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斯莱特林的守夜人 HPAU


Chapter. 5  “隐身”药水与一次谈话


  新的魔药课教室在塔楼附近,继城堡重建后,学校决定充分利用从前闲置的房间。新的教室采光很好,也足够宽敞,更重要的是,格兰芬多们只需要走几分钟的路就能到达,这大大减少了他们迟到的可能性。相反的,对于斯莱特林而言,路途就有些远了。


  所以,当格兰芬多们已经坐在教室里因为即将到来的新课而兴奋地窃窃私语时,斯莱特林的新生们才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教室。Clark注意到几乎所有的格兰芬多们都收起了刚刚和同伴交谈时脸上的欢乐,转而以一种不那么友好的眼神打量着那些系着绿银领带的蛇们,脸上露出了一种古怪和轻蔑的笑容。斯莱特林们则更为倨傲,他们大多一脸鄙夷不屑,偶尔瞥向狮子们时的眼神像在看一团浸满鼻涕的纸。


  “好了,孩子们,都找个位子坐下!”Thompson先生说,“尽管本该分学院入座,但我的想法是——坐你喜欢的位子,不用太拘束,毕竟在座的各位将来可能要在一起上六年的魔药课,无论有什么矛盾,试着融入对方总是对我们有好处的。”


  孩子们嗤之以鼻,有的毫不掩饰地翻起了白眼,Clark忍不住在心里发笑,他宁愿相信McGonagall教授赞成取消期末考试,也想象不出狮子和蛇围坐在一张桌子边时还能不打起来。


  “没有人吗?”Thompson先生有点尴尬地眨了眨眼,“好吧……但我依然要说,接下来的内容需要你们分组搭档完成,两人一组,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魔药课的第一节课,我并不打算上来先用一堆冗长的理论塞满你的头脑,那样会让你们从此讨厌上这门学科,以及我,当然啦——”底下有几个学生笑了起来,“所以,我想先让你们自己动手试试看,调制书上的一种治疗疥疮的药水,需要用到干荨麻、磨碎的蛇牙、豪猪刺和蒸煮过的鼻涕虫,做法不难但也有些危险,可对于你们这种年纪的人来说那都是乐趣,对吧?还可以顺便试试你们对魔药学的天赋。好了,孩子们,你需要的都在《魔法药剂和药水》的第23页到25页,动起来吧!”


  学生都站了起来,开始找自己的搭档。毫无疑问,基本上都是同学院的,Barry拉住了Clark,两人正打算坐到座位上,突然一个高挑的女孩走到了他俩的面前。


  “Hey,”女孩开口说,她看上去比他们更成熟,唇上涂着鲜艳的口红,柔顺的黑发如波浪般卷曲在胸前,“我叫Diana,Diana·Prince,我想问问你们有谁可以和我一组吗?”


  “呃……你,你好,”Barry结巴道,他脸红了。


  “你为什么不找那些女生一组呢?”Clark问。


  “Well……”Diana苦笑了一下,颇为无奈地说,“她们不是很喜欢我。”


  Clark注意到其他女孩们都以一种怪异而不甚友善的眼神看向这里,她们对Diana充满敌意,显然。Clark这才注意到她长得有多漂亮。


  Barry依然傻乎乎地盯着她,一时间似乎说不出话。Diana在他俩之间来回打量了一下,转头对Clark微笑着说:“你愿意和我一组吗?”


  “嗯……好啊,”Clark说,“我可以——”


  门突然被打开了,人们都回过头,望着门口。


  是Bruce。Clark的心狂跳起来。


  斯莱特林站在原地凝视着前方,光线落入他剔透漂亮的蓝眼睛里,使他的眸色变浅,显得既散漫又冷漠。


  “你迟到了,Wayne先生,整整十分钟!”Thompson先生敲了敲胸前的表。


  “我很抱歉,教授,”Bruce垂下眼,嗓音轻柔温和,“我刚刚在向McGonagall教授请教了一些问题,从那里赶到这儿花了一些时间,但我并非有意耽误您的课程。”


  Thompson教授叹了口气:“好吧,Wayne先生,介于你经常来找我问问题,我很清楚你相当的好学,但课堂的才是最首要的,你要记住这一点。我也不想第一节课就扣谁的分,进来吧,Wayne先生,下不为例。”


  说完,他又大声对其他人说:“好了,你们中谁还没有搭档?”


