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

猛男选手。

【Superbat】真爱至上 Love Actually


Summary:中魔法的蝙蝠侠陷入无尽的沉睡,而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真爱之吻。英雄们认为超人是最好的人选,但他本人却不这么想。


Renouncement:我不拥有任何角色,他们永远属于彼此。


Chapter.5



  “他们说你有个以超级速度运转的大脑,但现在我表示怀疑。”


  超人开始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把贝蒂放在腿上,她的头靠在我的膝盖旁:“我以为这种事情你完全可以理解,我都没有做好要跟你解释的准备。”


  超人更加困惑不解。“他什么都没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


  “首先,你要明白,我没有和他订婚,”我转头看向他。


  他明显神色一松,然后点点头。


  “其次,在我说话的时候不要插嘴。如果你能明白和遵守的话,接下来我就会告诉你这件事情中关于他的那部分。”


———————————————————


  我走在一个胖子的身后,他的手上领着一个塑料袋,露出里面的法式长棍和粘着泥巴的芹菜。


  我注意到他的身上有一股大多数胖子都有的酸臭味,腋下的衬衫布料被濡湿一小块。


  “蓝边的瓶子,”我想,“但也许是盒装。”    



  我看了看,的确是盒装,开口处被袋子里满满当当的其他东西挤到变形,裂开一个小口子。


  胖子放慢脚步,开始喘气。我跟着慢下来,尽量步调一致。


  我伸手比划一下,发现足够了,就将手指轻轻放在塑料袋的边缘,一点点滑到袋子口。“就像抚摸野猫的背一样轻柔。”我想。


  我捏住硬纸盒的一角,小心但快速的从袋子里抽了出来———没有碰到胖子肿的像萝卜的手指。


    身侧的小巷里吹来凉飕飕的风,我一侧身,溜了进去,把硬纸盒叼在嘴里,两只手握住墙上挂着的梯子,两脚踩在没有生锈的部分。


  等到我爬到屋顶,头顶上的天也逐渐投下阴影。屋顶上堆着一堆杂物,我把盒子的口撕开,放在地上,然后蹲到一旁。


  只过了五分钟左右,贝蒂就脚步轻盈地跳下杂物箱,身后还跟着两位新朋友。


  “欢迎。”我轻声说,手指了指那边的盒子。


  “我不知道你现在穷的连牛奶都买不起。”


  我回过头,脸上没有惊讶。


  “欢迎。”我说,“我只是乐意偷不喜欢的人的东西———那胖子踢了我的小艾莉,现在她的爪子受伤了。”


  黑漆漆的人影甩开他的披风,从阴影中走出来。


  “猫女。”他沙哑地说。


  我笑了笑:“别那么见外,Bruce。”


  他的下巴上带着没有刮去的胡茬,干裂的嘴唇滴着血,眼神冰冷而疲惫。贝蒂坐起身子,警惕地看着他。


  “我想请你帮个忙。”


  他说完我才感到点吃惊。


  “发生什么事了?”我脱口而出。

  

  他皱了皱眉,晦暗的情绪在他眼中忽隐忽现。


  “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他在犹豫,“算了———是联盟的老敌人,几万光年外生性暴戾的赫米尔人,利用特殊的能力占领了整个星球,原住民向瞭望塔求救。”


  他已经褪去原本围绕着他的阴沉和杀气,仅仅是蹙着眉。他也许正在考虑能不能把这些内部机密告诉我———其实没必要担心,我对外星人的东西完全没兴趣。


  “能让赫米尔人打败一个庞大的种族的特殊能力,必然是不容小觑的,但我没想到,却是专门压制超能力者的。它们可以复制任何超能力者的能力,转为己用。


  “赫米尔人头顶上一对类似昆虫的复眼对超能力极为敏感,却对普通人感知迟钝,只有用声音和热源确定位置。联盟出手干涉这件事,对它们这种能力一无所知,所以,你能想像到那个场面———”他顿了一下。


  “绿灯侠第一个被放倒,被他的绿灯力量所变的拳头,女侠只能和敌人打个平手,对付得十分吃力,闪电侠差点被那对复制超人的射线削到脑袋,至于超人……”Bruce语气变得有点气愤,“他完全提不起警惕,事后他解释说因为敌人和队友一样的超能力使他失去了判断力———他身上的骨头差不多断了一半……”


  “所以,”我说,“你反而有了优势?”


  他点点头:“至少比他们几个硬来的要好。”


  我可能大概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原住民在神庙遗址藏了神器,但被赫米尔人发现并夺走了,它可以跨越宇宙中不同的次元,”他说,“联盟需要这个。”


  “你们可以再想想办法……”


  “没有用,也来不及了。”Bruce坚决地说,“他们需要这个。”


  “他们?”我敏锐地察觉到异样,他立刻不再作声。


  我有点奇怪他的措辞,但当时并未放在心上。


  “你知道神庙的具体位置吗?”我说。


  “只要到达行星表面就可以进行定位。”


  那就是不知道。我想。


  “你知道那个神器藏在哪儿吗?”


  “不知道,但我可以找。”


  “那你还回得来吗?”


  “看运气。”


  “……”

  

  我气得直翻白眼:“你到底怎么了?你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


  他注视着我,言语中听不出情绪:“帮个忙,Selina,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我的心开始隐隐狂跳,不安的感觉弥漫全身:“什么忙?”


