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

Summary:中魔法的蝙蝠侠陷入无尽的沉睡,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真爱之吻。英雄们认为超人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Chapter.3

 

  Clark双手撑在雕花的栏杆,向下俯瞰。

  他正位于公寓22层的阳台,瑰丽的暮色点染辽阔的天幕,鲜亮如血的光芒照耀在他身上。

  这是他与Bruce共同的公寓,原本Bruce想自己买下来,但他坚持要支付一半的钱。

  它是个美丽的住处,宽敞甚至豪华,同样也十分昂贵,所以这对于不算富裕的小记者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但Clark依然很开心,因为他非常喜爱它,第一眼就看中了它,更对公寓格外开阔的阳台着迷。

  自从搬进来住以后,他经常会在阳台上消磨时光,眺望着远处的高楼和延伸的公路,凝视着赤红的落日缓缓沉入天际,仿佛世界就此悄然无声。

  Clark听到他正向他走来。他当然早就听到了,在他还在楼道里徘徊,在门前伸出手又退却,在他轻手轻脚来到他身边——

  “Clark。”他说。

  Clark微笑地转过头,暖黄的夕阳斜斜照地在他的脸上,在鼻梁和眼窝处投下阴影。

  “Bruce,你看,”他指了指远方多彩的晚霞和艳丽如火的天空,“我记得我们第一次搬来这里的时候,也是这样好看的黄昏。”

  他把目光投向一旁的两把靠椅:“记得我们两个当时就靠在那儿,看着太阳慢慢沉下去,一直到深紫色的天空开始出现闪烁的星星……”

  他的眼神忽然变得飘忽不定,茫然地向前走去,仿佛陷进了回忆。

  “Clark……”Bruce走过去,将他拉了回来。

  Bruce将Clark的脸转过来,正对着自己。他突然觉得喉咙发干:“听着,”他声音沙哑地说道,“Clark,我要走了。”

  “哦,”他似乎回过神来,“你要——你要走了……?”

  “是的。”

  “你要去哪儿?你还会回来吗?”

  “我要出趟远门,可能要去几个月,也可能,也可能不回来了。”

  “好吧,”他退后,一直退到栏杆的前面,“好吧……”他再次陷入迷茫,双眼无神。

  Bruce走进房间里,开始收拾东西。

  原本奋力燃烧的那轮鲜红的落日,此刻仅有一点的余晖,将浅淡的橙红融入东边深邃的藏青色。日头已然沉没。

  Clark继续站在那儿,直到有一阵冰凉吹拂到他的脸上,他才转身进到客厅。

  “需要我帮忙吗?”他问。

  “不用了。”Bruce已经坐在客厅里,“主要的行李在之前就搬走了,现在回来就是来拿一些小东西。”

  Clark点点头。

  “你走吧。”他说。

  Clark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是怎样的,但他看到Bruce开始将眉头蹙在一起,眼中流露挣扎。

  他向后退去,仿佛要立刻逃走,却又堪堪止步。他的目光缓缓经过Clark全身,最终停留在他湛蓝的双眼上。

  Bruce朝Clark的方向走去,每一步都沉重而坚定。

  他同时打量着Clark的神情,发现他的眼中不再有当初的柔情,而是漠然和疑惑。

  “Clark……”他站定在对方面前,轻唤道。

  Clark闻言微微低下头,仍然是冰冷的表情。

  Bruce的脸上再一次出现动摇,但很快又不见。

  他向前靠去,一只手搭在Clark的肩上,轻柔且专注地给予了Clark一个吻。

  他的双唇潮湿柔软,同时微不可见地颤抖着,亲吻中一点点细微的偏转流露出含蓄却深刻的眷恋。

  Clark的心开始不受自己控制地加速跳动,尽管他认为自己早已对眼前的人不抱希望。

  这个吻只持续了几秒,Bruce几乎没有任何过多的停留,就远远地推开他。

  “再见。”他转身大步离开。

  Clark总算感觉到了不对劲。之前,他的脑子因为自己突然爆发的痛苦和许多疑问已经差不多报废,并逐渐思想混乱,浑身脱力。但如今,在他怔怔地看着Bruce远去,眼前晃过Bruce那充满留恋并带着孤注一掷的绝望的眼神时,他内心压抑的恐慌一瞬间被无限扩大。

  “不要走!,”他在心里喊道,“求求你,留下来!”

