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


Summary:中魔法的蝙蝠侠陷入无尽的沉睡,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真爱之吻。英雄们认为超人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Chapter.4



  超人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呃,你好?”他有些迟疑地问道。


  那人正背对着他,站在扫描仪前。


  对方身材修长,套着一件皮夹克,背脊间隐约勾勒出强健的肌肉。一缕灰白的烟从他的脸颊旁徐徐飘升。


  闻言,他的背影随之一颤,转过头,眼中带着惊吓与敌意——如果超人没看错的话,他的眼底还有尚未消去的悲痛。


  超人十分愕然。“罗,罗宾?”他问。


  一瞬间,对方的神情变得愤怒和受伤,但只有一瞬间。


  “早就不是了。”他阴沉地说。


  超人的心微微收缩。他对这个孩子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那是蝙蝠侠的第二位罗宾,后来死在了一场爆炸里。但具体的经过是怎样的,蝙蝠侠从来绝口不提。而如今他又以神秘的方式复活,并出现在了这里——


  “……你好。”红头罩看上去有些不自在。


  超人望了一眼他的身后:“你是来看蝙蝠侠的吗?”


  “嗯……不,我……”他有点抵触地咬了咬下唇,“好吧,我就是顺便……来看看。”


  超人想到了正义大厅的权限问题,但是——“作为蝙蝠,他们总有办法做到任何看似不可能的事。”他无奈地想。


  “他还没有……”红头罩顿了顿,“你们能救活他对吧?”


  超人注视着对方眼中的挣扎与急迫,同时想起了那个冰冷的吻。


  “当然,”他说,没有看着红头罩,“我们有办法救他,但这还需要时间。”


  红头罩不再追问,但超人无法确定他是否真的相信他。


  超人这时才注意到他全身透湿,衣服有些发皱,紧紧贴在他的皮肤上。他向上扯了扯滑落的夹克外套,淡淡的烟草味从他的衣领间弥漫出来。


  “抱歉,”他用手拍散脸颊旁白色的烟,并掐灭了烟头,“我忘了这里禁烟。”

  

  他向超人身侧走去,鞋敲击地板发出重重的响声,留下湿漉漉的脚印。


  “我走了。”他的表情再度阴沉下来。


  “等一下。”超人说。


  红头罩转过身,站定在门前。超人这才注意到他额前沾着雨水的白发, 浓眉间的两道沟壑,翠绿的眼眸透出疲惫。他的手臂上流淌着淡淡的血,顺着小臂一直流到指尖。


  “你受伤了,我帮你处理一下。”


  “不用了。”他说。


  但超人的神情坚决:“你的肩膀脱臼了,那个刀伤已经伤到骨头,你必须立刻处理,”他顿了顿,“而且,我觉得你需要找个人谈谈,我能看得出来,关于蝙蝠侠——”


  他深吸一口气:“而我也一样。”


  红头罩深深看他一眼,在漫长的停顿后,他朝对方走去。




  “所以?”他挑了挑眉,“你被他赶出来了?”


  “什么……不!”超人抗议到,“那是我们两个的公寓,我当然可以继续留在那,但是他走了,我一个人在那儿又有什么意义?”


  “你应该把那个房子卖了,然后赚上一笔,”红头罩无比痛惜地看着他,就好像他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男孩,“他有的是钱,不在意这么一点,但你又不一样。”


  超人有点哭笑不得。处理完伤口后,他们就坐在医疗室的台阶上,超人不知为何开始将他和蝙蝠侠的事告诉他。


  “他就是那样的一个人,”红头罩不屑地笑了笑,“一个固执的混蛋,以前的时候……”

  

  他表情一变,忽然就不说话了。他的手无意识地向口袋摸去,发现是烟就塞了回去。


  接着他垂下头沉默了。


  超人的呼吸变得急促:“你愿意……”他试探地问,“跟我聊聊他以前的事吗?”