  Bruce的神情又变成了漫不经心,虚无懒散的目光落在远处,仿佛没有聚焦。Clark知道他压根不在乎自己的搭档是谁。


  他跟他们完全不是同类,站在同一个地方却仿佛始终置身事外。他的肤色是一种不常见日光的白,脸庞比同龄人显得更加棱角分明,淡色的双唇时常紧抿,这一切都让他令人感到疏离冰冷——一个典型的斯莱特林,漂亮但不受欢迎。


  Clark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声的,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他。他的胃绞在了一起,脸色发白。


  “嗯……Kent先生,我没记错吧?你正好可以和Wayne先生一组。”Thompson说,“好了Wayne先生,我们正打算制一种治疗疥疮的药水,别记错了。诸位可以开始了。”


  Clark感觉自己的体温在迅速上升,他几乎不敢直视Diana的双眼,小声道:“对不起。”


  Diana挑了挑眉,看看他,又看看Bruce,神色如常地说:“没关系。”她转向Barry,Barry立刻涨红了脸,自我介绍时差点咬了舌头。


  “好啦男孩,走吧。”她笑着对Barry说,他们坐到了位子上。


  “我恨我自己。”Clark在心里咬牙切齿。他对于自己的行为简直莫名其妙,至今他所有对Bruce的表现都好像是在对一个他完全陌生的人刻意亲近和讨好,这让他几乎有些迁怒于Bruce。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Bruce旁边的位子上,只过了两秒,就缴械投降了,满腔的怒火一下子消失殆尽。他们并肩而坐,第一次挨得那样近,在他颤抖的一呼一吸间,他能嗅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气味,寡淡的冰冷和辛辣,让他想起闪着锐利光泽的金属。


  《魔法药剂和药水》摊开在桌上,坩锅里的鼻涕虫在咕噜噜地冒泡,一叠羊皮纸被吹得哗啦啦的响,隔壁几桌的课题已进行的如火如荼,交谈声器物的碰撞声以及某人一声小小的尖叫,这些都离Clark很远,与他无关。


  Bruce在坩锅里搅了六下,顺时针,逆时针。Clark知道他必须要说话了。周围的一切响声仿佛都在说:说吧说吧说吧,谁先开口谁就掌握了话语的主导权。


  “呃……”


  “是你。”Bruce说。


  完了,主导权顷刻就没有了。Clark想,这下他要像个口齿不清的学龄前儿童一样被动接受对方抛出的所有话了。


  “什么?”Clark说。但他大概知道那是什么,毕竟Bruce已经打败他两次了,一次是刚刚,毁了他想掌握主动权的想法,另一次的分院仪式,他被Bruce毫不留情地瞪了。


  “你在分院仪式上,一直盯着我看,还记得吗?”Bruce捞出锅里的鼻涕虫,装入容器,递给Clark,“为什么?”


  “我没有恶意,”Clark无力地说,他正给鼻涕虫除刺,“我只是觉得你看上去有点与众不同,我是说……你似乎比别人更……”他一边绞尽脑汁想找一个形容词,一边觉得尴尬无比。


  Bruce看上去并不想替他解围,他挑了挑眉,一言不发。他开始用捣杵碾碎那些粗颗粒的蛇牙,但它们显然非常坚硬,Bruce试了几种方法依然没能把蛇牙碾碎。Clark放弃了对话,转而看着Bruce白皙修长的指节,用力时手背上突起的骨骼,以及研钵里的蛇牙。


  “这是个机会,”没了刺的鼻涕虫对Clark说,“你给我把握好了。”


  终于,Clark迈出了那一步。“让我来试试。”他说。Bruce看了他一眼,然后将研钵递给了Clark。


  Clark轻轻地、小心地发力,试图不露出破绽,他慢慢将蛇牙一点点碾成均匀的粉末,然后发现它们变色了,从灰白变成了乳白,就像教室展台上保存在玻璃瓶里蛇牙粉一样完美。


  Bruce惊讶地看向他:“你是第一次接触魔药?”