  但不知为何,Bruce脚步快速轻盈,就像一缕浮云,连影子都难以捕捉,在他伸手之前便消失的一干二净。

  “Bruce!”他大叫,回应他的是门锁关上的清脆响声。

  偌大的客厅立刻陷入一片寂静,就好像没有人来过。

  Clark从未感到如此无力过。他瘫倒在地,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地板上。

  “如果我能再早一点发觉,如果我能马上冲出去追上他……”事后他曾无数次地想。

  他终于开始悔恨,因为他意识到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Bruce。

  哥谭一如既往的神秘又危险。交错复杂的道路与无数高楼林立,遮去了路面上大部分的光,街道上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立在黑暗中。

  寂静覆盖了整座城市,仿佛没有一个活物,耳边却又不经意地飘过令人毛骨悚然的窸窣声。

  这个城市的夜晚危机四伏,诡秘的气氛充斥着每一条大街小巷,却又偏偏隐藏在平和的外表下,潜伏于黑暗中,在不经意间予以致命一击。

  “而他,”超人想,“就如同这座他所守护的城市,一样的疯狂又一样的迷人。”

  超人显然谈不上喜欢哥谭,但毫不妨碍他被哥谭骑士所吸引。

  “滚出去,”他低吼,“这是我的地盘。”

  超人想起了他们的第一次对峙。

  他那时还一直坚持认为蝙蝠侠必定是什么人形蝙蝠怪,或者是潜伏在这里上百年的吸血鬼,专门吸一些坏人的血。

  “事实上,全世界都在我的保护范围内。”超人毫不客气地说。

  蝙蝠侠冷漠地瞥了他一眼——尽管他看不见(他从那时起就带着含铅面罩,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得知的情报),但他能感觉到,那副面具下必然是这样带着敌意的神情。

  “我劝你不要手伸的太长,哥谭不是大都会,你脑子里的那点玩意儿在这里根本派不上用场。”

  超人当然不以为然,同时因为被轻视而感到愤怒,跟对方叽叽喳喳吵个没完。

  “太愚蠢了。”现在的他评价道。

  因为在这之后几个月里,年少气盛的超人不断想要向蝙蝠侠证明自己的实力,却又总是被哥谭那些出了名的恶人们整得团团转,总算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不按套路出牌。

  “这些人——他们的脑子是倒着长的吗?”超人中了毒藤的花粉,正浑身无力地被藤蔓倒吊在空中。

  蝙蝠侠没有说话,无色的嘴唇向外翻,拧出一个讥讽的笑容。他向那些藤蔓喷射火焰,它们立刻缩了回去。没了束缚的超人则脸朝下重重砸向地面。

  对钢铁之躯而言,这当然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此刻,怒火几乎要冲破他的胸膛。

  他动了动四肢,然后猛地站起来,脸涨得通红,恶狠狠地瞪着那个正与毒藤女周旋的黑影——这不能怪他,无所不能惯了的超人何时吃过这样的瘪,又何时被人用那种轻蔑的眼光瞧过?

  但滔天怒火到了嘴边却憋不出一个字来——蝙蝠侠不止一次警告过他,而他却当作一种挑衅,不断侵犯对方的地盘。

  “告诉我,超人,你是在指望这些阿卡姆疯人院的常驻精神病能像普通人那样思考?”蝙蝠侠不再面露嘲讽,却也嘴上不饶人——这段时间他简直被这家伙烦透了。

  “你要是来大都会,”超人躲闪着毒藤女的攻击,“那些有超能力的罪犯们绝对能让你无计可施。”

  “但上帝总是公平的,拥有超能力的人往往就不那么聪明。”一根藤蔓缠绕住蝙蝠侠的腿,他掏出匕首狠狠刺下去。

  超人一拳打烂了缠过来的藤蔓,双眼开始泛红:“你不过就是个穿着可笑戏服的人类。”他利用超级速度俯冲过去,瞬间钳制住了失去大半植物的毒藤女。

  “嘿!”她大叫起来,“对女士要温柔点,你这个粗鲁的外星人。”

  超人甚至一点注意力都没分给她,只是用一只手把她压在地上,冷冷地瞪视着向自己走来的人。

  蝙蝠侠站定在毒藤女的面前:“得把她送回阿卡姆。”他用脚尖指了指她,后者正冲他龇牙。

  见超人未动,眼神仍然保持刚刚的样子。蝙蝠侠懂他的意思了。

  “好吧,”他翻了个白眼,“你赢了,你并非那么,emm,”他顿了顿,“一无是处。”

  “至少有点蛮力。”他在心里说。

  超人皱着眉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松开了手。他正要将毒藤交给蝙蝠侠时,一直压在她腹部的花苞迅速窜高,直向他刺来。

  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藏在花苞中的花粉猛地炸开了。

  超人立刻脚步踉跄起来,眼泪被熏得直往下流。

  “收回刚刚那句,”蝙蝠侠气急败坏地捂住口鼻,“你他妈就是个超级蠢蛋!”