 

  红头罩抬起头,迷茫地看着他。这时,他的眼神带着意料之外的柔软与忧伤。


  超人这才意识到,坐在他旁边的人,不过是个利用淡漠而自嘲伪装伤口的孩子而已。


  “好吧,我不知道我是疯了还是怎么了,”他缓缓开口道,“我是说,或许,我真的需要……”他颇为变扭地看对方一眼,超人点点头,表示理解。


  “让我想想,这老头的糟心事不少,美好的回忆可屈指可数……”他低下头好像真的在思索,“说真的,他关心人的方式可真够,呃,令人难以置信,你能明白吗?他其实就是想对你说点好话,但语气就好像小丑刚刚炸了警局,表情更是僵到让你怀疑他得了面瘫——他的性格让他开不了口,而我了解他。”


  “我再清楚不过了。”超人心想(“滚到后面去,超人!你的透视眼难道看不见自己的骨头快断了吗?”)。


  “我一开始有点受不了他,但慢慢就无所谓了,尽管说上一句‘谢谢你’好像会要了他的命,但最后还是说了。而我那时好像还真吃那一套,能高兴个大半天。”


  “他遇到我的那天,我偷了他的轮胎,他却问我要不要跟他走,”红头罩咧了咧嘴,像是要笑,“我当时全身瘦的就剩眼睛了,穿着偷来的衣服,松松垮垮堆在身上,坐在车里兜风——那可是蝙蝠车啊老天,我就只是个脏兮兮的小孩。”


  他的眼中开始出现闪烁的笑意,放松地坐着,双腿伸直:“他一直绕到街道上,然后问我想吃什么。”


  “你想想看,像我这样常常要翻垃圾桶的小乞丐,当有人说要请我吃东西,我只能说:‘汉堡就行’,结果他真的买了,还把车开到一个小山坡上,我们两个就靠在车上一边吃汉堡一边看星星——当然哥谭的晚上通常很黑,应该是没有星星的,但在那时我的记忆里,就是有很多。”


  “有的时候,”超人突然开口说,“你静下心仰望夜空,就会发现星星总是在那儿。”

  

  红头罩眼中一闪,冲他笑了笑:“你还想听吗?”


  “当然。”他说。


  “那好吧,”红头罩点点头,“有一个平安夜,我跟着他出去夜巡——那时候我已经成为罗宾了,我们解决了一票当时闹的挺大的抢劫案,然后我就坐在屋顶上看风景。我真搞不懂他当时是怎么看出来我不怎么开心的,因为我以为自己应该很会隐藏情绪,但他还是问我需不需要谈谈。”


  “然后我就告诉他,我想起了我的母亲,她是在多年前的平安夜消失的,自此再也没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就在想,她现在在干嘛,又或者,是活还是早就死在哪个巷子里了。我说完就看到他的表情变了,好像很悲痛但又在克制,我想他大概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你想见她吗?’他问我,我点点头。”


  “‘她或许还在哥谭里。’我说,然后他说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


   “我们可以去找她,如果你真的想见她的话,那我们就试试看。”


  “他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好像真的看到上帝的圣光照耀在我的肩头(我从不信教,但我想那一秒我变成了虔诚的教徒),尽管我对此没抱什么希望。之后的夜巡里,他会在日常的工作同时向一些人询问我母亲的下落,撬开满是灰尘的铁门并找到了几支曾经属于我母亲的钥匙。


  “这一切几乎是毫无进展,偶然间听到有人说她偷上了码头的货轮,也有人说他曾在居民楼阳台上发现了她的尸体。直到四月份结束,我才意识到已经不可能找到她了。我靠在门上,头一次因为家人而感到悲伤到要落泪。


  “我记得那个夜晚,乌云笼罩在西边的天空,他坐在屋顶,正对着南面,凝望远处轻柔而黯淡的月色。”


  “我默不作声地紧靠着他,四月的风带着一点暖和的温度,扫过我干燥的面颊——我清晰记得那个感受,因为它无比真实和美好。”


  “ ‘我很抱歉。’他用我陌生的愧疚语气对我说。”

  

  “而我又怎么可能会怪他呢?他做了这些,只是因为他注意到我看见一位母亲怀抱她的孩子时脸上闪过的表情。”


  “ ‘我知道你有多想见见你的家人,我也知道,那有多么的痛苦。’他将宽厚的手搭在我的肩头,我感觉到那份重量。 ”


  “我看见他的背影是强壮的,高大、挺拔、坚不可摧的,那是一个战士的身影,但又不仅仅是。”


  “他是战士,是令罪犯闻风丧胆的黑暗骑士,是哥谭应得的英雄,但如今他离我如此的近,他的体温透过布料传到我的皮肤上,温暖的电流则穿过我的心底。那一秒,我意识到,无论过去他是谁,对我而言,他只是一位父亲,而我是被他爱着的儿子。”


  “我不再感到孤独,因为我找到了自己的家。那是第一次,我抱住了他,告诉他我已经有了一个家人,现在就在我的身边。”


   一阵漫长的沉默过后,红头罩的指尖开始颤抖。


  “那时候,他的眼睛,我能看得见,那对蓝眼睛里闪烁的是什么。”


  “——我是知道的,当他爱一个人时,他的眼睛会告诉你。”


  超人想起了那抹钴蓝,在夜空中熠熠生辉,仿佛近在眼前。


  他记得他吻他的时候,那对眼睛半阖着,当时被鬈长的睫毛遮挡下的,又浮动着怎样一片晦暗温柔的光泽?