  “首先,我要一个人去的话就必须瞒过联盟的成员,我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我没有作声。


  “然后,”他突然变得犹豫起来,嘴唇张开又闭上,目光飘到了一旁。


  “……我想让超人恨我。”最后,他说,“所以我希望你能假装和我订婚。”


  我瞪大眼睛。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进展。


  同时,我感到强烈的忧虑。


  “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不会同意的。”


  阴影彻底覆盖下来,天完全黑了。淡淡的月色从云层间露出来。


  Bruce就站在那里,站在月亮的前面,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


  “不久前我和超人大吵一架,就在我们从那群该死的外星人那儿一败涂地之后。”


  他开口道,嗓音沙哑却轻柔。

  

  “他问我为什么不让他保护我,为什么不在受袭时躲在他身后———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坐在医疗舱里,因为牵动了伤口而痛得龇牙咧嘴。”


  “我很生气,之前我从来没有对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他这回伤的太过严重,全身大面积的内外伤,已经无法自愈。”


  贝蒂踏着小步踩在Bruce的披风上,抬起头望着他。我也一样。


  “我知道他有钢铁之躯,还拥有超级速度、冷冻呼吸和射线。他强大,强大到被以为无法战胜。只要他出现,就意味着安全和希望。”


  “人们爱戴他崇拜他,遇到危险时第一个想到他,呼唤他的名字,然后他就会赶到,风雨无阻,理所应当。因为他是地球忠实的守护者,是正义的化身,所以他必须拯救弱小的人类,豁出性命帮他们脱离危险,如果他没能做到,那就是他的罪过。”


  “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超人不是神或救世主,从来都不是。”


  清冷的白光笼罩下来,那片月色融入一对蓝色的眼眸,泛起轻柔的涟漪。


  “他甚至不是超人。”Bruce深吸一口气。


  “他的家乡是堪萨斯州,是个看上去有点傻乎乎的星球日报记者,从没获过普利策奖却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一大早就出门,在路上吃早餐,拿一杯速溶咖啡,和一堆上班族一起挤公交。”


  “性格温和又笨手笨脚,高大的身躯缩在一件老土的外套里,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不怎么打理头发,几乎没和女孩子约过会,也不爱参加聚会,比起社交更喜欢养狗。”


  我惊讶地发现他的语气从略微的僵硬变得渐渐柔情缱绻,一字一句间透出止不住的笑意。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老实又善良的傻子,傻到为了救树上的猫而迟到挨骂,傻到为了完成工作被拒绝驱赶无数次也要坚持申请采访我,傻到在记者发布会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傻到楼塌下来时只会让自己当肉盾,紧紧把我压在怀里———”


  “这个人的名字叫Clark·Kent,是我最爱的人。”


  他开始微笑,明亮皎洁的月光在他眼中跃动闪烁。那一刻,我发誓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笑容。但在这之后,一种沉重的情绪逐渐取代了这一切。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没办法看着他强撑着受伤的身体在电视直播上说一些场面话,只是为了安抚什么受惊的公众,”他的语气可以称得上愤怒,“也不想在战斗时看他一个人冲出去挡住所有的火力,更无法忍受在我告诉他那些人都只是利用你使你成为他们自己保命的工具时,那家伙却毫不在意地笑着说:'那就利用我吧'。”


  “弱小不意味着可以一味地索取,强大也不代表要承担一切。”


  他的双唇微微颤抖,眼神明亮坚定。


  “而如今,在这种情况下,他绝对无法承受第二次如此程度的伤害———他可能会死,而且是心甘情愿地牺牲自己,这是我绝不能接受的结果。”Bruce说,“尽管这个决定有多不理智,也许我可能会永远回不来,但我仍然坚持要做这件事,因为———”


  “因为你想保护他,保护这个永远只知道保护别人的傻子。”我说。我不知道自己此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至少我可以肯定,他从我的表情上看出来了。


  他盯了我好一会儿,然后笑着叹了口气:“说吧,你的要求是什么?”


  我想了想:“我计划偷一个混蛋富豪的保险柜,然后把钱捐给孤儿院。到时候,我希望你能假装没看见。”


  Bruce皱了皱眉,“这对你不公平,如果我死了,你想偷谁的东西都没人管你。”


  “所以,”我说,“你别死就行了。”


  他扯了扯面具,露出一个蝙蝠侠式的笑容:“我会努力实现你的要求的。”


———————————————————

  

  “他和你分手的那天,说了什么?”


  “他……他说……”超人的脑子一片混乱,“他说他要出趟远门,可能要去几个月,也可能……不回来了。”最后几个字他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我知道你一直以为那不过是Bruce离开的随便说的借口,但其实不是,”我顿了顿,“他说的每一句都是实话,除了最后一句。”


  “什,什么?”可怜的超人抬起他泛红的眼睛望着我,显然还没从这巨大的真相中缓过来,“什么意思?”


  “他说他可能不回来了,可其实他真正想告诉你的是,他可能回不来了。”


  超人立刻浑身一抖,直愣愣地看着地面至少有一分钟,然后突然噌得一声飞上天际,眨眼间就消失了。


  “就像你说的,”我揉了揉贝蒂的小脑袋,“他还真是个傻子。”




———TBC———


OS:本篇中Bruce的观点即我的观点:我认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具有一定的片面性。


评论(12)

热度(132)