  哥谭上空突然开始飘起小雨,潮湿与冰凉的感觉带回了超人的思绪。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滴水兽上。这里是最早的Wayne大厦,也是一个塔,由蝙蝠侠的祖父一手建造的。他同时在塔的外层建造了十二个滴水兽,象征着对这座城市的守护。

  巧合的是,多年后他的后代真的化身守护者腾空出世,为城市带来秩序。

  超人感受着脚下雕像的凸起,想到蝙蝠侠总是站在这里,俯瞰城市的每一条街道,来来往往的人群,用黑暗隐藏自己,只留下一个沉默而警觉身影。

  而他,在蝙蝠侠的勒令和威胁无效后,仍然一个劲往哥谭跑。他也觉得自己很奇怪,这样一个内心阴暗又不通情理的家伙对他居然有难以抗拒的吸引力。

  他直接坦白过讨厌对方的阴沉却又忍不住从远处注视他孤独缄默的背影,就如同藏匿于丛林中的黑豹,充满爆发力的肌肉呈现出优美的线条,一对钴蓝的双眼闪着冷冷的光,危险却迷人。

  “你在做什么?”他的喉咙发出低沉嘶哑的声音。

  “抱歉,”超人脸上毫无愧疚之意,“我就是路过,然后顺便看看你有没有遇到麻烦。”

  “那你可以离开了,”他冷哼道,“我好的很。”

  超人当然不打算离开。

  “如果你在夜巡,”他说,“我想我可以帮上忙,你知道的,我可以用超级听力……”接着他立刻噤声,在感受到对方突增的敌意后意识到谈工作不是个好主意。

  “emm,你一整夜都在这儿?”超人试着找点话题,“你不困吗?还是说你真的像吸血鬼那样白天睡觉晚上行动?”他还没放弃吸血鬼的说法。

  蝙蝠侠撇过头。超人觉得他肯定在面具下面偷偷翻白眼。

  “那么……来点咖啡怎么样?”说完他就消失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便回到了原处,手中多了两个纸杯。

  蝙蝠侠看了一眼:“什么咖啡?”

  “限量版的超人自制款。”他想了想,又补充道,“好吧,其实是速溶咖啡,但至少是我泡的。”

  两杯咖啡都冒着热气。他递给对方,后者难得没有嫌弃地接下了。

  超人慢慢漂浮到蝙蝠侠身边,和他并肩。

  他朝漆黑的夜空看去,几点星辰正镶嵌其中,在静谧中闪耀着柔和的光。他的内心忽然平静下来。

  “他的呼吸很轻,”他注意到这一点,“他的身体紧绷,眼睛就像探照灯一样四处巡视。”

  “他侧脸的轮廓在星空下很漂亮。”超人的心头突然一颤。

  他就这样凝视着对方小口抿着自己泡的咖啡,那对蓝色的眼眸在朦胧的热气中若隐若现,忽闪而过的柔光仿佛比星辰更加璀璨。

  一瞬间,不知名的情感填满了他的胸膛。

  “蝙蝠侠,”他忽然笑起来,“你面具下的脸一定很好看。”

  蝙蝠侠用一种你傻吗的眼神瞥了他一眼。

  沉默再一次蔓延在两人间。

  超人无奈地低下头,并正为自己刚刚的话感到有点懊恼,突然就听见身边响起了熟悉的,语气却又与寻常有些不同的嗓音——

  “你长得也不赖,其实。”

  接着,蝙蝠侠煞有其事地清了清嗓子。鬼晓得他刚刚是不是害羞了。

  

  他微笑着回忆,双脚慢慢离开之前站立的位置,并想象曾经那个夜晚的蝙蝠侠此时正在他身边。

  他仍然像那时一样抬起头,看着夜幕中闪烁的星河,也如同记忆中那样耀眼而明亮。

  
  “蝙蝠侠……”他下意识地转头望去,空荡荡的身侧使他感到格外寒冷。

  那里当然没有人,曾经总是站在那儿的人早就不在了。

   雨水顺着他的脸向下流淌,汇聚在下颚,逐渐变成水流。他像一尊雕塑,立在那儿,仿佛失去了全部的灵魂。

  后半夜,雨渐渐停了,鳞次栉比的楼房中几盏亮着的灯熄灭了,连原先潜伏在小巷深处的声音也消失不见。只剩下他自己和这浓重到令人窒息的寂静。

  他突然冲向天际,以高速飞行,任由强风灌进他的眼眶,并假装那些被他用速度甩掉和蒸发的泪水并不存在。

  在天亮前,超人回到了正义大厅。他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倚靠在那个仍然在沉睡的人的身边。

  他紧紧握住了对方冰冷的手,轻柔地吻在手腕上。

  “醒过来吧,”他听见自己说,“求你了。”

  ——TBC——

  

只是提一下——多希望ChesterBennington也只是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