  他不敢再想了。


  “他是爱你的,对吧?”红头罩直直望向他,“你能看见,你早就知道——”


  超人刚发出一个音节,又哽在喉咙里。


  “明明如此显而易见,你却在逃避,为什么?”


   他猛地站起身,肩膀上的伤口被拉扯到,但他毫不在意。


  “给我一个,一个答案。”他的眼中闪着泪花,声音哽咽。


  超人意识到,那句话不是在质问他,而是在质问自己。他们都需要给自己一个答案。

  

  “是啊,”超人忽然大声说,温和的笑意荡漾在眼眸中,“我看得见,他爱我,当他的眼中闪耀着无法抗拒的光芒时,我就知道了。”

  

  “因为他是蝙蝠侠,”超人也站起来,面对着对方“所以他也是一个深沉、内敛的人,能被他视为所爱,是几乎无法求得的事情,而一旦他为你敞开心扉,就会努力对你好,保护你,在乎你的一举一动,他的感情……就是这样纯粹。”


  (“永远不要用这种语气提那个能杀了你的石头,超人,这不是玩笑。”)


  “但同样因为他是蝙蝠侠,他就必须守护他的城市,将哥谭摆在所有事物之前,无论是财产、名声,还是尊严、生命,甚至是……感情。”


  (“我会的,我答应你,尽管我如此的不希望会有一天用到这块氪石,但是……如果一切真的发生的话,我会为你破例。”)


  超人还记得他在说那句话时脸上的表情。现在回忆在他脑中逐渐成型,胸口的缩紧感在逐渐消失,他发现自己开始明白了一些事,一些过去他一直误解的事。


  “我当然清楚,他的固执与控制欲有时是多么伤人——蝙蝠侠在做决定前永远不会和我商量,最终我会误解他,背叛他,将一切坏话都说尽,他依然会摆出一副坚不可摧的模样,直到有一天我自己发现真相,或者永远被蒙在鼓里,而他早就不见了……这点上他真的很讨厌。”


  超人扯了扯嘴角。他的眼眶干涩,眼泪好像直接流进了喉咙里,带着如刀刃割入般滚烫的疼痛。


  “但是,但是——”


 (你救不了他)


  “我所爱的,不正是这样的他吗?”他真正微笑起来,潮水般的情感随着他的吐字决堤而出,“我们无法否认爱的存在,一切冲动与误解的源头都是它。”


  “我不了解发生在你身上的事,但我唯一清楚的是,他爱你,罗宾,但他不希望你走上和他一样的道路。”


  红头罩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他望着超人,无数思绪与回忆在他眼中翻涌,但最终,他的表情归于平静。


  “也许……”红头罩耸耸肩,“也许就像你说的……”但此时他眼中原先的阴霾已然消失。

  

  超人很高兴他态度的转变,这或许无法使他完全谅解蝙蝠侠,但至少一切都在好起来——


 

  “等他醒了,你会主动和他谈谈的,对吗?”


  红头罩点点头。


  “尽管我可能有一点没准备好,可我也不会再逃避了。”他说。


  “那太好了。”超人笑着说。


  两人走到了正义大厅的门口。红头罩又一次摸了摸口袋,这次他点上了烟。


  “你们的确可以救活他,是吗?”不知为何,红头罩又问了一遍。


  (你救不了他)


  “闭嘴,”他心想,“不是这样的。”


  “他会醒过来的,”超人说。


  接着他开始后退,“但在这之前,”他的双脚飞离地面,“我必须去确认一件事。”





   猫女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她和贝蒂正坐在屋顶上,贝蒂正在舔她的爪子。月亮升了起来,大而明亮。


  一条红披风正好飘在皎洁的月色前,遮挡住了大半光线。


  “真是稀客。”猫女挑了挑眉,笑着说。



  ——TBC——


 
  


 
      

评论(20)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