  “是的。”Clark腼腆地眨了眨眼。


  “很不错,说真的——”Bruce露出了微笑,这使他落入光线的眼睛熠熠生辉,“你是怎么做到的?”


  Clark咳了一下:“嗯……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一种,超能力。”最后一个单词被他咽了进去。


  所幸Bruce并未追问。Clark心头雀跃地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坚冰开始有一点融化。“你叫什么?”他听见Bruce问。


  “Clark·Kent。”


  “Clark……”他听见Bruce喉咙间低低重复着他的名字时,身体忍不住抖了一下。


  “Well,你肯定觉得这是个有小镇气息名字对吧,”Clark说,“事实上我的确来自堪萨斯州的一个小镇里,我的父母,他们都是麻瓜。”


  “这是个很常见的名字,”Bruce将蛇牙倒进锅里,“但寓意很好——”他转过头,“我叫——”


  “Bruce·Wayne,我分院仪式那天注意到了,还有那些报纸上。”


  “好吧,”Bruce说,“那你肯定也注意到了,那些铺天盖地的新闻,”他的目光闪烁,“我的身世,我的过去,谁都知道,关于我的父母是如何死去。”


  Clark有一点替他难过,尽管他自己也有那么多不快的经历和身世,但至少他可以把它们锁进盒子里,埋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至少,它们可以都是秘密。但Bruce却不能这样。


  “其实,”Clark说,“其实,Kent夫妇,他们也不是我的亲生父母,我是被收养的,而我真正的父母,”他顿了顿,然后说,“我从来都没见过他们。”


  一阵短暂凝结的沉默,“……我很抱歉。”Bruce轻轻放下研钵。那种一直围绕在他身边的金属般冰冷的气场消失了。


  “这没什么,”Clark笑了起来,“倒是我应该道歉,我那时候像个傻子一样盯着你,那很没有礼貌,你一定有点讨厌我了——”


  “到刚刚为止,”Bruce勾起嘴角,“我喜欢魔药学,但天赋一般,而你不一样,所以我们一组,也许可以完美地完成疥疮药。”


  “孩子们!”Thompson教授拍了拍手,“停一下,我有件事要宣布——我打算给做的最好的一组一个奖励。”所有人全都抬起了头,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Thompson教授在摆放着满满的魔药的架子上慢吞吞地搜寻着,嘴里嘟囔着“我摆哪儿去了呢”,颇有一点故意表演的意图。最终,他从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琉璃瓶间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小瓶浅灰色的药剂。他捧起它展示给学生们看。


  “这个,叫隐踪剂,算是隐身药水的一种,不过最好打个双引号,因为它的效果远不如真正的隐身药水,可也足够使人消失在视野里了——它无法将你真正变透明,但却可以让你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只要使用者不刻意引人注目,比如大声说话或弄出巨响,那你在别人眼里就等于路面上的一粒小石子,一株杂草,没人会‘看见’你。”教室里顿时骚乱了起来,学生们兴奋地盯着那瓶药水,Thompson微微一笑,等他们激动过了再让他们冷静一点——


  “不过它也有个弱点,就是如果有人也和你一样服用了隐踪剂,那么这种效果就对你们彼此失效了。”


  “这毕竟是少数情况,总而言之,这是种非常有意思的药剂,我会在这堂课结束前五分钟检查你们的成果,然后评出做的最好的一组,把隐踪剂奖励给他们。”


  整个教室立刻分成了两派,毫无疑问——蛇院与狮院,分坐在教室的一左一右,像两个答辩比赛的阵营。每个人都抱有即使不是自己赢得药剂也没关系,但绝不能让对方学院的人赢去了奖励的想法。Clark和Bruce是唯一一对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组合。



  “Clark。”Bruce突然叫他的名字,让他吓了一跳。


  “什么?”


  “我想我们必须要完美地完成疥疮药了,”他一字一句地说,“我需要隐踪剂,非常需要。”


  Bruce的眼神凝聚,专注而严肃,和他刚进来时那种懒散冷漠的模样完全不同。


  “为什么?”


