少了他的寻找难度。

 


 

  Clark在一家卖宠物的店里遇到了一个活泼的男孩Barry·Allen,他就和他买的那只仓鼠一样开朗又好动,在和Clark搭上话后便一直说个不停。

 


 

  “我妈说让我买只猫头鹰,这样她就可以经常送信给我,但说真的,我一点也不喜欢她给我寄信,她每次写的内容几乎都一样:别闯祸,好好听课,不要一天到晚吃零食,拜托,我都十一了,不是三岁小孩了,我现在有权决定自己要什么宠物。仓鼠比较好,真的,它们吃的很少,又永远精力充沛,我可以让它在塔楼里活动,然后训练它一听哨子就回来——嗯,塔楼,我说的自然是格兰芬多的宿舍,我觉得自己肯定会进格兰芬多,这个学院是霍格沃茨最好的,尤其是打败可怕的黑魔王之后,格兰芬多们几乎成了英雄,我打赌,现在一定没人愿意去斯莱特林,那群家伙又阴沉又无礼,住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Barry忽然注意到Clark正一脸茫然地望着他,立刻涨红了脸,”呃,抱歉,我话太多了,那么,你觉得呢?”

 


 

  “Well…”Clark有些尴尬,“老实说,几天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巫师……”

 


 

  Barry瞪大眼睛,“这么说,你连魁地奇也不知道?”

 


 

  “魁……什么?”Clark感觉自己的舌头在打结。

 


 

  “天,你这么多年真是浪费了!”Barry惊叹道,“魁地奇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

 


 

  Clark略有些不快,他可不觉得仅仅是不知道魁地奇就算是白活了,麻瓜们从来不知道这个,他们照样活得很好。

 


 

  但这种感觉只是转瞬即逝,因为接下来Barry便开始向他滔滔不绝地介绍起魁地奇来,从规则到历史,再到他最爱的球队(“爱尔兰队已经坐稳世界杯冠军宝座了,相信我!”)。Barry把一切都描述的绘声绘色,令Clark兴致勃勃甚至激动不已,他想到了足球,但魁地奇又完全不同,它是巫师的运动,是飞在天上打的……

 


 

  Barry和他边聊边走,以至于忘记了时间,等到他的母亲匆匆追来把他揪回去时(“Clark,霍格沃茨——我是说,格兰芬多见!”),Clark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就当Clark站在原地,露出一丝微笑,脑中还在回想着刚刚谈话,并盘算着要不要给自己买一只猫头鹰的时候,毫无征兆的,他出现了。

 


 

  这一刻来的太过突然,太过悄然无息,以至于Clark几乎毫无准备,他只是抬起眼眸,就看见了人群对面的那个人。

 


 

  后来Clark回想,当时的Bruce其实毫不起眼,他穿着黑色的斗篷,大半个兜帽几乎遮住脸,白衬衣,干净的黑皮鞋,看上去低调又体面,在涌动的人群中显得平凡无奇,而且他们的距离也很远,至少隔了六七米,中间还有一群奇装异服的巫师们在大声交谈。

 


 

  可Clark就是看见了他,只用了一眼,像是灰暗夜幕中一颗闪烁的星星,微弱却有着无法抗拒的引力。

 


 

   他看见了那双隐藏在兜帽下的钴蓝色眼睛,犹如寒冰下熊熊燃烧的火焰。Clark感到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那是一种莫名的怀念,使他奇怪那双眼睛是如此的似曾相识,仿佛他已见过它无数次。

 


 

  Clark发现那个人也在看他了,眼神冷酷,深邃,不带一丝感情。他感觉自己就像被浸在冰水中,他浑身的血液凝固,喉咙却燃烧起来,他想喊出来,迫切地希望叫出对方的名字,但仅仅在下一秒,他就消失了,被掩埋在了簇拥的人群中。

 


 

  “怎么回事……”Clark皱紧眉头,按了按还在砰砰直跳的心口。他很确定自己不认识对方,他也不可能认识。难道这又是什么奇怪的魔法吗?

 


 

  Clark一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书单,一边走进了丽痕书店。当书店门上的铃铛随着开门铛铛响起时,Clark便立刻将刚刚那奇怪的对视忘的一干二净,他大声告诉店员要买的书,并帮他从吵吵闹闹的儿童图书区上方揪下来一本正在空中打转的《飞行的飞行书》,从书店走出来的时候,他只觉得饥肠辘辘,想着买一张巧克力卷饼。

 


 

  那个人,那双眼睛和他自己反常的举动全都奇迹般的从Clark的脑中消失了。

 


 

  现在的Clark丝毫不会意识到,就在明天这个时候,在分院仪式上,他会惊讶地再一次看到那个人,并从此再也不会忘记他。他会走进他的人生,和他一起交谈,大笑和争吵,一起为了冒险而违反校规,一起差点丢了小命,他们会成为朋友或是敌人,会在对方的生命里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但这一切都还未发生,还没开始。

 


 

  对未来一无所知的、十一岁的小Clark·Kent只是坐在对角巷尽头的台阶上,啃着热乎乎的卷饼,心里暗暗觉得真正的自己其实只是一个麻瓜。

 


*缄默 


 

TBC.

 


 没评论,惨了,爆哭。

  

评论(2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