  “因为它对我很有用。”


  Clark重新拿起桌上的课本:“好吧,”他说,“那我们开始吧。”



  事实证明,Clark的确在魔药学上表现优异,他是第一次看这些课本里的描述,但放下书,他就可以将那些药品的定义做法乃至功效全部记在脑子里。自从来到魔法世界以后,Clark的所有超能力一直都在帮他的忙。而Bruce,同样也很聪明,相当的聪明,尽管他对于未曾了解过的知识显得生疏,但只要学习过一遍就能牢牢掌握,并举一反三,最重要的是,他确实喜欢魔药学。


  于是,当Thompson教授走到他们这一桌前时,他几乎毫不掩饰地赞叹起来。


  “浓稠,淡黄,”他一边搅拌着坩锅里的药品一边说,“有一股烧焦的巴波块茎的气味,”他凑近了用手扇了扇上面散发的气味,然后点了点头。


  “注意到了没有在生火熬煮时立刻加入豪猪刺,这一点真的很不容易,”他赞许地说,“如果弄错了,它的腐蚀性会增强好几倍,坩锅毁了不说,还会给你自己造成麻烦。就像Williams小姐那样。”


  Clark看见Williams正懊恼地抖着自己的衣袍,那上面被烧出了两个大洞。


  “我想我可以给你们打最高分了。”他微笑着说,然后冲着全班宣布:“我们最好的作品,来自于Kent先生和Wayne先生,而他们正好来自于不同的学院。”


  说着说着,他脸上的笑容扩大了:“我已经告诉你们了,试着融入对方,互相合作,不要因为一点偏见就敌视谁,这点上只有Kent先生和Wayne先生做到了,所以他们做的最好。我想,他们值得为自己的学院赢得十分,并为他们自己赢得隐踪剂。”那一小瓶浅灰色的药剂飘到了他们的桌子上。


  “你们可以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只要不违反校规。”


  人群中开始传出嗡嗡的议论声,显然他们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


  Clark在许多打量的目光中有些不自在,而Bruce则神色如常,他正把一部分隐踪剂倒入另一个瓶子里:“你一半我一半。”


  “可你不是特别需要这个吗?”Clark没接过那个瓶子,“都给你吧,其实我也用不上。”


  “没有你我根本不可能得到它”Bruce把药瓶塞进了他的手里,“所以,拿着。”


  Clark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面颊泛红,额前的黑发轻轻晃动,那双矢车菊一样蓝的眼睛在镜片的后面闪闪发亮。Bruce突然抬头凝视了他一瞬,然后像一阵风一样迅速利落地走出了教室,只留下一句很快就消散在空气里的“再见”。


  他愣愣地看着对方的背影,感受到手里攥着的药瓶冰凉光滑,有液体在里面流动。他还没来得及问Bruce,他们是不是已经算是朋友了。


  “嘿,”Barry兴奋地扑上来,“你可真厉害,疥疮药可是最容易弄错的药剂之一,我们就差点把坩锅烧坏了,不过Diana又把补救回来了,所以,还算勉强过关了。”在他身后,Diana也跟了上来,看来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你和那个斯莱特林相处得怎么样?”Diana问他。


  “挺好的,他很优秀,”Clark想了想,然后由衷地说,“而且人很好。”


  “好吧,我现在稍微有一点改观了,毕竟也不是所有的斯莱特林都是那副看不起人的德性,”Barry说,“不过他们中的大部分还是很烦人。教授让我们别抱有偏见的时候怎么不想一想斯莱特林自己值不值得对他们好,他们老是又傲慢又自私……”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停下了话头,“呃,对不起,我又说了一堆不该说的话了,我老是这样……你才刚交到一个斯莱特林的朋友,我就——”


  “没关系,我没生气,”Clark温和地说,“老实说我也不确定我们是不是朋友,不过我希望是。”


  “肯定是的,”Diana微笑地眨了眨眼,“你人也很好,Clark。”


  “呃,谢谢。”Clark有一点害羞地说。


  “对了,你打算怎么用那个药水?”Barry问。


  Clark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举起那个小瓶子对着阳光,发现那些药水有一点透明,“不过总有一天会用上的,我猜。”


  

TBC.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